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第088章】 死神之嚎,鹦鹉船长
    那种与人类迥异的腔调,带着令人不适的僵硬,在这个遍地颅骨的逼仄船舱中,显得无比的诡异。

    “快跑,别傻愣着!”塔利维克确定,那不是真正的巧舌蒙斯,当机立断,拔腿就跑。

    恐惧彻底点燃了,惊慌失措的海盗们蜂拥着向舱外涌起,怀里手里叮叮当当的洒落着金币,却还有不少人仍旧死死的抓着金币,展现出贪婪的本性。

    几乎是一瞬间,货舱里的就变的空荡荡的。

    塔利维克第一个跳到疯子寇博号的甲板上,其余海盗紧随其后,一个个心惊胆战,面色如土,剧烈的喘着粗气,互相对望着。

    塔利维克声色俱厉:“还愣着干什么?升帆,离开这里!”

    “我的金币!我的金币!”

    “哦,天哪!金币消失了,消失了!”

    海盗们突然骚乱起来,他们惊惧的发现,携带出来的金币,不管是口袋里装着,包袱里卷着,还是手里拿着的,全都消失不见了!

    塔利维克心中一寒,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口袋里,维克交给他的那枚金币——同样不见了!

    “嘎嘎……”

    夜幕之中,一只有着纯白羽毛,头顶黄色羽冠的鹦鹉,闪动着翅膀缓缓的落在桅杆顶端,居高临下的看着炸了窝的海盗。

    “受诅咒的金币,无法离开死神之嚎。红衣海盗的诅咒,紧扼你们的命运!嘎嘎嘎,贪爱沉溺即苦海,利欲炽燃是火坑。你们——永远无法逃离。”

    一双双目光落在那只鹦鹉身上,那只他们曾经逗弄的宠物,现在忽然变的神秘,变的恐怖。

    “红衣海盗……红衣海盗!”

    红衣海盗王索斯利亚的传说,在黑水港的酒馆里广为流传,曾是多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关于一个诅咒,一个传奇,但从未有人把它当真。

    “不可能!”有人尖叫起来:“索斯利亚带着受诅咒的船员,带着他的诅咒宝藏,驾驭着死神之嚎,早就沉入大海!”

    “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不可能是真的!不可能!”

    “我不相信!我一定是在做梦!让我们离开这里!”

    “闭嘴,都闭嘴!”塔利维克试图安抚大家的情绪,但却如一滴冷水泼进沸水中,很快就被淹没,只能抽出弯刀向上一指,咆哮起来:“杀掉这只被魔鬼附体的鸟!杀掉它!杀掉它,我们就能离开这里。”

    “对,杀掉它!杀掉它!”

    立即有海盗行动起来,摸出武器,开始攀爬桅杆。忽然之间,那些攀爬者们,手臂突然爬满鸡皮疙瘩,胃里翻江倒海,脸色变青、四肢发抖、一种钻心嗜骨的痛感从骨头缝里钻出来。

    在一声声惨叫中,那些海盗们重重的摔在甲板上,浑身骨骼剧烈收缩,使身体蜷缩成一团,先是冻到浑身颤抖,牙齿打颤。接着突然浑身发烫,满身大汗,热到似乎要燃烧起来。

    那种巨大的,来自骨髓伸出的苦痛,让他们哀嚎起来。

    塔利维克和其他人惊恐的望着这眼前的一幕,那些人的形体像被踩扁的铁罐,手脚诡异的缩成一团,像极了那些橡木桶中的骨骸。

    “背叛者将囚于木桶,骨髓长出珊瑚,灵魂永锢地狱。”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从高空中传来:“任何想要尝试这份痛苦者,我都将慷慨的赐予。”

    “不,我不想这样。我不想这样。”剩下的海盗们,看着那一个个满地打滚的人,就连以悍勇著称的壮汉胡恩——他曾经身中三刀,却从不叫一声疼,脸上眼泪鼻涕横流,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嚎。

    塔利维克浑身如坠冰窖,他现在终于明白——登船前的不祥预感,原来是来自魔鬼的诅咒,死神的迫近。

    “谁是下一个?”巧舌蒙斯如同死神般盯着他们:“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欣赏你们美妙的表情。”

    全场一片静寂,蒙斯那双绿色的眼睛缓缓的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突然发出怪笑:“那就一起来吧!”

