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绯红法典 > 460 额外的第三方
    任何一个理智人,在基于正常思维下,都会倾向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条件,这是艾伦原来在经济学里学到的知识。

    可是……

    在他面前的菲扎克不是个正常人啊!

    他是一名虔诚的晨星信徒!

    艾伦一番苦心孤诣的劝说,全都打了水漂。

    “呵呵,哈哈。”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渺小。”

    “圣主的信徒,从来不惧威胁。”

    菲扎克仰起头,忽然跪下。

    双手交叉合十,高声唱和。

    “仁慈的圣主啊。”

    “您迷路的……”

    一柄银色的杖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砰——”

    骨头与杖头发生交接,一声空洞的木鱼敲击声音。

    菲扎克两眼一翻白眼,身子直接软倒在地上。

    “靠,给脸不要脸。”

    艾伦收起权杖,满脸失望。

    这厮竟然想要沟通未知存在,降临到迷雾世界中。

    想要失控?

    怎么可能!

    艾伦毫不犹豫地将他弄晕了。

    “迷雾。”

    艾伦沉着脸,伸长权杖指向菲扎克。

    “拘禁。”

    话语落下,熟悉的迷雾巨锁再次出现,巨型锁链将菲扎克捆得严严实实。

    “敬酒不吃,吃罚酒。”

    嘀咕一声,艾伦走上前,翻开菲扎克的眼皮。

    盯着他正在扩散的瞳孔,艾伦轻吐一句。

    “心灵链接!”

    看样子只能到心灵世界找他的本我唠唠了。

    ……

    ……

    豪伦斯没有等多久,艾伦就从虚空中走出。

    房间里凭空多了一股迷雾,迷雾消散后,艾伦就在原地出现。

    “哦哇,可真酷。”

    豪伦斯伸开双手,感慨说道。

    “话说艾伦你是什么时候,掌握的这么一手,竟然可以随时随地的消失?”

    由于发现了心灵狭间,所以艾伦现在肉体,也会随他进入迷雾世界而隐匿。

    “可能这是天赋吧。”

    艾伦歪着头随意说了一句,迷雾世界的事情,不好说。

    “啧啧,真是让人羡慕的天赋。”

    豪伦斯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在一旁嘀咕。

    “好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艾伦打断他的喃喃自语。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别,我现在什么消息都不想听,听到你说消息,我就头疼,我现在回去可以吗?”

    豪伦斯站起身来,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

    艾伦眼睛上翻,好嘛,豪伦斯你变了,变得比原来更现实了,就连最喜欢玩的选择题都不想玩了…

    “不,你不想回去。”

    艾伦直接拦住豪伦斯。

    “我这里可是新鲜出炉的情报,还是好好听听吧。”

    艾伦没有等豪伦斯的回答,自顾自地说起来。

    “好消息是,我们只需要找到比克·昂碧斯,就能彻底结案。”

    “哦?”

    豪伦斯有些意外,“你从哪里得来的情报,这么肯定?”

    “是个你不认识的人……”

    看到豪伦斯果断向外走,艾伦立刻改了口风。

    “是上次我提过的,阿巴斯帝国医疗代表团的团长。”

    妈耶,豪伦斯你比原来任性了。

    “嗯?”

    豪伦斯看着艾伦,等着后续。

    艾伦无奈摇摇头,也不卖关子了,“我刚才从他的记忆里,确认了一件事情。”

    “希捷会与晨星会,真是一体两分会。”

    希捷会与晨星会的关系,艾伦他两都只是猜测而已,现在有了菲扎克的证实,原来的那些推断,就可以确认了。

    “另外,关于公爵被刺一案,确实和他们有些关系,但事情比我们想象更复杂,他们是和杜宾大公进行合作的一方。”

    晨星会和杜宾大公合流虽然有些小意外,但总体还在情理中。

    艾伦在菲扎克记忆里获取的坏消息,不是这个。

    看着豪伦斯,艾伦认真起来。

    “坏消息是,十二宫祭祀者,是真实存在的,且和杜宾大公没有关系的第三方。”

    “他不像我们先前推测的那样,和杜宾大公有关联,他完完全全属于第三方。”艾伦强调道。

    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他也有些意外,如果十二宫祭祀者是货真价实的第三方,那么当初那些目击者位置,他怎么都清楚得很。

    另外,密语人真的是十二宫祭祀者吗?

    “第三方?”

    豪伦斯也皱起眉头,“如果十二宫祭祀者是第三方,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出一个新假设。”

    “现在的密语人跟十二宫祭祀者完全是两码事?”

    豪伦斯的反应很迅速,艾伦点点头。

    “完全可以。”

    “你说的这点,我也考虑过了,如果说杜宾大公假借十二宫祭祀者的名义,之前发生那些个事情,好像也能说得过去。”

    “但这不可能。”

    艾伦摇摇头,“我从菲扎克的记忆里得知,曾经有许多想要假扮十二宫祭祀者的罪犯,他们都被真正的祭祀者,一一找出来干掉了,还留下了假扮警告。”

    “但换一个角度,假扮者如果是十二宫祭祀者无法对抗的存在呢?”

    豪伦斯提出一个可能性。

    “说得不错。”艾伦想了想,不得不赞同豪伦斯对情报,有着高度敏锐。

    虽然正牌的十二宫祭祀者会自动打假,但遇上他打不过的人呢?

    杜宾大公,根据猜测,可能是Lv4的主教级存在。

    十二宫祭祀者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想要寻找纯白大帝留下的十二宫圣物,然后凭借圣物跳上Lv4的存在。

    在打不过杜宾大公的情况下,他还真有可能追究不了…

    “你说的假设,很有可能,但根据刚才得到的情报,这种情况并不存在,因为杜宾大公曾经让希捷会寻找过这名神秘的祭祀者。”

    “所以,很大的概率,他在案子中横插了一手,为得就是与杜宾大公的私人恩怨。”

    杜宾大公想要找他,他不想让杜宾大公找到,不过这个期间,他们或许有过摩擦,然后祭祀者跳出来报复杜宾大公,报复谈不上,恶心总行吧。

    艾伦说的这个观点,倒挺符合密语人的形象。

    一个骄傲又偏执的疯子。

    而且,从事实上来看,密语人每次的密信,都促使艾伦他们发现一些秘密,如果真是杜冰大公控制的,他完全可以在其中设下陷阱干掉艾伦他们。

    没有必要绕来绕去,想着法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