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天帝纪年 > 第六十二章 将行天界
    紫府洲中,经过数百年时间的努力,后土终于在东王公的协助下截取完最后一道龙脉,至此三千山川灵脉全部集齐。

    东王公又命真武和龙母敖沂合力从无垠四海中截取四道灵脉合为一道,然后在在纯阳宫中开炉炼剑。

    东王公取出厚土剑,在后土、真武、敖沂的协助下,将所有灵脉全部炼入神剑之中,功成之后,厚土剑虽然没能突破限制,生出地四十九道禁制,但威力上升极多,几乎已经超出了顶级先天灵宝的极限。

    天地人三剑作为证道之宝,承载着东王公对天地之道的理解阐述,对他的作用毋庸置疑。

    天地人三才是世界构架的根本,万事万物莫不包含其中,依托于内。

    而帝王者,高居九重、俯瞰八荒,肩挑日月、背负星辰,是一切事物的主宰。今东王公以天地人三口剑取法于自然万物,涵盖天地、包容宇宙,以承载演绎自己的帝王之道。

    待三剑圆满,则世间万事万物无不在三剑之内,皆可予以制裁。

    因此,他对自己的证道之宝最是上心,这是最为契合自己的灵宝,相比起景阳钟和太极图这两件先天至宝,也更加具有成长性。

    随着一声剑鸣,后土剑光华大放,二十四节剑身流光溢彩,金龙盘绕。剑的两面一面现出群山环绕之象,以不周山为中心,须弥、昆仑、玉京、首阳、五岳、大荒等雄伟神山连绵起伏、拱卫环绕,一股厚重苍茫之感扑面而来,仿佛大地倾覆,群山压顶,其势沛然难挡。

    剑的另一面显现一方无垠沧海,海中有三千川流化作玉带白龙,蜿蜒曲折、激荡冲撞,深邃渊淼而又浑沉浩大,仿佛只需轻轻一荡,就能淹没天地。

    随着东王公挥动长剑,但见山水穿越剑身,错落相合,四海环陆、陆中有山、山间有川,川流又彼此勾连,竟是一幅洪荒大地形貌,连那浑古深沉的厚重气象也如出一辙。

    “好剑。此剑一体两面,纳尽江河山水之粹,将洪荒大地承载于一剑之上,开阖之间,龙蛇起陆,剑势之雄浑无人可当。”

    后土一脸惊叹之色,作为精修大地法则的祖巫,她对这把剑的力量有着最直观的感受,完全超越她见过的任何一件顶级先天灵宝。

    东王公满意的一笑,花费了许多精力,自然是要将证道至宝圆满,同时将底蕴增加到极致。只有这样,当时机来临时,才能够以无量功德一跃成就先天至宝。

    “道友之剑乃主宰大地之剑,不但来历不凡,就是这名字也相当奇怪,竟然跟我的名字同音,道友取这样的名字,难道对我有什么企图?”

    后土看着剑身上的两个古篆字,一脸促狭之意,调侃道。

    “道友可真是冤枉贫道了。”东王公收起长剑,笑着道:“厚土二字,当时取的是大地厚德载物之意,倒不敢对道友有不良企图。以道友的力量,贫道也怕被你一拳从不周山打回紫府洲,那可就没脸见人了。”

    后土扑哧一笑,道:“你又不是腾蛇,我打你干嘛?”

    东王公道:“道友那惊天动地的一拳,可是吓到了不少洪荒男神。你们女神虽然人数较少,但个个凶狠暴力,让我等是又敬又怕。”

    后土抿嘴轻笑,道:“我可没看出来道友哪里怕了。太真道友和紫光道友也是女神,你怕她们么?”

    紫光夫人见东王公略尴尬,轻咬红唇,转移话题道:“后土道友接下来是打算回转巫族么?”

    后土道:“嗯。妖族帝俊即将立天庭,我要回去和大哥他们商量下对策。”

    西王母道:“有个消息跟道友说下,前段时间北冥之地发生了一场大战,据北海龙族传来的消息说,是帝俊等人强行收服了鲲鹏老祖,封他为万妖之师。妖族实力又有进步,你们在商量对策的时候,不可不将他考虑进去。”

    后土一皱眉,道:“鲲鹏老祖的实力不在帝俊之下,竟然被强行收服了?帝俊怎么敢用他?就不怕他临阵反水么?”

    东王公道:“这就要说到妖族至宝招妖幡了。此宝虽然攻防之力几乎没有,但却能拘人真灵,尤其是妖族,一旦真灵被招妖幡控制,将生死不能自主。除非主人自己解除,否则根们没有脱离的可能。帝俊有此宝在手,自然不怕属下有二心。”

    后土道:“你是说,帝俊以招妖幡控制了鲲鹏老祖?”

    东王公道:“不错。如果是强行收服的话,鲲鹏老祖就一定会被招妖幡控制。只要他分出真灵投入招妖幡中,生死就只能被帝俊掌控了,只要帝俊不死,他就翻不起浪来。这种情况下,帝俊怎么会怕他临阵反水呢?”

