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魂帝武神 > 第二千四百章:父女对谈
    夜色褪散,蒙蒙亮的初晨带着一股舒爽而沁人心脾的气息。

    哪怕这里靠近妖域,吹袭而来的风冷而带着淡淡血腥味。

    但只要是太阳能照耀的地方,和煦的阳光便有着如同炙热火焰一般的能力,一扫阴霾。

    一道身影,陡然从东方家跃出,速度快到了极点,如同一道流光,却又如一缕势如破竹的剑风,一闪而过,让人难以捕捉。

    全盛状态的萧逸,这天下,大可去得。

    一如以往,无拘无束,孜然一身,虽一人一剑,却足以惊天动地!

    院落府邸内,夏一鸣抬头凝望,远远看着这道逐渐落入妖域的身影。

    他知道,他尊敬的宫主,不…他尊敬着的这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从不会让人失望。

    他相信着,他的宫主,定会安然归来,而且会让所有人为之震惊!

    同一时间。

    东方家府邸深处,家主府邸之外。

    东方舞抬头凝视。

    她不是武者,无法如同武者一般凭借修为和元力增幅而拥有极强的目力。

    但她很清楚,刚才确实有一道让人难以察觉的可怕剑风一闪而过。

    “不愧是萧逸殿主。”东方舞笑笑。

    “如此快的速度,还能保持无声无息,无物可察。”

    “恐怕整个东方家,也就只有父亲和二叔能发现这道身影的离去了吧。”

    东方舞点了点头,笑笑,对着远方身影远远地拱了拱手,“愿萧逸殿主平安而归。”

    说罢,东方舞转过身,推门而入。

    书房内,东方家主正襟危坐。

    “萧逸小友,出发了吧。”东方家主率先出言。

    “嗯。”东方舞进入书房,来到桌案前,点了点头,“父亲明知,何必故问。”

    “只是随便问问罢了。”东方家主笑笑,“为父知道舞儿虽不是武者,但这世间没什么能瞒得过舞儿的眼睛,舞儿的本事大着呢。”

    “父亲谬赞了…”东方舞轻笑。

    东方家主却忽然打断,“本事确实大,只是,这般大的本事不是用来防着父亲,瞒着父亲,那便更好了。”

    “我…”东方舞脸上笑容顷刻凝固,双手亦是一僵,“舞儿不知道父亲在说什么。”

    东方家主脸色一青,下意识地便要拍案而起,但手掌刚抬起,却又立马止住,未有真正发作。

    若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东方芷,恐怕他已然气得这一巴掌狠狠拍下,书房桌案又得换一张。

    但如今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小女儿,自幼乖巧恬静,他也从未被气过,从未冲这位小女儿生气过半分。

    “呼。”东方家主轻呼出一口气,无奈道,“为父给了你大半晚的时间考虑,你还是不肯说吗?”

    “聪慧如你,该知道的,无论你做得再隐秘,再谨慎,且即便你是正统领,五大军团中论职位与为父齐平;但…”

    “只要是五大军团身处的地方,发生的事,便不可能瞒得过为父。”

    东方舞低下了脑袋,不语。

    “还不肯交待吗?”东方家主眉头微皱,起身越过桌案,缓缓走到东方舞面前。

    “当日妖祭日之事,芷儿胡闹也就罢了,但你不会如此。”

    “为父更加相信,芷儿绝没那个本事区区三言两语就能说服你扩大10倍猎妖范围。”

    “你为正统领,若你不允,在场谁也不敢扩大那片范围。”

    “也就是说,你本就有意扩大范围。”

    “之后,你本可身处边缘地带,不仅可更好地调度各支精锐,更能安然等候妖祭日结束。”

    “可你偏偏孤身犯险,随便寻了个无聊的借口便深入那片范围,险些让你自己身处死境。”

    东方舞脸色微变,拱了拱手,“父亲明鉴,此次确实是舞儿考虑不周,方才酿成此番祸患。”

    “若父亲要责罚,舞儿别无半句怨言。”

    东方家主摇了摇头,“不是你考虑不周,此次祸患也与扩大范围无关。”

    “否则,单单妖祭日那日回来,芷儿率先怂恿扩大猎妖范围,为父就该治她个重罪。”

    东方家主凝视着东方舞,“在你的计算中,东方家两万精锐战力坐镇,根本不可能让一众天骄妖孽有半分危险。”

    “这等战力坐镇,别说将范围扩大十倍,就是再扩大个数十倍,只要不是靠近妖域深处,便决计不会有事。”

    “而那片范围,距离妖域的真正深处,还差得远呢。”

    “所以。”东方家主认真道,“此事和舞儿你还有芷儿都无关。”

    “妖族十大皇族血脉天骄齐至,外加一位大司命,还有事先就准备好用来困住一众副统领强者的妖族大阵。”

    “如此大阵势,妖族显然是早有预谋。”

    “在早有预谋下,无论你们是否扩大猎妖范围,此次祸患都必会爆发。”

    “反倒是舞儿你的无心用意,将猎妖范围扩大十倍,反给了一众天骄妖孽足够喘息的机会。”

    “否则,区区五百万里的微小范围,数百天骄妖孽的死伤速度、被擒速度,只会更快,快得让所有人都无法反应过来。”

    东方舞微微轻笑,“这样说来,父亲还得给姐姐记一大功,毕竟这是姐姐提出的…”

    “按理说,该。”东方家主认真道,“可这毕竟只是她无心插柳,且,她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她不该设计困住萧逸小友。”

    “你们所有人都以为萧逸小友以往的战绩充满了水分,没有想象中的强。”

    “可事实便是,他才是当时真正战力滔天者,即便是当时的各位统领级别强者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为父甚至相信,以他的手段还有传闻中的凶性,若他没有被困住,十大妖族天骄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妖域深处。”

    “妖族此番预谋而来,将必是铩羽而归,乃至全军覆没。”

    “当然。”东方家主负起手,“单论困住萧逸小友一事本身,这本身又算不得什么大事。”

    “妖祭日三个字,对萧逸小友而言并无太大意义,没太大历练效果,也不差那些许奖励。”

    “故这本身只是小小罪过。”

    “芷儿,我便算她功过相抵了。”

    单论困住萧逸本身,这不过是困住一个天骄妖孽,且让这个妖孽无法参加一场对这个妖孽而言可有可无的妖祭日罢了,确实算不得什么。

    真正算得上严重后果的,只是因此而衍生的爆发妖族危机后的无法应对。

    若不往死了说,而是事情区别分明的话,东方芷确实只是一次违反妖祭日规矩,困下一位天骄的普通之罪。

    “好了。”东方家主脸色一正,“舞儿你现今还是不愿给为父一个答案吗?”

    “你故意答应芷儿扩大妖域范围,到底是为什么?”

    东方舞不语。

    东方家主也不语,只凝视着。

    半晌,东方舞微微张开了嘴巴,“舞儿想去看清楚些事情。”

    “有些事,原本看不清,也不确定。”

    “现在呢?”东方家主微微皱眉。

    东方舞抿了抿嘴唇,“看清了,却也更加不确定了。”

    ......

    第六更。(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