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二十六章、逃脱
    被困在这种监牢里,八木雪斋不觉的自己有什么问题。

    嗯?为什么他会这么想?

    废话,连吉尔伽美什那锁住天之公牛的锁链,他都能强行挣脱,更别说这种普通的东西了。

    只要到时候他一发狠,忍着四肢传来的撕裂感,强行在伤口处喷出魔力,把桩钉从自己的身体里逼出去就行了。

    他需要冷静的思考逃走的时机。

    这种时候,不能盲目的暴露底牌啊!比如现在,人家就在自己面前呢,有必要非得给人家展示一下自己能逃走吗?

    八木雪斋暗中思考着,暗中用心灵对话去联络藤丸立香。

    果然,能连上。

    这说明,第一,她的生命没有危险。

    第二,她的意识很清楚。

    第三,魔术层面的束缚并不存在。

    第四,自己和她现在也依旧是从者和御主的关系。

    【你没事吧?】

    八木在心里问她。

    【我没事哦。那个黑发的小姐,看上去是个好人呢,虽然满嘴恶啊恶啊的,但是其实是个好人哟。还把我放在贵宾VIP室里呢!】

    【哦哦,这样啊。】

    是个好人?

    也就是说,抛开对自己的杀意不谈,她确实是个还不错的女性。而且正中八木的好球区。

    啊,你问八木的好球区是什么?

    女性。

    长的漂亮。

    身材好——其实身材不好也能接受。重点是长的漂亮。

    果然不管怎么看都是个人渣啊这家伙。

    当然,第一条还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

    得是人类。

    跟从者谈恋爱就好像在网吧里玩3D定制女仆一样。不管你消耗多少时间和精力在这上面,等你一关机,回到家,人家还是会还原初始配置,留下的只有寂寞罢了。

    【八木前辈呢?】

    【我……在旁边的总统小套间里。】

    【哇,不愧是八木前辈!】

    【总之,先不要轻举妄动哟,咱们先收集情报。】

    【好的前辈!没问题前辈!】

    “喂!我说你,有认真听我说话吗!”

    忽然,八木雪斋被一声尖锐的女性声音给叫了回去。

    “额……有,有啊!”

    “那你重复一下!”

    “小姐……我觉着,我们之间肯定有某种误会。你这样美丽的女士,不应该……”

    “我让你重复我的话。”

    女士根本不买账,咄咄逼人的又进了一步,八木雪斋额头留下心虚的汗水。

    “我……其实……稍微走了个神。”

    “哼!我就知道!!你这家伙!”

    黑发女人气的拔出武士刀,正要砍他,但是想了想,又收了起来。大概是觉着对这样的被束缚者出手有失尊严吧。

    “你在想什么?”

    “御主的事情。我问你,我的御主藤丸立香也被你带来了吧?她怎么样?”

    “她活得好好的。你就知道这个就行了。不过这也没意义。因为……”

    黑发女性说着轻蔑的笑了一下,眼神里透出一种鄙夷的高傲。

    “哀叹吧。还有10天,我们就能到达最后的祭台,届时,献祭了那位御主,我们就能完成夙愿。……你那是什么眼神?”

    注意到八木雪斋的表情变化,黑发少女凛然的问道。

    “啊……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听到了标准展开之后的感觉吧?就是,有一种,光听开头就能猜到结局的,特别公式化的那种东西。”

    “哼,你再怎么轻松也只有现在了。原宇宙大帝the后宫王爵暗黑八木卿。”

    “就当我求你了,别再叫这个名字了好吗?”

    “?额,好吧。The暗黑王……”

    “叫我八木雪斋。”

    “……知道了。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总之,你不要想着逃走,这外面可是有长达三千米的激光阵的。还有上百层陷阱。”

    “哦,我肯定不跑的。”

    黑发少女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她原本是有很多事情想要问问他的,但是,最后却没有问出来。

    毕竟,他的态度确实有点惹人生气嘛。

    毕竟八木雪斋的一大特点就是会百分百惹得那些过于认真的人满肚子火。

    八木雪斋注意到,她离开的时候,走路姿势还有点不对劲,估计是之前战斗留下的影响吧。

    送她离开,八木雪斋松了口气,全力逼出自己手腕里的桩钉。

    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与此同时,迦勒底。

    “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前辈居然在我面前被带走了……”

    玛修双手抱着头,蜷缩着身体躲在藤丸立香房间的角落里。

    达芬奇和医生看着她,却无能为力。失去御主对她来说打击太大了。

    “我说,达芬奇亲,就无法确定他们的位置吗?”

    罗玛尼问道。

    达芬奇摇摇头:“追踪不到,如果有任何蛛丝马迹我早就追踪了。”

    迦勒底的智囊,天才,接近于全知全能的达芬奇都表示束手无策,这次是真多没有办法了。

    示巴装置上根本没有任何异样反应。简直,就好像他们根本不是呆在这个世界里一样。

    “我们唯一的关键词就只有从者宇宙,可是到底要怎么去那个叫做从者宇宙的特异点呢?就没有跟从者宇宙相关的线索吗!”

    达芬奇双手抱胸,如是抱怨着。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激烈的交锋声,伴随着saber!的吼声,金属交锋的声音清晰的响了起来。

    “你这不孝子!今天是时候教训你一下了!”

    “哇!又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父王!挑衅我是绝对不会当没看见的!”

    毫无疑问,这个闹腾的声音只属于一个从者……

    “啊……”

    达芬奇这才想起了这个X小姐。

    因为她实在是过于无厘头,以至于她在脑海里直接选择性遗忘了这个人。

    她的性格太麻烦了!

    说到从者宇宙……她不就是从宇宙里降落的从者吗?!

    “快!罗玛尼我有想法了!玛修去把那个谁压制住,就是那个运动服的亚瑟王!快点!”

    玛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召唤出从者武装,抄起盾牌向着对方扑了过去,她现在六神无主,人家说什么她就默默应了,根本不考虑为什么。失去了主心骨。

    “哇!盾子你干什么!可恶!你也是叛徒吗!无间道?!别拿我的zh……哇哇!”

    “捕获完成!达芬奇,接下来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