    声音如同死神的宣告般,一瞬间,所有人都突然感觉到,似乎有无数把锋利的刀片,狠狠的刮擦着他们骨头,又像无数只蚂蚁啃噬着骨髓,骨头又麻又痒又痛。

    “啊——”一声尖叫中,独眼拉尔夫感觉自己像一块儿一会儿急冻一会儿焚烧的烂肉,浑身的每一个细胞在痛苦的尖叫,骨头上的痒更是让他的灵魂颤抖,剧烈的痛痒中,把自己的脸,连皮带肉挠出道道血痕。

    就连凶悍的塔利维克此刻都像一只虾子般缩成一团,骨骼剧痛,万蚁噬骨,如坠炼狱,生不如死。

    “不,放过我们,放过我们。”疤脸马里率先崩溃:“我求求你,求求你!啊……啊……”

    “那么……”巧舌蒙斯张开白色的羽翼,在茫茫的夜色中,声音高亢:“臣服于我!”

    噗通……疤脸马里胡乱的挠着身体的每一处,眼泪流的满脸:“我……我臣服于你。”

    “很好,我将减免的你苦痛。”巧舌蒙斯轻轻一挥翅膀,疤脸马里的痛苦立即缓解,消失无踪:“奉我为至高的主人,我的命令永远不能违抗。”

    从痛苦中脱离出来的马里,瘫软在地:“我发誓……奉您为至高的主人,永不违抗您的命令。”

    “誓言即是枷锁,也是解除痛苦的解药。我接受你的效忠。”巧舌蒙斯环视一周:“那么,谁是下一个。”

    噗通……噗通,意志早就崩溃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跪下,战栗的嚎叫着:“我发誓,啊……啊……侍奉您……为主人,永不……违抗……你的命令。”

    当那些人从痛苦中脱离出来的一刻,浑身大汗淋漓,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他们曾是杀人不眨眼的海盗,可是神秘的难以抗拒的力量,瞬间摧毁了他们的意志。

    最终,所有人都崩溃了,即便是意志较为坚定的塔利维克也承受不住,像一滩烂泥般求饶效忠。

    巧舌蒙斯满意的看着眼前跪倒的海盗,尤其是塔利维克,这位海盗头目,它曾经的主人,忽然闪着翅膀一指:“现在,我的第一个命令来了。”

    一双双目光聚焦过去,那种被一只鹦鹉支配的恐惧,带着十足的诡异。

    冰冷的声音响起:“我才是唯一的主人,死神之嚎的船长,你们的命运支配者!那么杀掉他——你们曾经的船长!谁刺穿他的心脏,谁将成为我的大副!”

    刚刚从痛苦中脱离出来的塔利维克瞬间就呆住了,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个他曾经无数次训斥辱骂的独眼拉尔夫,脸上浮现出狞笑,一把尖利的匕首,随之戳进他的心脏。

    “咳咳……你……该死的……拉尔夫……”噗通一声,疯子寇博号的船长,漩涡海的灾星,塔利维克直直的栽倒在甲板上,失去了一切声息。

    甲板上一片寂静,只剩下剧烈的喘息声。

    “完美的刺杀,你叫什么名字?”

    “拉尔夫,独眼拉尔夫。”

    “好的,拉尔夫。”巧舌蒙斯满意地点着头:“你将成为死神之嚎的大副,现在,让我们回到美丽可爱的死神之嚎吧。”

    说完它就闪动着翅膀,划过夜空,落在死神之嚎的桅杆上。而拉尔夫平复了一下剧烈跳动的心脏,杀掉虚弱的塔利维克,并没有什么罪恶感,反而有种莫名的畅快,胸腔里似乎有一团淤塞化开了。

    “快,快!听从主人的命令!”拉尔夫开始组织那些心有余悸的船员们,战战兢兢的重新回到覆满绿藻的甲板上。

    “那么,让我们起航吧!”巧舌蒙斯雄踞桅杆之上,没有船帆的死神之嚎,船艏掀起白色海浪,逐渐远离疯子寇博号和它的船长塔利维克。

    而在船尾的阴影中,始作俑者秦颂,满意的欣赏着被梦行者之灵支配的——鹦鹉船长,巧舌蒙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