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崆峒印动(求订阅)
    ..................

    掌中道国。

    广成子果断的出手了,演化出一方无形之手,无形无息,无声无色,朝着那崆峒印席卷而来。

    就在这时,人族气运——现。

    就在广成子的掌中道国快要接触这崆峒印外层的气运真龙之际,广成子眸中闪过一缕精光,暗喝一声。

    直接就引动自己的人族气运,霎时间,他的掌中道国和这气运真龙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好似水乳交融一般。

    轰——

    刹那之间,广成子施展而出的无形之手,直接好似仙禽回巢一般,融入虚空,无声无息,竟然在此刻直接穿过气运真龙的身躯,直直的朝着那真龙体内的崆峒印直直抓去。

    在此刻没有人察觉到其中的异样,毕竟现场场面太过浩大,而广成子的行动也过于隐秘以及快捷。

    广成子也丝毫不犹豫,洞破虚空,无形大手瞬间直入这真龙的体内,一手就抓住了崆峒印,开始了他的布局。

    而崆峒印也好似感知到一股巨大的危机正在席卷而来,立即开始本能的抵抗,瞬间一股可怕的神威从它体内爆发出来,朝着九天十地震荡而去,凝成实质。

    而金色真龙也好像在崆峒印的加持下,所有力量瞬间融为一体,万道归一。

    双眸极度暴戾的愤怒,直接朝着准提等人咆哮不已,恐怖的神威好似威能比方才恍然增大的数倍有余。

    “轰隆隆”

    本来双方堪堪僵持的局面在此刻瞬间倾斜,无论是圣人之力还是无数神通,都被暴怒的真龙狂暴的撕碎。

    如同薄纸一般,天地响绝之声不绝于耳,显现一条条的玄奥法则。

    此刻,准提等人也赫然发现,这崆峒印的反应瞬间扩大了数倍不止,当下,准提无穷的压力顿生,额间一滴滴冷汗滑落,好不狼狈。

    毕竟如今崆峒印也是混元之境,暴怒之下,准提也是面色巨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恶,这崆峒印怎么会如此异动。”

    准提立即尖叫起来,下一秒又一次被这崆峒印之威轰飞,混元之力肆意,虽然没有受伤,但看他周身的疲色,就知道他并不好过。

    “不好,师弟!好像是有人无意触怒这崆峒印,直接令得崆峒印拼命了?”

    一旁和盘古三清对峙的接引看到这一幕,双手合十,眸中闪过一丝思忖,缓缓开口道。

    “也不是知道是何方小贼,如此行径,师兄快来助我,镇压它,立即镇压他,师兄再这样下去,大事不好,我会被人族气运反噬。”

    准提听到接引的话语,也是怒喝一声,心中对这搅局之人,当真是恨透了,恨不得立即拍死他,但面对这金色真龙无穷的压力,准提也想不了这么多!直接朝着接引求援。

    “师弟,在坚持一番,这金色真龙殊死一搏,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别紧张,崆峒印天机归于我西方教,为兄却是为你压阵。”

    接引听到准提的求援,虽然想去,但看着一旁看热闹的盘古三清,也是苦笑一声,露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一动不动。

    如果他也去了,那盘古三清会好好实实的待着!!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

    “动崆峒印,死!死!死!!死。”

    “自寻死路,杀杀。”

    金色真龙咆哮一声,怒不可遏,它发现居然侵入他自己的体内,还试图抢夺人族的崆峒印,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触犯逆鳞者,必死。

    从它身上赫然开始酝酿出恐怖的神通波动,照耀玄黄宇宙,天地八荒,几乎将四周的法则都给震断了,一股强横无匹的气息冒出,好似茫茫人族,神圣不可侵犯,散发出无穷杀机。

    在场观摩的一众修行者都在此刻瑟瑟发抖,在如此强横的威压之下,他们好似无尽瀚海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覆没的危险。

    顿时除了准提,所有修士都直接收敛自己的气息,化为一道流光直接脱离了现场,他们心中直接将浑水摸鱼这个诱人的想法磨灭了。

    太恐怖了,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触摸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触及的领域。

    可就在这时候,感受自己的掌中道国已经没入崆峒印之中,广成子露出神秘的笑容,眸中闪过一丝厚黑。

    转头看向准提所在的位置,心神一动,嗖的一下,他直接操控崆峒印,立即化作流光飞了出去。

    “嗡嗡嗡!”