    西王母补充道:“我们打听来的消息中,不但鲲鹏老祖,就是十大妖神在内的妖族所有高层,都被招妖幡控制了。所以如果你们和妖族发生大战,他们一定会悍不畏死,血战到底。”

    后土毕竟心底善良慈悲,闻言不忍道;“这帝俊身为妖族之主,马上又要登临天帝之位,怎么行事如此霸道酷烈?”

    紫光夫人道:“帝俊兄弟出身太阳星,是太阳精灵金乌化形,或许沾染了太阳的炽热爆烈之气,性格中确实有其残暴的一面。”

    东王公:“纵观他们兄弟化形以来的种种作为,虽然手段实力高超,建立了势力庞大的妖族,但一直奉行的其实是霸道,向来决绝冷酷,并不需要人心服。”

    “霸道?”后土不解:“何为霸道?”

    东王公道:“以权为本,以力服人,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让其他人屈服害怕。这种行为手段就是霸道。”

    后土来了兴趣:“那跟霸道对应的是什么?”

    东王公道:“除霸道之外,还有王道。王道者,以人为本,以德服人,重视他人利益,让其他人主动敬服跟随。”

    后土若有所思,笑问道:“那道友同样身为一方势力之主,治理海外之时,行的是王道还是霸道?”

    紫光夫人道:“那还用说吗?我等都是主动追随帝君,甘心效力,从未被逼迫,这行的自然是王道了。”

    其他人不管心中如何想,都是顺着紫光夫人的话,一片声的附合。

    事实上,比起帝俊兄弟的冷酷手段,东王公确实温和多了,虽不乏手段,但也没对他们逼迫折辱过。或许这就是先天阳和之气和太阳之精的区别。

    见东王公笑而不语。后土歪着头道:“真的是这样么?道友也觉得自己行的是王道?”

    东王公淡淡道:“王道以德服人,使人敬服。霸道以力服人,使人畏惧。我以王霸两道兼而杂之,恩威并重,使人敬畏。”

    众人所有所思,对比东王公的行事方法,各有所得。

    正在这时,天际突然金光万道,祥云密布,一大团功德金光从天而落,轰隆隆的落入天界之中。

    “这……”

    众人不解,西王母道:“帝俊兄弟这是干了什么有功于天地的大事,竟然得到这么多的功德?”

    东王公道:“这应该是鲲鹏老祖。不是说他创造了妖文,常有功德奖励么?如今成为万妖之师,在天庭众多资料和群妖的配合下,他可能已经正式完善了妖文,在妖族中全面推广,这功德就一次性给到了。”

    后土道;“看来鲲鹏老祖这妖文意义不小,妖族有了自己的文字,将变得更难对付,我要回去和大哥他们好好计划一番,就不多留了。”

    东王公道:“道友请便。不过距离天庭大典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过不了几天,我们也要出发了,道友回去路途遥远,耗时耗力,不如让我送道友一程。”

    后土好奇道:“你要跟我一起去巫族么?”

    东王公微笑不语,手中展开太极图,一道金桥贯穿时空,悄无声息间已经连通土之部落。

    “道友请上金桥,我这就送你回去。”

    “这是先天至宝?道友福缘举世无双,真真令人羡慕。”

    后土一声惊叹,美目生辉。不过他们巫族无法使用灵宝,虽然知道先天至宝威力大,但也没有太深的感触,举步迈入金桥之上,时空流转中,片刻之间便出现在土之部落。

    她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四处一看,却见四野空间毫无异状,仿佛太极金桥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不禁对先天至宝的威能有了更深一层的感受。

    东王公收回太极图,众人在紫府洲中论道数百年,便开始准备前往天界。由于是正式代表一方势力登场,所以他这次是大张旗鼓的出行,并没有以太极图传送。

    九龙沉香辇首次在正式场合亮相,东王公拉着西王母跨入撵中,心念一动,辇车上盘绕的九条五爪金龙一齐飞出,在前方拉动辇车起行。

    只见辇车四周氤氲遍地、霞光架桥,异香馥郁、鸾歌凤舞,祥云托定、瑞兽飞腾。

    辇车的四只车轮上各显现一枝金色莲花,莲花上现有毫光、毫光上再显现莲花,刹那间万朵金莲照耀诸天寰宇,在虚空中铺开一条长长的大道,从紫府洲一路往天界延伸。

    辇车两侧,紫府洲其余随行之人环绕拱卫。

    左有青童君骑着夔牛漫步而行,电生雨随。泰山之主金蝉氏端坐于青鸟背上,双翅展动,青色的羽毛荡起片片烟霞。

    右有紫光夫人乘着美丽的星辰天马,步步生莲。龙母敖沂脚踩玉锦彩缎织就的虚空宝筏,璎珞流苏随风飞舞,璀璨生辉。

    与此同时,各地先天大神亦先后动身,或骑异兽,或驭灵宝,或腾云驾雾,从天南海北、各不相同之地,排空驭气,浩浩荡荡前往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