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六百零五章 玄女仓颉(求订阅)
    ...........

    毕竟他的前世也就是在这里艰难的长大成人,和他师傅的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可从未变过。

    他就是在这里将他师尊入土为安,同时也在这道观之前静坐等死,要不是混沌珠,恐怕他也会像芸芸众生,彻底的消失。

    不过一切自从他逆反洪荒一来就变了,他能完成它师傅交给他的遗愿,振兴道门,也能有更好的未来。

    “师傅,我很期待和你在未来相见!!”

    广成子眼中的追忆之色消逝,背负双手望着天空之上。

    接着他看着这不大不小的无名道观,袖手一挥,顿时灵光纷呈,文气纷呈。

    ‘紫极宫’三个天道神文镌刻在道观牌匾之上,正是广成子前世道观的名字,他希望它能一直传承下去。

    想到这里,广成子脑海之中灵光一闪,望着眼前的紫极宫。

    眼睛逐渐亮了起来。

    他浑身上下更是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兴奋气息。

    他记得他前世的时候,就听他师傅说过这紫极宫是从广成子传下来的道统。

    不过没想到今世还是一样,虽然是两个不同的广成子。

    想到这其中的巧合,广成子也不禁欣然一笑。

    顿时他袖手一番,一方灰白色的宝录沉浮在他的掌中。

    其中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天道神文宛如天书一般极其晦涩。

    与此同时,一股古老、光明、伟大、混沌、孤高、深不可测的气息从其中涌了出来,似乎是一尊从天地诞生的神魔。

    这股气息比天地都还要广阔,比大日都还要炽热,比黑洞都还要深邃,仿佛是来自于开天辟地之际所诞生的力量。

    这宝录其实就是广成子化形之际所褪下的的壳,虽然其中道韵已经被他吸收一空。

    不过其上自然雕琢的天道神纹依旧是当今天下不俗的宝贝。

    如有悟性高深者,能从中领悟一二,证道金仙绝对不是难事。

    “剩下的就看有缘人的了,一切自有定数!!”

    广成子微微一笑之后,在这宝录旁写完一句话,接着便将其装在一玉盒之中,放置在大殿供奉的‘道’字之上。

    接着广成子看着山下已然蠢蠢欲动的修士们,淡笑一番。

    “咳咳——”

    捂着嘴巴,轻咳几下,配合他那苍白的面庞,倒真的想重病在身的模样,然后他便一步一个踉跄,身形一闪,没过多久就消失不见了。

    ..............

    人族族地之中。

    广成子独自一人将龙门寄托在人族祖地首阳山之处,接着也开始游历人族。

    而这一天,广成子则按照因果牵引来到了人族的一人小城池之中。

    “父亲!!你看那人好奇怪啊!!邋邋遢遢的在做什么???”

    “乖女儿,千万不要惹到他,他叫仓颉,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哦!!我知道了!!”

    此刻在城池之中,有一父一女看着浑身邋邋遢遢,宛如鬼神附体的仓颉,小声的谈论道。

    而这谈论之声,自然瞒不过广成子的耳朵,顿时他淡笑一声。

    “有意思!!”

    接着广成子便来到这父女面前,问道:“不知两位可否告诉我,这仓颉怎么奇怪了!!?”

    听到广成子的问话,那人见广成子朦朦胧胧的模样,心中不自觉不隐瞒,直接吐露道。

    “据说他曾经是轩辕共主手下的官员,不过听说是因为嚷嚷着要创造什么文字,所以突然请辞来到了他的家乡。

    不过也不知因为什么魔怔了,整日在地上写写画画,诡异的很!!也不劳作。

    还有时长在他旁边的女人,更是诡异,常人碰都不能碰一下,一定不是普通人!!所以我劝你小伙子不要太好奇。”

    “好小子,坚定自己的理想,没有根基,没有基础,也要坚持下去,不错,不错!!”

    广成子摩挲了下巴,看着仓颉这专心致志的模样,越看越欢喜,当下他就漫步走向前方。

    首先他就对自己这个徒儿第一印象,就很不错。

    “仓颉,我已经三番五次特地前来邀请你,加入我天庭!!”

    “只要你点头,那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不过顷刻之事,包括你的父母子女,这是多大的荣幸!!”

    “仓颉,你别不是好歹,再过不了多久我就回天庭了,到那时即便是你想来都不可能的了,在考虑一下!!”

    “浅水不养真龙,仓颉你在这人族之地真的是毫无出处,你为何执迷不悟呢!!”

    “.............”

    此刻一个正在埋头苦干浑身褴褛少年人,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满脸哀求的貌美女子,此女穿着一身人族的衣服,不过依旧不能掩饰她身上的一股仙气。

    这女子,广成子有些面熟,她就是在逐鹿之战下凡帮轩辕的九天玄女!