    下一秒,这块崆峒印就穿透无数虚空,周围的空间都被粗暴的撕碎,稀稀落落,崆峒印立即显现出来,暴露在在场所有人的面前。

    此印居然不多不少的落在了准提的身前不远处,此刻准提也有些愣住了,惊叹片刻,此间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喜从天降,不知为什么崆峒印居然飞到了自己身前。

    难道是这崆峒印真的和我西方教有缘?

    “崆峒印由此异象,说明和师叔有关,师叔还是速速取走崆峒印,区区人族之物居然敢逆圣人而行,将这真龙灭杀,以正西方教门风,否则师叔还要小心才是,崆峒印马上就要发狂了,速速准备。

    不过师叔,果然好手段,居然利用一众修士的贪欲,吸引注意,视天下修士为棋子,随后不知不觉的暗下手段,将这崆峒印收入囊中,师叔好生谋划。

    幸好众位道友及时醒悟,超脱苦海,否则身死道消只在眼前,西方教大法好深玄奥,我等不及也,想必这真龙对师叔而言,也不过是土鸡瓦狗吧!”

    广成子对着准提直接大声的叫嚷一声,格外大声,唯恐所有人不知道,然后就立即闪于一旁隐匿己身。

    “什么?这厮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过,这小子究竟在想些什么,难道修道修岔路了不成?”

    听到广成子的前半句话语,一向不对付的准提顿时有些差异,广成子这人不像是良善之辈,平常有事,他不踩上两脚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这么会这么好心的做出提醒???

    可还不等他听到广成子的后半句,很快他就发现周遭情况的不对劲,一股睥睨天地的威压正在疯狂的上涨永无止尽,无穷的杀意甚至连他的境界都不禁冷汗直流,有点惊慌。

    他居然在此刻感到了一丝死寂的气息,这对于他这个混元圣人来说,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发生了。

    “这!”

    感受到这种恐怖,准提立即福泽心至,侧身一看,霎时间,整个道体恍然一震,僵硬了起来,冷汗如雨而下。

    因为他立即就看见那崆峒印的真龙好似发疯一般,格外疯狂,连一双眸子在此都化为了猩红之色,死死的盯着自己。

    无穷的死寂碾压过来,如同潮水一般,绵绵不绝,虚空都凝成实质,让他有种时空凝滞的感觉。

    “好一个修士,为了崆峒印不择手段。”

    “死,必须死,付出一切代价都要将他全部灭杀,绝对不能放过。杀”

    金色真龙史无前例的暴喝一声,它从未有过如此愤怒,人族圣器,是为人族至宝,除了人族外无人可以染指。

    而且天地人三道平起平坐,何来人道屈于圣道之下,好生狂妄。

    可现在居然有先天魔神如此行径,端是好算计,霎时间它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这样的举动已经触动了它万万年来最后的底线。

    它不可能忍让,必须杀鸡儆猴。

    当即,这条巨大的金色真龙仰天咆哮,顿时人族近三成气运的力量,直接在体内酝酿,仿佛无数人道符文汇聚在一起,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变,瞬间爆发出来,令人心折。

    而方才退出现场的众位修士,感受到这股好似死亡之门降临的姿态,元神狂震,心中庆幸不已,松了口气。

    接着又转头看向了那风口浪尖的准提,心中一阵不爽,准提方才居然利用他们吸引注意,这种被利用的感觉,着实让他们不好受。

    “原来如此,我说准提圣人为什么放任我等浑水摸鱼,原来打的是这个算盘,真是好算计啊!令得天下修士为刍狗,我等不如也。”

    “是啊!据说准提圣人经常来我东方打秋风,估计心中恨不得我东方修士全部死绝才好,幸好我等及时退下来了,否则,我等估计现在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唉!枉我还认为圣人大贤,高风亮节,现在看来是我错了,错的太离谱了,天下的乌羽一般黑啊!!”

    “说得没错,今后我等还是离西方教远些,否则太过凶险,一步走错就是灰飞烟灭,保证跑不掉。”

    “..........”

    如今经过广成子一说,瞬间在场的修士心中恍然大悟,直接起了一个疙瘩,准提的举动深深的在他们心底扎起了根,等待日后的浇灌。

    他们也没有怀疑过,毕竟目前的最大得利者,就是这准提圣人了。

    一旁的准提隐隐约约的听到这些人的话语,心中直接苦涩连连。

    “误会,这全都是误会,他根本没做别的是,完全是不明所以,他也是云里雾里,这崆峒印莫名其妙落到他自己的头上,在绝对是有人陷害。”

    广成子,对就是广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