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九十四章 地皇浊气
    ............

    “哪里!哪里!其实是三位道友妙赞罢了!哎!!还是原始道友收的好弟子啊!”

    镇元子,听闻广成子说盘古三清,曾经在他面前,称赞过他的仙道妙法。

    心中也不由的是一阵高兴,连带着对广成子也是和蔼了许多。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镇元子这老狐狸还是不禁,想查看一下这广成子的底细。

    只见镇元子立刻施展未知的神通,探向广成子。

    但是镇元子不知道的是,广成子在那混沌珠的守护下,那里是他可以探查的。

    一次无果,当即调动了,体内的极品先天灵宝地书。

    地书,洪荒天地防御至宝,便是比较之先天至宝的防御力也相差不多。

    相传此至宝,乃是洪荒世界演化后的天地胎膜所化。

    其中蕴含无穷的土之法则,是为一等一的灵宝。

    便在这件灵宝的加持下,镇元子竟然神奇的搜查到,广成子的些许气运异象。

    虽然模糊不清,却是却着实惊到了,原本一脸平静的镇元子。

    广成子的气运金桥之中异象纷彩,桥身之上有玄奥谶言环绕其上,其内有开天符箓隐现其中。

    此刻的广成子气运冲天而起,丝毫没有衰竭的姿态。

    这股气运便是,比较之镇元子他自身的气运,也不遑多让。

    并且更加恐怖的是,日后广成子这身气运,居然还有急速上升的趋势。

    在未来,居然有多方强烈无比的气运,聚集于广成子为一身。

    形成了无上通天之气,展现时霞光万道穿碧落、瑞彩千条罩九霄,散发着唯我独尊的霸气。

    尽显不可一世的威严,直冲云霄,势不可挡,尊贵非凡。

    在一粗粗了解之后,镇元子面露浓重的笑意。

    直接将位于讲道之地的广成子,领到这五庄观的大殿之中。

    二人到殿内,直接相互座于蒲团之上。

    两人坐定之后,镇元子直接道。

    “贫道与小友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却感到格外情切。”

    “既然到了此处,那便来尝尝贫道园中的先天灵果人参果。”

    话音落下,便直接吩咐矗立与门外的清风、明月去打那人参果。

    两位道童不下片刻,就直接恭敬的双手端上两个托盘来,其上面有仙丝云霄相盖。

    丝绸揭开,广成子只见这两个托盘之上,共有四个灵气独特的仙果,生机浓郁之极,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感慨。

    “没想到,贫道今日前来,居然还有此番机缘,前辈赏赐,小子先行谢过大仙大恩。”

    “小子早就有所听闻,镇元大仙,造化非凡。”

    “手中有一颗天地唯一的无上灵根,名曰“人参果树”。”

    “据说此灵根,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才一成熟。”

    “并且每一次结果不多不少只有三十个。而更加奇异的便是那人参果的模样。”

    “居然是如同,刚出生十天的精致婴儿,面目清晰,四肢俱全。”

    “如有缘分,得这果子闻了一闻,就可活三百六十岁。”

    “如有幸吃一个,就可活一个元会,是为洪荒之中最为顶尖的甲木灵根。”

     镇元子见到广成子如此赞叹自己的人参果树,面色也更加高兴。

    旋即镇元子稍有得色,面色和善谦虚道。

    “我这荒凉之地,也就只有这几个果子,有脸拿出来招待客人了。”

    “对我等准圣之境的修士而言,不过以解渴只用罢了,也再无其他作用了。”

    听完镇元子的谦逊之语,广成子不以为然。

    倒是并没有立马服用这人参果,而是对着镇元子深深的做了一个揖首,请求道。

    “大仙,在品此果之前,小子还有一事相求,还望见谅。”

    “请讲。”镇元子不以为常道。

    “前辈,小子听说,大仙在洪荒之中,最为擅长洪荒土之法则,先天不可破,是为大神通之辈。”

    “再加上机缘通天,执掌人参果树,这件无上灵根,不知道前辈,对这件东西是否感兴趣。”

    广成子说完,就立马从自身随身空间内,拿出一个玉瓶递到镇元子面前。

    镇元子接过玉瓶,神识一探,便知晓其中居然藏有,那对灵根有着莫大好处的造化玄水。

    立马睁大双眸,原本平凡的神色,也徒然一变,捧着手中的玉瓶如若珍宝,对着广成子急切道。

    “小友,这......这可是那造化玄水,不知小友所求何物?”

    “正是,这瓶造化玄水,是在下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有幸收集到的。”

    “其中,足足有上千滴左右,对寻常灵根有极大地妙处,更别说是,您手中人参果树这顶级灵根了。”

    “小子,主要想要寻求的便是,前辈可有那大地之精,地皇浊气。”

    “如有所剩余的话,在下,就想用这偶然收集到的造化玄水,作为交换。”

    “当然如若没有的话,这造化玄水,就当是晚辈,送与长辈的拜门之礼了,不知是否可行。”

    镇元子沉默了片刻,而后望着正襟危坐的广成子,突然哈哈大笑。

    “小友,你且看,可是此物否!!”

    镇元子袖袍一甩,这五庄观正殿之中,突然一股承重的气氛因绕而出,周围的重力居然也与之变化。

    此刻,广成子身旁突然出现一大团,闪烁这金黄色的厚土之气,其内精纯无比,法则气息厚重。

    广成子看到这萦绕在声旁的地皇浊气,一时之间,也不禁愣了愣神。

    因为这团地皇浊气,实在是太多了,总共加起来差不多一个小池塘大小了。

    足够广成子施展三清至圣法,十余次的了。

    原本广成子打算就想询问一下,是否有那地皇浊气。

    如果有的话,正好也省得广成子花费无数年时光一点一点的收集了。

    当然如果没有的话,那也可以借这瓶造化玄水,来搭上镇元子这条线,结个善缘。

    不过和最后结果却是,令广成子吃了一惊。

    “小友,小友,不知这点是否够了!”

    广成子听到镇元子的发话,立马回过神来,答道:“够了,够了,反而多出不少。”

    “是不过,前辈冒犯发问,您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地皇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