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魂帝武神 > 第2341章 强者,不需要理由
    “萧逸小友确定?”东方惊雷脸色一凝,问道。

    萧逸脚步一跃,来到迪罗的肩膀上,细细感知着,半晌,点了点头。

    “真的是古渊印?”东方惊雷皱起了眉头。

    而萧逸,则脸色一冷。

    古渊印,乃是猎妖殿总殿的上古秘法之一。

    论其复杂程度与威力,绝对排在猎妖殿手段前三之名。

    东方舞疑惑问道,“古渊印真的如此厉害?”

    东方惊雷凝重地点了点头,“舞儿,你虽博闻强识,学识渊博。”

    “但你终极年纪尚浅,无法知道所有上古秘辛。”

    “古渊印,在上古之时,几乎就是猎妖殿的标志。”

    “妖兽一旦被古渊印打中,便会一身妖元与实力悉数被封。”

    “手印,如同一个无底的深渊,任凭这头妖兽何等凶悍,何等实力滔天,都装不满这个深渊,自然也发挥不出半分实力。”

    萧逸眯了眯眼,同时心头恍然。

    难怪他之前一直无法确定‘卫虎’乃是妖兽所化。

    这才是他一直想要知道的答案。

    以他的本事,任何一头妖兽都休想瞒过他的眼睛,更别说同处一地。

    可‘卫虎’,竟然能瞒过他的感知,乃至他萧逸细细凝视了许久都不敢真正确定。

    这头妖兽身上,竟是烙了‘古渊印’。

    古渊印,彻底封锁了这头妖兽身上的所有妖兽气息与妖元气息。

    这完美的封锁,瞒过了东方家边缘处的禁制,亦瞒过了几乎所有武者的感知。

    总之,在古渊印的封锁下,迪罗绝不可能泄露半分妖兽气息,也绝不会被发现。

    另外,这古渊印,显然层次不高,只堪堪达到了封锁气息的地步。

    故迪罗可以随时凭借自身实力打破,一身实力并未被封锁。

    东方舞皱眉道,“妖兽潜入人类领地,窥探人类武者手段,早非奇闻。”

    “这样的事例,也不少。”

    “或许是妖域内的妖兽强者替迪罗烙印下的呢?”

    “不可能。”东方惊雷与萧逸同时摇头。

    东方惊雷看了眼萧逸,见萧逸脸色难看,便看向东方舞,解释了一下。

    “古渊印,只可能用人类武者元力去施展。”

    “妖兽的力量,来自于体内妖元,而妖元,与古渊印有着极大的相冲。”

    “另外,古渊印的存在,是封锁迪罗身上的妖兽气息。”

    “如果这个印记用妖元去施展,迪罗身上会直接散发妖元气息,这根本不可能。”

    东方惊雷凝重地看向萧逸,“据我所知,猎妖殿总殿之内,有能力修习古渊印,而且还能完美烙印的,没有几人。”

    萧逸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惊雷统领放心,此事,在下定会给东方家一个交代。”

    东方惊雷手臂一抬,打断了萧逸的话语,“萧逸小友言重了。”

    “猎妖殿,我东方家是绝对信得过的。”

    “只是,我并不希望看到那等我东方家强者在前方浴血奋战,誓死捍卫人类尊严,背后却被守护之人捅刀子的情况发生。”

    咔咔咔…

    萧逸的拳头,握得劈啪作响。

    这件事,绝不是小事,而且其代表的意义,也相当沉重。

    “我保证,我会尽力彻查此事。”萧逸脸色认真。

    东方惊雷点了点头,“萧逸小友的保证,我当然信得过。”

    “审讯还会继续,萧逸小友要一并吗?”

    “不了。”萧逸摇了摇头,“我心头疑惑,已经解开。”

    “至于别的审问,东方家比我更在行。”

    “告辞。”

    萧逸拱了拱手,脸色略微有些难看,转身离去。

    若非之前迪罗被抽中对战雷霆,外泄了些许妖元气息的话,根本不会被发现。

    若非他萧逸当时在场,察觉了这丝端倪后,非要谈个究竟的话。

    恐怕,如今迪罗已潜回妖域,甚至有更严重的后果。

    “舞儿,送送萧逸小友。”东方惊雷吩咐一声。

    “难得萧逸小友来我东方家做客,我东方家该尽地主之谊。”

    “二叔放心。”东方舞点点头,“舞儿晓得。”

    ……

    离开那片院落,萧逸深呼吸一口气,脸色仍旧冰冷。

    半晌,萧逸压下了脸色,恢复了一如既往的轻淡。

    一旁,东方舞面露惊色,“不愧是萧逸殿主,喜怒不形于色,外人想从你脸色中窥探心头想法,怕是件相当困难的事。”

    萧逸笑笑,“怎么?东方姑娘想要窥探在下心头想法吗?”

    “确实。”东方舞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额。”萧逸反倒愣了愣,他不过是客套一句。

    东方舞笑笑,“比拼时的事,我听说了,二姐的无礼,我也听说了。”

    东方舞说着,微微欠身,“我替二姐道歉。”

    萧逸侧身,未受这一礼,摇了摇头,“不必了,都是些小事。”

    东方舞轻笑,“所以我说,想看看萧逸殿主心头里,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萧逸殿主,似乎脾气很好。”

    “若换了别人,且身居萧逸殿主现今之高位,怕是早已大发雷霆。”

    “起码会让那些管不住嘴巴的家伙受一番教训,让他们知晓何为强者的尊严,何为弱者挑衅的代价。”

    萧逸笑笑,“我或许该想的是,为何别人身居高位,却处处人人敬仰,无人敢冒犯半分。”

    “而我萧逸身居高位,却是谁见了都喊一声‘小贼’,挑衅不断。”

    “同样的人,同样的眼睛,为何面对别的上位者,他们目光中透漏着的乃是真正的尊重与敬畏。”

    “而看向我的目光,却是轻蔑讥讽与怀疑?”

    “目光中更深的,乃是不信任。”

    “呵。”东方舞笑笑,“所以我说萧逸殿主脾气好。”

    “否则,怎会如今还在为别人找理由。”

    “不。”萧逸摇了摇头,“我只是知道,唯弱者,才会在别人身上找理由。”

    “哦?”东方舞饶有兴致地看着萧逸,“所以,强者会在自己身上找理由?”

    “不。”萧逸再度摇头,凝视着东方舞,“强者,不需要理由。”

    东方舞闻言,身躯一颤。

    半晌,东方舞反应过来,笑笑,“许久前我便查过萧逸殿主你,包括你身上的几乎所有事迹。”

    “今日一见,我越加肯定;萧逸殿主,当真是个有趣的人。”

    “当然,也是个…可怕的人。”

    ......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