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至尊大帝 > 第158章 强行收徒
    “我要是不来,我怕到时候你和奕棋沦陷在了我家八师弟的身上。”

    血月转身看着夜郁,似笑非笑的说道。

    夜郁脸色一黑,啐了一声后冷哼道:“你也太高看你家八师弟了,我和花奕棋哪个是她应付得了的?”

    血月无声的笑了起来,抬起手掰着手指数了数后说道:“在我的记忆里面,就要好几个不要脸的女人盯着我家八师弟,我就说两个你最熟悉的,也是最不要脸的,秦家那位的夫人,洛家那家伙的媳妇,这两个想来你都非常熟悉吧。”

    夜郁听到血月这话脸色骤然变化了起来。

    她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看着血月,冷冷的说道:“暗地里随意编排他人,可不是强者所为。”

    “哼,我是不是编排她们,你到时候直接问问她们就知道了。”

    血月冷冷一笑,然后不再理会夜郁。

    夜郁脸色变幻不定,随即她把这些让人头疼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来到血月的身边,她突然有些好奇的问道:“我有些好奇,你怎么成了那老酒鬼的徒弟,而且你现在不是在望星山吗,怎么能够随随便便隐藏身份来到这里?”

    血月微微仰起头看着天空,不太在意的说道:“成为那老家伙的徒弟,是因为和她打赌输掉了,至于为什么我能够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因为八师弟的这个计划,望星山上除了我没有人能够接手啊。”

    “打赌输掉了……”

    夜郁神情微微恍惚了起来。

    血月,和她是同辈。

    她的实力比起自己来半点不差,甚至可以说,在战斗这方面,血月还要比自己强。

    可绕是如此,血月和那老酒鬼交锋居然也输掉了。

    难不成,那老酒鬼已经踏出了那一步,成为了至高帝境的不可言不可说存在?

    回过神来,夜郁下意识的看着血月问道:“这是你的本体?”

    “类似分身存在。”

    血月微微摇着头,如果自己是本体出现在这里,绝对瞒不过林行。

    “怎么可能?”

    夜郁诧异的看着血月,虽然世界上也有分身之法存在。

    但是类似血月这样,让人看不出半点弊端来的分身之法,她还真的从来闻所未闻。

    血月脸上露出丝丝嘚瑟之色,笑眯眯的说道:“你不要太小看我了,要知道,我现在可是望星山的大管家。”

    “是从林行身上找到了灵感吧。”

    看着嘚瑟的血月,夜郁脑海中一道灵光闪现,直接开口道。

    血月诧异的看着夜郁,似乎没想到这女人脑袋瓜那么聪明。

    不过她还是点着头说道:“不错,八师弟有很多超出常人的想法,我之所以能够创造出属于我的分身之法,还是从小师弟身上得到了灵感。”

    说着,血月似乎说嗨了一样,把关于林行的事情,很多都说给了夜郁听。

    当然,一些关于林行的秘密,她并没有吐露出来。

    夜郁也安安静静的听着,等血月说完后,林行在她心中的形象顿时变得无比立体起来。

    而血月在她心中的形象,也略微有所改观。

    她精神略微恍惚了两下,叹着气说道:“我从未想过,诸多魔宗之主居然也有小女人的一面。”

    “我也从未想过,九幽之主也有靠近凡俗的时候。”血月笑了笑,对夜郁反呛了一声。

    随即她走到不远处的椅子上面坐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针线和刺绣,开始缓缓的绣了起来。

    夜郁站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着血月刺绣。

    她的每一针,看上去都和普通人刺绣一般。

    但在她的眼里,却发现血月每一针都浑然天成,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本能一样。

    眼神波动了两下,她坐在另外一把椅子上面对血月说道:“你暂时比我更靠近至高帝境。”

    血月只是淡淡一笑,就好像夜郁的称赞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就这样刺绣了十多分钟,血月忽然开口道:“大师兄并没有其他的身份,只是老酒鬼当年捡的一个婴儿,二师兄的身份比较神秘,哪怕是我暂时也猜不出他以前是干什么的。”

    “那老东西随便捡到的一个婴儿,就能够压你一头?”夜郁皱眉的对血月询问起来。

    虽然望星山上的排名,和进入望星山上的时间有关。

    但血月做为众魔宗之主,居然也只能够排行老三,这就让人有些细思极恐了。

    血月轻声一笑,眼中露出敬佩之色的说道:“二师兄暂且不说,他的来历身份估计不比你我二人弱,所以没有什么多说的必要。

    大师兄的话,我说句实话,他是我见过最妖孽最天才的人物,他和八师弟是两个极端,八师弟的修炼天赋只是平平,而大师兄的天赋已经高出了天外。

    不过大师兄和八师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两个人的道心简直让人闻所未闻,或许也正是如此,他们两个才能够以如此姿态让整个修炼界都失去了光芒。”

    血月这么一说,让夜郁对她嘴中的大师兄充满了好奇。

    不过当听到血月对林行的评价,她忍不住吐槽道:“林行那王八蛋没什么修炼天赋?你是在逗我玩呢。”

    血月神情变得格外诡异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道:“说来你可能不行,八师弟的天赋的确很差。

    当时老酒鬼求爷爷告奶奶,甚至把八师弟敲晕带到望星山的时候,我们师兄弟都认为老酒鬼抽风了,但没想到八师弟刷新了我们的世界观。”

    “求爷爷告奶奶?”夜郁嘴角一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血月。

    血月嗯了一声,抿着嘴说道:“八师弟是被强行收徒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老酒鬼在他心中的地位很差。”

    夜郁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站起身就朝着天台下面走去。

    她觉得自己得找个地方,好好消化一下从血月那里得到的消息。

    不然的话,自己的脑袋都得炸掉。

    血月看了看夜郁的背影,也没有张嘴挽留她,而是沉下心来刺绣。

    这……或许在常人眼中,只是消磨时间的东西。

    但是对她而言,却是修心修行。

    否则的话,她也不可能从魔焰滔天的众魔宗之主,性子变得稍稍温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