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天帝纪年 > 第二一七章 弃魔入仙
    天庭朝会后,杨蛟三兄弟本身无罪,虽然广成子和玉鼎真人吃了挂落,但这事总算暂时平息下去。

    三个孩子中的老大杨蛟被昊天收养着,虽然这对甥舅关系僵硬,甚至仇恨颇深,但到底血浓于水,昊天还是给予了极大的关怀,一时倒也无恙。

    杨戬和杨婵被广成子带入了道界躲避风头,中途娲皇宫中金凤仙子前来,说杨婵和娲皇宫有些缘分,将其带走。

    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虽然被天庭下旨申饬,不过广成子也没放在心上,带着杨戬去找玉鼎真人。

    “师兄,这次是我一时冲动,反倒累的师兄受罚,实在心里难安!”

    玉鼎真人被罚禁足三百年,这对他来说也就损失些面皮,不过对于连累广成子受训,他还是有些惭愧的。

    广成子笑道:“师弟说哪里话,我也是看这几个孩子可怜,才出手护持一二。不过天庭并未降罪给他们,倒是可喜可贺。”

    玉鼎真人道:“早知如此,就不出这个头了,如今反倒是我们枉做小人,平白在天庭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广成子也是叹气,他们当时除了真的可怜杨家三个孩子外,也是想给昊天分担压力,以免他因为身份原因,陷入为难之中。

    昊天和三清是师兄弟关系,和阐截二教处的都不错,当年为助轩辕证道人皇,昊天亲自出马,甚至因此导致受到道伤,闭关百万年,又轮回转世才恢复过来。

    这样一份大人情,不能视而不见,如今有了机会,就想帮上一把,要是天庭执意为难三个孩子,躲在道界之中,也能护他们周全。

    二人说着话,杨戬站在一边,此时站出来拜倒在地,恳求道:“虽然我们兄妹三人无恙了,但我母亲还在桃花山下受苦,请两位仙师收我为徒,将来好去救我母亲。”

    玉鼎真人和广成子对视一眼,各自思量。要救瑶姬可没那么容易,这是关系到天条的大事,就算落在他们身上,都未必抗的住,更何况一个杨戬?

    这要是收了徒弟,将来肯定麻烦一堆,说不定会被卷入大风波之中,所以都有些犹豫。

    玉鼎真人看了杨戬一阵,见这孩子身上周身一股灵气窜起直冲天灵盖,资质上佳,心中暗道:人神仙血脉资质果然不凡!又默默掐算片刻,发现杨戬和自己还真有些缘分,当下道:“罢了,既然如此,贫道就收了这个徒弟吧!”

    旁边的广成子暗叹口气,其实他也有收徒之心,不过这孩子和玉鼎真人的缘分更深一些,当时要是第一个遇到的是自己,可能今天就会成为自己的徒弟,现在么,却是不好和玉鼎真人抢夺。这也是他又把杨戬送到玉泉山来的原因,要是玉鼎真人不肯收徒,那他就准备自己收了。

    杨戬听闻玉鼎真人此言,二话不说,拜道:“徒儿杨戬,拜见老师。”说完,三拜九叩行了拜师大礼。

    玉鼎真人面露笑意,杨戬的资质让他很是满意,如今收得佳徒,虽然可能有些麻烦,但还是让他老怀宽慰,出言道:“徒儿请起,稍后为师教你阐教教规,然后为你筑基,习我玉清仙法,待到你武艺大成之日,就有希望救你母亲。”

    广成子笑着道:“恭喜师弟收的佳徒,杨戬也算我阐教三代首徒,老师知道后,想必也会高兴。”

    玉鼎真人道:“首徒倒算不上,师兄忘了吴刚么?他可是百多万年前就已经拜入南极师兄座下。”

    广成子摇头道:“南极师弟是阐教记名弟子,吴刚是他的记名弟子,不算本教嫡传,无法和杨戬相比。”

    玉鼎真人不好在这个问题上多说,转移话题道:“不过自从南极师兄跟随玉清真王师弟上天后,那吴刚得了不少照拂,虽然一直伐桂,修为却也没有落下,反倒是在浓郁的太阴月华滋润下,如今已经证道金仙,却实不凡。”

    广成子面露可惜:“只是他被罚伐桂,要等到月桂树倒才能脱刑,这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玉鼎真人道:“按照正常情况,他几乎不可能砍倒月桂树。不过南极师兄正在请玉清真王师弟出手帮忙,或有机会在不损及月桂树的情况下令其成功。”

    广成子想到玉清真人,一时心情复杂,作为阐教大师兄,他倒也没有嫉妒,不过老师的偏心举动还是令一种师弟颇有微词,这一点虽然嘴上没说,他这个大师兄却清清楚楚。

    想到师兄弟之间的裂痕,甚至部分师弟因此对得老师青睐的自己都有意见,认为辅佐人皇的好处都让自己得了,剩余的师弟们因为沾染杀劫过甚,修为进步缓慢,除了云中子,剩余的人至今还是太乙金仙。这些糟心事浮现心中,广成子一时陷入沉默之中。

    东海,金鳌岛,碧游宫。

    在杨戬成功拜师玉鼎真人的时候,也有一个人在行三跪九叩大礼,想要拜师:“上清圣人慈悲,小道虚无君仰慕仙道逍遥无为、慈悲劝善,又听闻圣人有教无类,特来拜师,请圣人收入入门。”

    碧游宫中,今天是通天教主每一个元会一次的讲道时间,还是不拘种族,有向往大道者皆可来听,此时讲道已毕,上万仙人陆陆续续的离开,虚无君却开始趁机拜师。

    通天教主淡漠道:“虚无君,你既已拜入魔道冥河圣人门下,今日又来拜我,是何居心?”

