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魂帝武神 > 第194章 地元金丹
    妖兽森林。

    十界灭生阵内。

    萧逸与黑袍老者对峙着。

    黑袍老者,盘膝闭目,操控着大阵。

    萧逸,不断从乾坤袋中掏出丹药,如糖豆般大把大把扔入口中。

    半天时间过去,他乾坤袋里的丹药,已经快要见底了。

    他的丹药很多,回天丹、生灵丹、巨力丹等等,应有尽有。

    这些丹药,用于疗伤、逃命,或者增幅实力。

    但,用于恢复真气的丹药,却并不多。

    毕竟,他的气泉足够大,以前根本不担心会有真气耗尽的情况。

    故这些恢复真气的丹药并没有炼制太多。

    萧逸的手,忽然顿了顿。

    前面,黑袍老者忽然睁开了幽森的眼睛。

    “桀桀,你的丹药,用光了。”黑袍老者冷笑着。

    “那又如何?”萧逸反问一声。

    “真气耗尽,丹药用光,我看你还如何抵抗十界灭生火。”黑袍老者,看向萧逸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同一时间,萧逸身上的紫炎,越来越淡。

    他体内的真气,确实快要耗尽了。

    之前为了挡火岩巨兽和阴风蝠妖的攻击,帮助林劲等人离开。

    体内真气早已几乎耗尽。

    这半天时间,完全是靠丹药在支撑着。

    但,这并不代表他束手无策了。

    一把散发着妖异血色的剑,猛然从乾坤袋中拿出。

    正是血戮剑。

    血戮剑一出,剑内灵气,让原本变淡的紫炎,瞬间恢复了旺盛。

    “上品灵器?”黑袍老者一惊。

    “难怪你如此自信。”

    “自信不敢说。”萧逸冷笑道,“起码,支撑个十天半月还是可以的。”

    上品灵器内的力量,极为庞大。

    连破玄境武者持之,都可越数重实力战斗。

    萧逸只用于支撑释放紫炎,足够撑许久的了。

    “十天半月。”黑袍老者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苍老而如干枯树枝般的手指,从宽大黑袍中伸了出来。

    脸上,止不住的杀意。

    十天半月,太久了,可能会产生诸多变数。

    他不可能再等下去,他也怕有意外。

    萧逸见状,顿时一惊。

    但还是立刻稳住了脸上的情绪,冷声道,“怎么,你想杀我?”

    “或许,你可以试试放弃操控十界灭生阵。”

    地元境武者,可不是开玩笑的。

    若这黑袍老者真的不顾一切,宁愿放弃操控十界灭生阵,也要杀他。

    那他萧逸,危矣。

    “小子,你在激我,你很聪明。”黑袍老者桀桀地阴笑着。

    “你料准了我不会放弃大阵。”

    “起码你这只蝼蚁,不值得我这样做。”

    萧逸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只不过,这抹笑容,下一刻,瞬间定格。

    因为,黑袍老者竟张开了嘴巴。

    嘴巴中,一道金光激射而出。

    一颗浑圆、完美的小珠子,飞跃而出。

    最终停在了大阵的中央,支撑着大阵的运行。

    “地元金丹。”萧逸脸色大变。

    地元金丹,乃是地元境武者的标志,也是一身滔天实力的来源。

    “桀桀。”黑袍老者冷笑道,“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办法对付你?”

    “地元境的手段,不是你这种蝼蚁能想象的。”

    “我的金丹,足以继续操控大阵。”

    “你的命,我便收下了。”

    黑袍老者,终于站了起来。

    他竟是靠体内金丹,操控大阵。

    自己则可分出身来对付萧逸。

    “没了金丹,你算什么地元境?”萧逸脸色难看地说着。

    “没了金丹,你发挥不出地元境实力,顶多是个破玄九重罢了。”

    “你怕了。”黑袍老者闻言,看着萧逸那难看的脸色,得意地笑了起来。

    “如此气急败坏的表情,可不像刚才自信的你。”

    “你不是一直都很得意吗?”

    话音刚落,黑袍老者,瞬间出手。

    那恐怖的干枯手掌,蕴含着莫名的庞大力量。

    直朝脸色难看,面露恐慌之色的萧逸捉去。

    在他看来,就算只有破玄九重的实力。

    但要杀一个洞玄境的小子,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该死。”萧逸脸上,涌出一丝恐慌。

    萧逸大喝一声,手中血戮剑一剑刺出。

    “崩山斩。”

    “地阶高级武技?”黑袍老者瞳孔一缩。

    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哼,区区一个洞玄境,有地阶高级武技又如何。”

    “滚。”黑袍老者大手一挥。

    萧逸连人带剑,直接被拍飞。

    “噗。”萧逸猛地吐出一口腥血,脸色煞白。

    黑袍老者,乃是地元境武者。

    就算没了地元金丹,只能发挥出破玄九重的实力。

    也远非现在的萧逸能抵挡。

    单单这一手,已经让得萧逸重伤。

    “不错不错。”黑袍老者戏谑地笑着,慢慢地走向萧逸。

    “地阶高级武技,外加上品灵器,刚才那一剑,足可媲美破玄五重武者的攻击。”

