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018章 谁笑到最后(22)
 “将军,交上手了。”

围场山下,在熊熊火光的映照之下,吕孟站在一名男子身边,有些兴奋地道。

“周晏以为利用我们做炮灰,得利的是他,却不曾想……真正的渔翁是将军您。”

    任元洲笑道:“是啊,一块假玉佩就想让神策军为他所用……真是天真!这头被困的消息送出去了吧?”

    吕孟拱手道:“已经送出去了,将军放心这个时候京卫营定然已经收到了消息,想来已经在半路上了。”

    “嗯,派斥候盯紧了,只要京卫营的人一冒头就立刻发信号。”

    任元洲望着熊熊的火光,听着震耳欲聋的厮杀声,脸上的笑容是越来越大了。

    谁能想到大周朝廷无数次要剿灭的山匪其实是神策军的老巢所在?

    神策军其实是归帝王掌控的一只军队,是大周开国皇帝给后辈留下的仪仗和退路。

    信物就是三凶兽阴阳玉佩。

    太祖皇帝不但准备了神策军,还藏匿了一份宝藏,藏宝图隐匿在一副名师大作中,这副图叫《老叟垂钓图》,玉佩中藏有钥匙,地图能找到宝藏,但打开宝藏需要钥匙。

    这两样东西当初太祖也不知分开交给了谁保管。

    总之皇帝换了好几代,这两样东西就不见了踪影。

    任元洲的祖上便是神策军的统领,传到他这一代早就没了忠心,加上几代都疏远皇权,连皇家人都没找到玉佩……任元洲的不臣之心就慢慢地被滋养了起来。

    他不甘一辈子隐藏在深山中,凭什么他手中有兵有粮要委委屈屈地窝在山里?

    京城的皇位他也想坐一坐,他也想想尽世间极致的荣华。

    如今真的玉佩落到了他的手中,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打着拯救皇帝,清君侧的名义把身侧君拉出来。

    太祖爷可是留着祖训的,三凶兽玉佩可是调动神策军的兵符!    所以,成王钓上吕孟的时候,吕孟这头就按照任元洲的命令跟他虚与委蛇。

    现在成王要弑君,让他们的人来打头阵……    正中任元洲的下怀,这炮灰一出,神策军自然可以倾巢出动来救驾不是?

    至于说打头阵的那些炮灰……是真炮灰,都是各处汇集而来的山匪。

    龙尾山清风寨每三年开一次的绿林盛会可不是白开的。

    至于说正规军……任元洲早就让他们或是伪装成商队,或是伪装成矿工让人牙子一批批地往京郊几个煤矿上送,就这么遮掩着将人给转移到了京城附近来。

    加上,神策军在京城附近亦是有隐匿的兵力,他们伪装成山匪散落再各个山头蛰伏,等到任元洲要用的时候便化零为整迅速集结。

    这个夜晚。

    任元洲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等着成王将永安帝杀死,他再带兵乘乱进去杀掉几个皇子。

    然后大部队再趁着京卫营来围场救驾的时候,打着神策军的旗号迅速接管京城防卫。

    完美!    他简直就是个天才!    可笑成王以为自己是那个坐收渔利的渔翁,不曾想……他这个被他视作蠢货的山大王却反过来算计了他!    这种把天之骄子玩弄在鼓掌之中的感觉不要太好。

    “将军,京卫营的援驰到了!”

吕孟看到天空中炸开的几朵烟花便激动地道。

    任元洲笑了一声:“下令焦大的人围攻京卫营,让陈东带人驰援江大头,势必把猎场撕开一个口子!”

    “是!将军!”

    他必须要守在猎场,等会儿还得去打扫战场,他得亲眼看到皇帝和几个皇子死掉。

    猎场上,朝中众臣被成王的人聚集到一起,他们的家眷又被聚集在另外一个营帐,美其名曰为保护他们的安全。

    大臣们惊怒交加,成王口口声声说着保护的话,可他做的事情……若真为保护的话为什么要将他们圈禁起来?

    他们又不傻。

    可是如今刀就横在面前,皇上生死不知,有两个老臣非要闹着去见皇帝,刚冲出营帐就被守在外头的士兵给一刀捅了个对穿。

    说他们这是居心叵测,要跟刺客通消息,跟刺客是一党。

    反正这个时候。

    左右都是他们一张嘴在这说。

    “周晏,你杀了父皇!我跟给拼了!”

营帐外传来雍王尖锐的声音,大臣们闻言纷纷色变。

    “周晏,你竟然弑君造反!你大逆不道,你不得好死!”

这前太子周通的声音。

    “周通周景,你们勾结在一起意图谋反,杀了父皇和太子被本王抓了个现行竟然还刚往本王身上泼脏水,本王这就杀了你们给父皇报仇!”

    “周晏你不得好死!”

    “周晏你要遭天谴!”

    外头的声音忽然静下来了,大家心里都有了不好的预感,紧接着,成王在一队士兵的簇拥下进了大营,站在他身侧的两名士兵手中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的赫然就是前太子和雍王的人头。

    有胆儿小的吓晕了过去,不过立刻就有人上前泼冰水把人给激醒。

    成王做出一副伤痛的表情:“父皇被周景和周通刺杀身亡,太子殿下重伤跌落山崖生死不知,国不能一日无君,林大人,张大人,王大人,顾大人……诸位大人拟诏吧,如今大周也只有本王能胜任皇位了!”

    “周晏,你杀父灭兄,休想我们配合你拟诏!”

林健荣黑着脸呵斥,被他点到名的张大人和王大人也站在林健荣的身边,表明立场。

    但顾大人却迟疑了一瞬,然后上前两步撩袍子跟成王跪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着,有小半儿的大臣毫不犹豫地跟在后头跪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成王十分满意,他十分轻蔑地看向林健荣等人,然后对跪在地上的顾大人等人道:“那就顾大人拟诏吧,左右玉玺也在朕的手中……”    “你们想想清楚,是要带着一家人下去继续给父皇尽忠还是留着命继续为大周效忠,朕再给你们一刻钟时间考虑。

    一刻钟之后……孤王再来听结果!”

    说完,成王哈哈大笑地出了营帐。

    “王爷,山下那本土匪又跟援驰的京卫营的兵马缠上了。”

成王出来之后,他身边的太监立刻来禀报。

    成王笑了笑:“没想到吕孟的人还真能扛,挺好,那就让他们多扛一会儿!”

    最好双方的兵力都能多消耗一会儿。

    这个时候,他的人应该已经接管京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