    虚无君额头渗出冷汗,他来金鳌岛听道并没有隐藏身份,自从几十万年前和赵公明结为莫逆之交后,他就坦白了自己的身份,说是刚化形就遇到冥河老祖,稀里糊涂的拜了师,出来后,才知魔道邪恶,最会祸害苍生,和渡人劝善的仙道,没有可比性。

    而他自己本性纯良,那些魔道手法根本做不来,所以虽然得了冥河圣人的一些秘法,但一直没有深入修炼,就是不想彻底堕入魔道。

    赵公明是截教外门大师兄,平时最讲义气,得知虚无君的情况后,暗里调查一番,发现他说的全是事实,顿时拍着胸脯说要举荐他入截教,不过上一次没成功,通天教主连看也没看他,就离开了。

    “回禀圣人,小道在归墟中化形未久,就遇到冥河圣人,强逼小道拜师。小道初化形,不知魔道为何物,出来后,一番红尘历练,才知魔道为祸世间,给苍生造成劫难。小道实在不愿堕入魔道,可又怕冥河圣人取我性命,所以想拜入仙道,一来求得正法,二来寻求庇护。”

    虚无君的话真真假假,他的确没有修炼冥河老祖给的魔道法门,通天教主法眼观之,对虚无君的经历一目了然,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秉性纯良的先天神圣。

    教主一时思量,此人根脚实在不错,化形就是大罗,一个准圣道果是稳稳当当的。而且自混沌废气中孕育,先天克制一切仙魔妖鬼,好生培养的话,未来必然是教派顶梁柱。

    “只是这身份……”教主略微犹豫,毕竟和魔道扯上关系,还是要小心一些。

    他又检查一番,这人的确没有丝毫魔道迹象,而且来历清清白白,唯可虑者就是在归墟中和冥河老祖是不是酝酿着什么阴谋。

    虚无君明白教主的顾虑,急忙道:“圣人明鉴,弟子一心渴慕仙道,又得赵道友引荐,有幸聆听玉清大道,受益匪浅,故此希望拜入截教,早晚恭听教诲,绝无阴谋奸宄之事,小道可对天发誓!”

    虚无君说罢,果真对天发誓道:“天道在上,我虚无君如果和冥河圣人密谋对付截教,教我灰飞烟灭。”

    截教弟子此时已是完全信了虚无君,这二十多万年来,虚无君终日混迹在截教之中,他修为高超,真诚爽直,又急公好义,深合截教弟子口味,人缘非常好,虽然不是截教入门弟子,却也颇有地位,此时以赵公明为首的众人纷纷向通天教主求情,希望他收下虚无君。

    通天教主微微颔首,有天道誓言,就算冥河老祖的手段,也不可能瞒过。

    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冥河老祖有什么阴谋,在圣人实力面前,也无所遁型,除非冥河老祖也有着如天帝一般超越诸圣的实力。

    虚无君此人他也观察了一段时间,毕竟听道的人中突然多了个大罗金仙,还是刚化形的先天神圣,根脚直追他们这些第一批次的大能,怎么可能不引起他的关注?

    几十万年来,通天教主发现此人确实没什么问题,所说的应该都是实话,即便他以圣心烛照,天机推演捕捉,也没发现虚无君有欺骗的迹象。

    当下通天教主点头道:“魔道惯会引诱心志不坚的仙人堕落,熟不知万物正反相生,魔道之中会有有人心生善念,由魔入仙。那西方佛教之中,先有众多阿修罗皈依,如今被度化的魔王也不计其数,成为佛门护法。既然虚无君有心向善,贫道又大开方便之门,自当给你一个机会。我就收你为外门弟子,如果表现好,日后再收你为亲传弟子。”

    虚无君松了一口气,做出感激涕零的模样,跪拜道:“弟子拜见老师,老师万寿无疆。”

    通天教主手一挥,一道血色邪恶符咒从虚无君元神中被抓出,在虚空中消散,使得他顿感轻功几分。

    “你既拜我为师,和冥河之间的因果自当有为师替你承担,冥河本身不会直接对大罗金仙下手,他种下的取人性命的魔道血咒为师给你驱除了,此后不用再害怕他的威胁。左右我仙道和魔道不死不休,如此算此消彼长,损魔道而补仙道了。”

    这也是通天教主的真心话,虚无君一旦成长起来,要是入了魔道阵营,将来对仙道的威胁肯定不小,在圣人不出手的情况下,想要依靠弟子们对付他,只怕很不乐观。

    通天教主传了虚无君较为核心的上清仙法之后,就挥退了众弟子,赵公明等人纷纷恭喜虚无君,从此大家都是一家人,关系更加亲厚。

    虚无君也在笑,他却实没有和冥河老祖密谋卧底对付仙道,所以发起誓言来一点也不怵,而且他的来历,所作所为全都有迹可查,如果刨除他原本的记忆,单纯看做归墟孕育的新生命,他现在的行为也没有什么不对。

    “唉,魔道在洪荒人人喊打,暂时只能龟缩在魔界,太难混了。不洗白的话,就只能躲到魔界去了。”

    虚无君暗中感叹,他可是也想参与一波封神之战,要是没有个合适的身份,怎么能光明正大的搞风搞雨,慢慢打入洪荒高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