    黑袍老者不屑地说着,步伐很慢。

    他要杀面前的小子,轻而易举。

    但他更享受看着面前蝼蚁在恐慌中,绝望死去的表情。

    “覆海斩。”萧逸忍着伤势,血戮剑一震。

    如潮剑音涌出。

    黑袍老者大手一挥,剑音瞬间消散。

    “有些意思,地阶巅峰武技。”

    “这一招,足以媲美破玄七重武者的全力一击了。”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黑袍老者缓慢踱着步,慢慢靠近萧逸。

    “想打赢我,除非你能施展天阶武技。”

    “当然,那不可能。”

    “先不说你有没有,就算有,那也是破玄境都无法施展出来的东西,更别说你一个洞玄境。”

    话音恰恰落下,黑袍老者恰恰来到萧逸面前。

    居高临下地,戏谑地,看着萧逸。

    恐怖的干枯手掌,慢慢地拍下。

    他仿佛已经能看到面前小子被他拍成肉泥的画面。

    “小子,死吧。下辈子,记住不要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这就是挑衅地元境武者的无知下场。”

    黑袍老者狞笑着,一掌打出。

    但,下一个瞬间,他却猛然看到。

    面前小子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表情。

    再下一个瞬间,他听到了一声嗜血的呐喊。

    “崩界拳。”

    萧逸一拳打出,体内一滴修罗之力悉数调动。

    拳头上,一股澎湃得让人惊骇的力量,陡然间形成。

    “不好。”黑袍老者瞬间脸色大变。

    他明显能从这一拳中,感受到死亡的味道。

    他本能地想逃。

    却,已经来不及了。

    萧逸的拳头,已经轰出。

    “轰”的一声巨响。

    整个世界,仿佛变得空白一片。

    一切一切,都在这一拳下,变得暗淡无光。

    萧逸甚至在这一拳的光芒下,睁不开眼睛。

    他不知到黑袍老者的下场如何。

    他只知,自己浑身疼痛。

    那一瞬间,自己的身体,仿佛要撕裂了一般。

    那是一种仿佛全身每一寸,都在强行裂开一样。

    崩界拳,是他现在无法完全掌控的一招。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所受的反噬,足以让他痛不欲生。

    数秒过后,崩界拳消失。

    光芒散去。

    入目所视,一片疮痍。

    十界灭生阵,四面屏障,震动不停。

    地面,仿佛被生生刮去了一层。

    黑袍老者,躺在几乎被粉碎的地面上,气若游丝。

    “噗…噗…”萧逸猛地吐出几口腥血。

    他的状况,其实很不妙。

    崩界拳的反噬,远超他的想象。

    他连站都站不稳,只能踉踉跄跄地,用血戮剑撑着,走向黑袍老者。

    “还没死。”萧逸脸色一冷。

    黑袍老者没死,但离死也不远了。

    “小…小子,原来,你一直在装蒜。”黑袍老者脸上写满了不甘。

    “你…你一直在等我吐出地元金丹。”

    “你在引诱我杀你。”

    “咳咳。”黑袍老者也在大口吐着鲜血。

    只不过,他连举手擦拭的力量都没有。

    “对付你这种老怪物,不多费些心机,如何能杀。”

    萧逸冷笑一声,而后不再多言。

    血戮剑狠狠刺下,结果了黑袍老者的性命。

    待得感受到黑袍老者再无生机,已是一具尸体时。

    萧逸才松了口气,而后眼前一黑。

    嘭的一声,倒在了地面。

    崩界拳的反噬,太过严重。

    体内的经脉、肌肉,几乎在崩界拳的反震下,悉数粉碎。

    这次的伤势,绝对是他出道以来,最重的一次。

    他现在的状态,甚至比一个婴儿还弱。

    只是靠着惊人意志力,撑到看着黑袍老者死去,才晕厥过去罢了。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黑袍老者,乃是黑魔殿长老,心狠手辣,性情冷血。

    萧逸很清楚,若一直耗下去,只会对自己不利。

    待得血戮剑内的力量耗光,那时就是自己的死期。

    所以,他只能引诱黑袍老者出手。

    裂天剑派,也出过地元境的先辈。

    剑派内有关于地元境修炼的书籍,他自然也知道地元境的特点。

    更加知道地元金丹的存在。

    他就是要刺激黑袍老者吐出地元金丹。

    毫无疑问,他成功了。

    他那洞玄境的修为,让得黑袍老者大意无比。

    他不知道崩界拳能否击杀地元境。

    但他却知,自己破玄一重的肉体力量,结合崩界拳,必能杀破玄九重武者。

    他也成功了。

    每一步,都在他的计算当中。

    若非他一直冷静对待,步步计算。

    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这个世界,残酷危险的一面,在刚才展露得淋漓尽致。

    也是因此,自离开萧家以来,萧逸一直处处小心,无比谨慎。

    他不敢大意,萧家,还等着他回去。

    ......

    ......

    第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