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钢铁城市 > 042章 面谈
    钢研所技术情报科的潘科长退休在即,他退休后的空缺通过内部招聘方式来填补。

    刚评上中级技术职称的赵青山应聘的是技术情报科的科长,江钢组织部对他进行了政审。

    进入政审环节,说明赵青山的基本条件符合招聘要求。

    国企的干部,即便是副科级,亦须政治上过硬。

    不仅干部本人的政治过硬,干部的亲属也不能有污点。

    如果父母中的某人受过党内处分,子女的仕途会受到影响。

    经江钢组织部查证,赵青山的母亲是安分守己的农民,父亲为黄丕县的基层干部。

    赵父入党、任职期间,虽无大功,亦未犯错,平平稳稳,立足基层,是合格党员。

    故而赵青山顺利通过了政审。

    这日,江钢组织部会议室,组织部的领导与赵青山面谈。

    “小赵,你的硬指标是非常优秀的,所以有了今天我与你的面谈。据我了解,你是945钢课题组的骨干成员,假如你最终应聘上了钢研所技术情报科的科长,那么你就要退出945钢课题组。”

    “领导,我觉得这并不矛盾,945钢课题需要查阅大量技术文献,而技术情报科刚好就是管理技术文献的科室,如果我担任该科的科长,不仅不会影响我在945钢课题组的工作,反而有所帮助和促进。”

    “哦,是吗?这个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小赵,你很年轻,但年龄绝不是你更上层楼的障碍,这点请你放心。你本就是钢研所的职工,你对钢研所的熟悉程度胜过我,想必你也晓得,技术情报科职工的平均年龄在35岁以上,足足比你大了一轮。假如你担任了该科的科长,那些老大哥、老大姐对你有一定的怀疑甚至是抵触,你该如何处理与下属的关系?”

    “我的人际关系处理原则是:稳定高于一切。”

    赵青山隐约感觉到,应聘技术情报科科长、并通过了政审的竞争对手有一些。

    在竞争上岗的关键时期,拎点礼品去领导家坐坐,似乎更安心。

    走组织部领导的后门,不妥。

    比较合适的拜访人选是秦所长。

    钢研所新招一个副处级干部、一个科级干部,组织部在发文前肯定征询过秦所长的意见。

    应聘钢研所的副处级干部,应聘者要么是科级干部,要么拥有副高技术职称。

    科级干部的应聘者是副科级,或者拥有中级技术职称。

    技术情报科的科长新人选,首先要通过海选,然后是十进五、五进三之类的复试,这一系列的筛选由组织部负责。

    层层筛选到甲、乙、丙三人,组织部会再次征询秦所长的意见,毕竟这位新科长将在秦所长手下任职。

    秦所长也许没有pick权,但他绝对有ban权,他可以一票否决掉某位候选者。

    赵青山跟秦所长挺熟的,他再三思考,并未敲响秦所长的家门。

    技术情报科的科长对赵青山而言是个跳板,他在等待结果的同时,推进热分析法在热轧厂的运用。

    “赵工,你好久没来我们热轧厂了,欢迎欢迎!”吴厂长哈哈大笑,他对赵青山的好感度爆表。

    “3月底大钢厂调研会,我带着兄弟钢厂的客人来过热轧厂。”

    “那是参观性质,我的意思是,你什么时候再帮我们解决一个类似3号炉取向硅钢烧制的技术难题?”

    “3号炉最近可好?”

    “好的不得了,哈哈!”

    “吴厂长笑的这么开心,是要高升了吧?”

    “厂长再往上面升那就是副经理了,副厅级干部没点后台哪当得了?我还有两年就退休了,在厂长的位置上安全退休是我最大的心愿。”

    “吴厂长,我这次是为1号炉而来的,想在1号炉上进行小小的施工,喏,这是施工图纸。”

    “哦,我看看……”

    “您边看,我边说。这次施工是为热分析法服务,这种方法主要应用于CCT曲线的测定,是某个军工钢课题的一部分。当然了,热分析法除了军工钢之外,还可以用于其他绝大部分钢种的CCT曲线测定。”

    “小赵你直接告诉我,这次技改能为我们热轧厂带来多少经济效益?”

    “吴厂长,实话实说吧,这次技改偏向实验技术领域,为工业生产带来的经济效益难以在短期内见到实际成效。”

    “明白了,热分析法、CCT曲线主要是为技术研究服务的。”

    “吴厂长,能帮我尽快做了吗?”

    “从图纸上看,施工不算复杂,你们的秦所长也签字了,没问题。”

    吴厂长大手一挥,喊道:“涂建桥,过来一下!”

    长江大桥于1957年建成通车,出生于57年底的江城男孩子,有不少叫通桥、建桥、大桥之类的名字。

    桥在人在。涂建桥不满30岁,他是热轧厂设备科的科长。

    吴厂长把图纸递给涂建桥,指示道:“三天之内,按照图纸完成1号炉的技改施工。”

    涂建桥快速查看图纸:“施工不难,装几个参考电偶、温度记录器就完事了,1号炉今天夜班停炉例常检修,我安排人今晚施工,天不亮就能做完。”

    “可以,就这么干,注意安全,涂建桥你去忙吧。”吴厂长大手一挥表示满意。

    科长不是什么大官,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但也并非任何人都能当科长,涂建桥不满30岁当上科长已算年轻有为,小伙子蛮懂事的。

    吴厂长说到:“赵工,你明天早上来验收就行了,涂建桥这人做事比较稳妥,这次施工也很简单,应该不会出岔子。”

    “感谢感谢。”赵青山这便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