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反派就很无敌 > 为风流倜傥的狼和疯man道长的万赏加更
    此时,小伙计跑回来通风报信儿:“老大,老大,出事儿了!”

    “俱乐部里边正枪战呢,听说死了好几个人,今晚的重要嘉宾被当场刺杀,负责内保的警员已经将现场封锁了。”

    “老大,你是不是有朋友在里边?那你今天晚上还是别等了吧。”

    “看那个样子,里边儿的人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

    听到这,王伟皱起了眉头,他从怀中掏出来一张银角子,递到了这个小兄弟的手中:“那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再等等,既然答应了朋友,总要做到有始有终。”

    这小兄弟也不敢多劝,只美滋滋的将银角子接了过来,应了一声是,收起花篮,就往家的方向走去。

    待到这斧头帮内负责跑腿的兄弟跑远了,王伟捏起耳边的香烟,将它递到了自己的嘴边。

    听情况,麦凡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可惜,他还不知道,对方想要跟他分享什么秘密呢。

    ……

    不明情况的王伟,那是白操心。

    杀人的又不是麦凡。

    俱乐部内,短暂的骚乱过后,宾客都规矩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麦文才跟初韶雪见到自己的儿子安全回归,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坐回到父母身边的麦凡,却将视线投向了白浅浅的所在。

    他见到这个女人正用一种无悲无喜的目光,注视着场内距离她最远的那具尸体…….

    这让麦凡想到了一种可能。

    ……

    他不过多盯了对方一瞬,这个敏锐的女人,就感觉到了麦凡的窥探。

    白浅浅嗖的一转头,与麦凡的事先对在了一处。

    她一愣,就十分隐晦的点了一点自己的胸口。

    麦凡明白了白浅浅的意思。

    他将手按在胸膛上,轻缓的往下捋去。

    西装与衬衫紧紧的贴合在他的胸口,除了麦凡薄薄的胸肌,再无二物。

    看到了他的这个动作,白浅浅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点点释然,又有一点点的失望。

    这个女人很有意思啊,她这是担心他被抓?还是希望他被抓呢?

    麦凡正想着呢,杂乱的脚步声就朝着他们这一桌逼近。

    搜查队抵达到了麦家人的桌前。

    麦凡捏捏花莹莹的手,仿佛一个最胆小少爷一般,搂着女人,瑟瑟发抖。

    情报处警卫们,根本不会将这样的一个人,跟那些革命党挂钩。

    他们十分粗疏的将麦家人检查了一番,转而离去了。

    待到这群人走远,窝在麦凡怀中的莹莹,小声的问:“少爷,那把…….凶器呢?”

    麦凡轻回:“回去再说。今晚我去你那过夜。”

    这个回答,让花莹莹面色一红,她嗯了一声,也就不再追问了。

    ……

    大概这宴会当中宾客的身份实在是过于贵重。

    被排查过的客人,任凭事件再严重,情报所的权力再庞大……他们也没理由再将人困在俱乐部中。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

    俱乐部的经理,打开舞厅的大门,毕恭毕敬的将客人们给送出了俱乐部。

    麦凡领着花莹莹跟着人群一起挤了出来,他们没有上麦家的车,麦凡对坐在后排的父母是这么报备的:“天气太闷,我带莹莹稍微走走,晚一些自然会回家去。”

    麦文才还有些担心,一旁的初韶雪看着这两个人的腻歪样,脑子已经想歪了。

    她拍了拍麦凡的手嘱咐他早些归家,劝着自己的丈夫驱车回家。

    此时,俱乐部门前,各路的宾客都是行色匆匆,没人去关注这一对小鸳鸯。

    麦凡拉着花莹莹的手……转进了侧方的小路中,在一辆黑漆漆的汽车前停了下来。

    王伟从驾驶室里探出脑袋,有些吃惊:“你没事儿?”

    “成功了?”

    麦凡往车窗盖子一趴:“人死了,可不是我杀的。”

    然后就将里边的情况大概的说了一下。

    王伟听完了始末,有些感叹:“你这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吧,你知道是谁动的手吗?”

    麦凡摇摇头:“无论是谁,都与我们无关,这件事儿已经不是我们能掺和的了。”

    “你比那两个脑子要清醒一些,既然不是我们做的,那就必须将这件事情甩的干干净净。”

    “回到社中,可别说我参与过什么计划哈。若是想要拉我下水,我可是会把你们都攀咬出来的。”

    “为了一个女人,大家同归于尽,值得不?”

    说的王伟脸上哪里还有个笑模样,他很认真的盯着麦凡问了一句:“你是真的不想再跟我们所有人来往了吧?”

    麦凡点头。

    王伟说到:“行,那我回去之后会想办法拦住那群奋青社的成员,肯定不会透露你半点的风声。”

    “你曾经与我们交往过的事儿,我也能做到如同没发生过一样。”

    “作为交换,你要将你知晓的那个秘密告诉我。”

    “今后,你不出现在我面前,那我们就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麦凡一点头:“行啊,其实这个秘密也称不上有多保密,派人一打听就知道了。”

    “杜若松在他的老家,定了一门婚事。”

    “他的未婚妻是他家里人给订的,跟他自幼青梅竹马。。”

    “高中毕业之后,杜若松一满十八,就要回家成亲的。”

    “至于你的梦中情人兰梦瑶知不知道这件事儿……这我就不知道了啊。”

    听完了这个消息,王伟嘴中的烟头都掉了下来。

    “真的假的?”

    “真的!”麦凡肯定的点点头,后又在后视镜中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子,像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一般……拍了拍王伟的肩膀:“杜若松的秘密我已经跟你说了,咱们俩就算两清了。”

    说完,麦凡带着蓝莹莹转身走人。

    把王伟晃在了当场。

    王伟先是愕然,后又笑了:“我还真是小瞧了你呢,伪装成个纨绔,将所有人都骗到了。”

    “不过还是多谢了。谢谢你的情报。”

    说完,王伟就发动了车子,往黑夜的深处开去。

    带着花莹莹离开的麦凡突然来了一句:“我应该谢谢那两个人,没有他们,今天晚上死去的将会是我。”

    一旁的花莹莹,却突然开了口:“不,死去的不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