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魂帝武神 > 第1879章 魂丹
    与其说,是萧逸杀了金魂殿主。

    倒不如说,是金魂殿主,死在自己一身魂力之下。

    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萧逸想起来,似是跟之前他在古帝之墓时,受那最后一击的魂力风暴差不多。

    虽然不知为何打来的魂力尽皆忽然消散。

    但现今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萧逸看了眼远处,金魂殿主,已然身死。

    面容之上,带着不可置信,以及死不瞑目。

    萧逸暂未理会,目光,看向周遭的一个个副殿主、总执事。

    “到你们了。”萧逸狞笑一声。

    “你…”周遭众人,脸色大变。

    在他们眼中,金魂殿主,死得无比诡异。

    “你你你…你也是魂师…”

    刚才那般光景,看着,似极了萧寻用魂师手段,将金魂殿主反杀。

    “呵。”萧逸,只吐出了一声狞笑。

    身影,动了。

    “你你你,你别乱来。”一个副殿主,身躯一震颤抖。

    “这里是黑魔殿主殿之外,你胆敢公然行凶?”

    “不不不…不错。”另一个总执事,颤巍巍地伸了伸手。

    “你可知,若杀光我们,是何后果?”

    “萧寻,我劝你自己束手就擒,否则…”

    “你敢杀我们的话…”另一副殿主,显然惊慌中带了些语无伦次。

    “有何不敢。”萧逸的狞笑,就此爆发。

    嗖…

    身影一闪,一个武者,化作干尸。

    嗖…

    身影再次一闪,一个总执事,化作一滩黑水。

    “别说杀光你们。”萧逸手中剧毒滔天。

    “若黑魔殿,当真如此不堪,如此乌烟瘴气,我不介意杀个干净。”

    话音落下。

    等候周遭一众武者的,只是单纯的屠杀。

    萧逸,未手软分毫。

    既要杀他,那便做好被他反杀的准备。

    无论这是什么人。

    仅数分钟,这番屠杀,就此落幕。

    堂堂黑魔殿主殿之外,已是尸骸遍野。

    一具具干尸,一具具腐烂的尸体,一具具面容可怖的尸体,遍布四周。

    萧逸大手一挥,收了周遭乾坤戒。

    下一秒,未再有半分停顿,御空飞离。

    远处,还有本土武者在围观。

    他们,并不是围攻之人,仅是这片地域的武者,或猎妖师,或家族武者。

    他们,甚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仿佛看了一场屠魔杀戮的血腥盛宴。

    他们,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今日,那道宽大黑袍身影,干净利落地将一众黑魔殿、天机殿、魂殿的一位位主殿主、副殿主、总执事,杀了个干净。

    ……

    萧逸已御空飞离。

    寻了个偏僻之地,萧逸再次开始了盘膝疗伤。

    被金魂殿主那般魂力压迫,他的武魂倒是没事,可他的身体,直接被束成了重伤。

    萧逸摇了摇头,暗暗无奈。

    他不过是想去参加一番叶流那小子的婚礼,顺带去十八府地域历练一番。

    可这前行之路,怎地忽然便成了杀戮之路了?

    变得如此难行,如此麻烦。

    “唉。”萧逸叹了口气。

    这一次,整整数天后,他方才稳下伤势。

    金魂缚魔环,乃是魂殿有名的魂技,威力惊人。

    他的肉体,在那般束缚下,险些再度崩溃。

    “呼。”萧逸深呼出一口气,拿出了金魂殿主的乾坤戒。

    这一次,他还是先看看里头有什么收获吧。

    若是能有几门魂技之类的东西,或者,他能再增幅一番实力。

    萧逸感知掠过。

    待他收回感知后,眼眸,蓦地凝了凝,似是在思索些什么。

    “魂丹?”半晌,萧逸才吐出两个字。

    手中,光芒闪烁,一瓶瓶丹药,凭空而现。

    “整整十瓶,啧啧。”萧逸笑了笑。

    “有了这些魂丹,也该试试那东西了…”

    萧逸的笑声,有些意味深长。

    嗖…

    身影一闪,再度御空飞行。

    顶多还有7天时间左右,他就到达十八府地域范围了。

    希望,这一行,别再那么多麻烦了吧。

    萧逸心头想着。

    然而,事实,总是出乎他的意料。

    仅仅是数天后,萧逸身后,便有一道流光疾速追来。

    那是一道黑色流光。

    流光之快,远超萧逸想象。

    一缕缕锋锐气息,远远袭来。

    “剑修?”萧逸微微皱眉。

    “好强的剑势。”

    远方,追来的那道流光还未至,萧逸前方,已是一柄柄黑色巨剑拦路。

    萧逸的身影,瞬间被拦下。

    前方,一道身影,御剑而立。

    那只是个中年人。

    但,萧逸一瞬间便能确定,此人,比金鹏殿主和金魂殿主等人,强了数筹都不止。

    “黑袍萧寻,是吗?”中年人的语气,无喜无悲。

    “是我。”萧逸有些无奈。

    “是你自己了结,还是我送你一程?”中年人的话,言简意赅。

    “呼。”萧逸深呼出一口气,“还没完没了了。”

    “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惊蛰剑,惊蛰殿主吧。”

    黑魔殿之内,有一位惊蛰殿主,名声斐然。

    此人,是东部范围那边的主殿主。

    修为,达绝世9998道。

    论剑道实力,此人在东部范围,仅次于傲东楼之下。

    这等实力接近绝世巅峰的剑修,萧逸自然知晓,也比较清楚,更一眼认了出来。

    “既知我身份。”惊蛰殿主的声音,化作了冰冷,“那也该知晓,这一次,你逃不掉。”

    “绝对的实力下,任你手段莫测,你也逃不掉。”

    萧逸摇了摇头,“以往我以为,向你惊蛰剑这等人物,应当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之人。”

    “现今看来,是我想错了。”

    “青红皂白?”惊蛰剑,摇了摇头。

    “我只知,你残杀了我黑魔殿大量武者,其中不乏副殿主、总执事。”

    “另外两个联盟殿,也有大量武者死于你手中。”

    “这是事实。”

    “然后呢?”萧逸不急不躁地问道。

    惊蛰剑冷声道,“百年前,我欠金魂殿主一条命。”

    “你自己动手吧,痛快些。”

    “我不想污了自己的剑。”

    “呵。”萧逸摇头一笑。

    “污?我也有些庆幸,我萧逸今日剑道无法用,否则,必会脏了我的紫电。”

    “萧逸?”惊蛰剑蓦地一愣。

    萧逸摇了摇头,“为什么非要自己找死呢。”

    “老实说,我很讨厌总是在赶路的过程中被人拦下,那会很烦。”

    话音落下。

    萧逸手中一粒粒魂丹凭空而现,随后大口吞下。

    “冰暴噬魂。”

    天地间,只余这四个冰冷大字。

    ......

    第十更。(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