    玄女此刻脸色微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仓颉说道:“仓颉你若要在这么执迷不悟,那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九天玄女,现在吃了仓颉的心都有了,自从他下方帮助轩辕取得胜利之后,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天庭,而是她注意到一个人。

    他正是轩辕部下的一个少年,却是仓颉。

    这仓颉天生异象,根骨绝佳,再加上天生重瞳,有先天神通,此等资质到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材料,再加上也无师承。

    当下玄女就忍不住行动了,她们天庭虽然已经步入正轨,不过对于这种天才,谁不都不会嫌多,所以玄女才不顾及身份,亲自来邀请仓颉好几次。

    不过因为这仓颉沉迷上造字,而且是坚持不已,非常执着,这让玄女的一番苦工全部付诸流水,她如何高兴!!

    她已经决定,若是还不行,她将仓颉把绑也绑上天庭,先斩后奏再说。

    又一阵劝说过后。

    此刻那闭着眼的仓颉才缓缓睁开道:“不要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跟你走的,同样不会加入天庭,你放弃吧?”

    虽然仓颉话不多,不过却是字字珠玑,坚定不已,铿锵有力,听得已然前来的广成子点头不已。

    而玄女此刻却淡笑道。

    “你难道还没认清现实吗?造字这条传说之路宛若天堑,难以跨越,迄今为止只有那文师一人隐修多年,才开天辟地的造出太初神文,

    你如今不过凡人之躯,而这造字进度,依我看来不过是有所领悟罢了,远远不够,想要无中生有,你便是在一万年都不可能的。”

    “与我何干......”

    而仓颉听闻这残酷的现实没有一丝表情,只是冷冷回了一声,不过却敏锐的转头。

    他感觉到有一道异常亲近的目光正看向他,温暖而又威严,于是连忙朝着这目光源头看过去。

    下一秒,仓颉瞳孔就缩了缩,他本能的看到了在人群鹤立鸡群,格格不入,四周好似成了一片真空一样,通体散发着谪仙气质的一个道人!

    仓颉眼珠异动,他本能的感觉到,此人一定与他有莫大关系,若是不抓住这个机会的话,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想到这里,他立刻跑到了广成子身边,恭恭敬敬道。

    “道长前辈,初次见面,不知道长云游何处!!??”

    广成子见这小子立刻便发现他,也淡笑一声,点点头道:“贫道此刻前来,特地是为了小友。”

    仓颉听闻后眉头微皱,立刻铿锵有力道:“在下愚钝,还请道长直言不讳!!”

    广成子两眼瞥了一眼此刻正满脸恼怒,已经走了过来的玄女,对着仓颉点头道。

    “我前来便是,渡化有缘人,而这有缘人正是小友你。”

    “道友是何人??前来所为何事?为何与仓颉认识?”

    以广成子现在的修为,他的相貌,早就不是一般人所能见得,已经登峰造极、大象无形了,在他的特意加持之下,更是如此?!!

    常人看他的模样,只会是一片模样,或是一副普普通通的模样。

    接着转眼便会将他忘却,想都想不起来,所以玄女丝毫没有认知到,站在她面前的是广成子本人。

    不过玄女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

    她碰到仓颉这个朽木,倒霉透顶,更是好说歹说也没见仓颉理会过她,不过眼前这个道人,竟然如此情景,难不成这仓颉是在耍她不成!!

    顿时玄女的面色便冷下下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广成子,满是高高在上。

    广成子见此本不想理会的,不过看到玄女这幅无礼的模样。

    面色一恼,眼眸立刻一冷,瞥向玄女,眸中的足以吞噬一起的冷冽神光足以让玄女的元神冻结!

    嘶!

    仅仅是一瞬间,玄女就本能的倒退几步,好似广成子是什么荒古凶兽一般。

    这一道目光太恐怖了!在玄女看来,她如此好像是置身在一片九幽雪狱中,冻风吹拂,冻结心神!冷得心惊胆颤起来!

    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玄女认真自信的打量了一番广成子。

    而广成子也不在收敛气息,全身气息涌动立刻将周围虚空凝固,时间都为之静止,压得玄女躬身连连。

    ......

    霎时间,玄女心神立刻翻江倒海起来,这道人简直高深莫测!在她的神识感知下。

    只感觉广成子竟然宛如一座瀚海汪洋,又好似一片无垠无限的宇宙洪荒,包罗天地寰宇,涵盖星辰之间,简直恐怖得令人发指!

     ps:z状态还不怎么好,不过更还是要更的,不会落下,加更也不会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