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魂帝武神 > 第二千三百九十九章:夏一鸣的剑
    夜色浓暗,夜风愈冷。

    “这天,就快要亮了。”水凝寒看了眼天空,笑笑。

    再黑的夜,终归有退散之时,黎明展露。

    再冷的风,也终会有吹拂而过之际。

    只是,黎明前的黑夜,最是黑暗,黑得伸手难见五指,黑得…看不清前路。

    只是,这冷风虽一吹而过,可那短暂的冷意却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即便只是一瞬。

    ……

    东方家,院落府邸内。

    “呼。”萧逸轻呼出一口浊气。

    一夜闭关,他的精气神无不臻至巅峰,体内伤势、元力损耗等等,亦已悉数恢复。

    微微看了眼手臂,手臂上四个冰纹光芒熠熠,即便隔着衣服仍旧难掩那冰白色的纯净与浑厚炫芒。

    萧逸手臂一震,散去了光芒,四个冰纹再度隐入手臂皮肤之内。

    当然,这一切的代价,便是他乾坤戒内的天材地宝与修炼资源被耗费了一大截。

    要补充冰纹之内的庞大元力,以及自身庞大气泉元力,几乎是所费不菲。

    萧逸随后看了眼面前堆积大片的丹药,脸上闪过一丝满意的笑容。

    以往他炼药,皆是一座座小山般炼出。

    这一次,只是一堆,倒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这一堆丹药虽数量看似不多,实则,每一粒皆是尊品以上,效果惊人。

    一来,寻常阶品的丹药对他而言已无大用。

    此次入妖域,凶险难料,自是做好万全准备。

    尊品解毒丹,尊品疗伤丹,短暂增幅丹药等等效果各异的丹药,一应俱全。

    二来,则是他只有不到一晚的时间,时间着实有限,根本不可能大量炼制丹药;与其如此,还不如炼制少量但却阶品足够高的尊品丹药。

    当然了,代价,则同样是他的乾坤戒内的修炼资源又少一大截。

    对他而言,修炼资源本就每一份都珍贵无比,他自己极度缺乏,每一份都本该用在他计划内的修炼之中。

    若非此次迫不得已,他决计不会如此耗费,白白打断自己原本准备好的修炼进度。

    “呼。”萧逸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眼窗沿之外,“天亮了。”

    “一鸣。”

    房外,夏一鸣盘膝坐地,守于房门之前,闻言,一个闪身进入房内。

    “宫主。”夏一鸣微微躬身。

    萧逸点点头,就此起身,“我也该是时候出发了。”

    夏一鸣脸色一凝,他知道,萧逸做下的决定,谁也改变不得,即便前路凶险莫测,未必有安然而归的把握。

    “宫主。”夏一鸣双手一捧,将腰间佩剑递给萧逸。

    “怎么?”萧逸轻声问道。

    夏一鸣认真道,“既宫主命令一鸣此番不许跟随进入妖域,一鸣也自知实力不如宫主,强硬为之,只会拖宫主的后腿。”

    “但还请宫主带上一鸣的佩剑。”

    “我有紫电了。”萧逸轻笑。

    夏一鸣摇了摇头,“一鸣的佩剑,不是寻常圣器。”

    “我之所以不随意出剑,很大的原因乃是在于此剑极凶,连我都无法完全驾驭。”

    “这是把凶剑?”萧逸皱了皱眉,直视夏一鸣手中佩剑。

    “怎么可能?”

    他乃剑修,不谈别的,本就对剑极为敏感,更别说他体内蕴含多种可怕剑道。

    可此剑一直跟随在夏一鸣身旁,而夏一鸣也出剑过几次,而他竟然从未发现此剑乃是凶剑?

    他甚至丝毫没有发现此剑有什么特殊之处。

    “算了。”萧逸摇了摇头,没有多想。

    夏一鸣双手递前些许,“宫主带上此剑,危急之时必有起效。”

    “一鸣凭此剑,曾屡脱凶危。”

    “剑在身,哪怕是至尊楼楼主那等层次都未曾奈何,更无法将我擒下。”

    “还有如此奇效?”萧逸脸色微微惊讶,但还是摇了摇头。

    “剑,对于一个剑修而言,几乎等同性命。”

    “你的剑,我要不得。”

    夏一鸣认真地凝视着萧逸,“在一鸣心中,没有什么比宫主的安危更重要的了。”

    “额。”萧逸愣了愣,反应过来,拍了拍夏一鸣的肩膀,笑道,“剑你留着吧。”

    “宫主…”夏一鸣脸色一急。

    萧逸摇了摇头,脸色略带认真,打断道,“其实,原本我是打算一直带着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这股危机感,并不来自于妖域,而是…东方家。”

    萧逸语气加重了些许,“只可惜,此次去妖域我是为了救人,而且很可能是带着重伤的人,故我再难分心。”

    “昨夜闭关,我想了许久,权衡利弊,还是打算让你留在东方家吧,起码明面上你是安全的。”

    “两者皆危,择其轻者。”

    “危机感?东方家?”夏一鸣眉头紧皱。

    萧逸点了点头,“直觉二字,看似玄之又玄;但实则,这是一个武者平素的敏锐察觉,或人、或物、或事,每每察觉了蛛丝马迹,却又连不起来。

    “故只能是直觉。”

    “若能连起来,那便是极有把握的预料。”

    “可惜,我始终连不起来,但我确信不会错。”

    “或人、或物、或事?”夏一鸣眉头皱得更紧,“宫主,这里可是东方家,中域巨擘之一。”

    萧逸摇了摇头,“前些天,我愈发发现,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坚不可摧的。”

    “直觉告诉我,我与你背后这些天总有一只无形的手,似在搅动一切。”

    “只是,这只手太过滴水不漏,太过让人察无可察,觉无所觉。”

    夏一鸣眼眸一眯,“若这只手胆敢伸向宫主,一鸣定将它斩于剑下。”

    “呵。”萧逸同样脸色一冷,“我不管这背后到底是什么,我现在也无暇去理会,但既然敢盯上我,那便得做好承受更严重后果的准备。”

    萧逸蓦地脸色一松,道,“本来,让你孤身在东方家,我有些许不放心。”

    “但既你这把剑有如此保命能力,我便也放心了许多。”

    夏一鸣点了点头,“宫主放心,一鸣能照顾好自己。”

    萧逸笑笑,“把剑收起来吧。”

    “你向来冲动,但记住,我不在的这些天内,收起你的这些锋芒,安然等我回来。”

    “我…”夏一鸣想说些什么。

    萧逸脸色一正,“你以往跟着夏遗风,或是来过东方家许多次了。”

    “但现今的东方家,绝对不比以往寻常。”

    “另外,我既已孤身踏入妖域,东方家这里若出变故,遭罪的该是我。”

    “你留在此的目的,便是尽可能防止这些意外的发生。”

    夏一鸣从来不是傻瓜,闻言,脸色一冷,“宫主放心。”

    说罢,退后几步,躬身行了一礼,“一鸣静待宫主安然归来。”

    “嗯。”萧逸点了点头,未再多言,身影一闪,就此离去。

    ......

    第五更。(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