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间谍的战争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拒绝温暖
    这一次,杨逸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连续紧张工作了好几天,终于得到了放松的杨逸睡醒之后感觉自己精力满满,而且几天以来都极为恶劣的心情也变得好了不少。

    但是等杨逸来到套房的时候,却发现唐果在轻轻的啜泣,而凯特和萧苒也都是眼中含泪,就只差哭出来了。

    杨逸愣了一下,好奇的道:“怎么了这是?”

    唐果转身看着杨逸,先抽泣了两声后,带着浓重的鼻音道:“太感人了……”

    凯特吸了口气,用有些变音儿的声音道:“一个被困在了船上的女孩儿,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发出了一条短信,她……你应该看看的。”

    杨逸愣了一下,然后他摇头道:“不,我不看。”

    凯特拿起了手机,道:“我给你念一下吧。”

    杨逸急声道:“不,不,不要念,也不要说,不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们知道就好了,没必要让我也知道。”

    萧苒皱眉道:“为什么啊?”

    杨逸沉默了片刻,然后他沉声道:“这个世界很坏,你总能看到各种令人愤怒的事情,这让你渐渐变得冷酷和麻木,但这个世界有时候又很好,你也总能看到一些美好的事情令你感动,让你感受到一丝温暖。”

    无奈的笑了笑,杨逸摇着头道:“我在适应这个世界的黑暗面,我也在努力让自己变的冷酷,如果我看到什么令人温暖的事情,我会变得心软,而心软的话可能会让我产生怜悯之心,我觉得这样很危险。”

    一脸的无奈,杨逸指了指自己,道:“你们知道我的记性很好,我记得太多美好的事情可能会影响我对这个世界的判断,所以这种令人感动的事情我就不看了,而我劝你们也最好别看,因为我们处在不同的世界。”

    唐果愣了片刻,道:“那样不就成了铁石心肠了吗?”

    杨逸沉声道:“铁石心肠吗?没错,这是我的目标,因为在地下世界铁石心肠不会害你送命,但一颗温柔又善良的心却铁定会没命的。”

    “说的没错。”

    布莱恩走了进来,他还在鼓掌。

    冲着杨逸鼓掌后,布莱恩淡淡的道:“就我们所做的事情来说,同情心是奢侈品,只会让你痛苦。”

    说完后,布莱恩沉声道:“收起自己的同情心,开始做我们擅长的事情吧,女士们,如果你们同情那个小女孩儿,那就想想怎么干掉害死她的人,而不是为那个小女孩儿感到悲伤。”

    安东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然后他靠着门框站在了哪里,既不坐,也不往人群里凑。

    杨逸大声道:“我们人到齐了,那就说说接下来干什么吧,首先,还是盯住卜存宰,想尽一切办法,搞清楚他和梅哲仁的关系,如果能得到什么具体的情报那就最好了。”

    布莱恩看着杨逸道:“你想搞掉他们吗?这样可不太好,这么做很可能会害我们暴露的,还有,你来这里的目的是灰衣人,不是为了调查一个国家的总统,更不是为了替你根本不认识的人报仇。”

    杨逸摇了下头,道:“我只想要情报,但我们不会亲自出手,从朴智一的口供来看,安德森研究会以及背后的CA信息资源公司对梅哲仁的上台有非常大的作用,但我们现在已经无法再调查安德森研究会,从卜存宰身上或许能找到突破口。”

    布莱恩笑了笑,道:“你还是想当超级英雄啊。”

    “是侠客,而且为什么不呢?毕竟卜存宰和安德森研究会确实是有关系的,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知道CA信息资源公司。”

    布莱恩叹了口气,道:“那我们就只能对卜存宰下手了。”

    杨逸点了下头,道:“那就对卜存宰下手,可是怎么做呢?”

    布莱恩思索了片刻,道:“窃听,监控,现在也只能做这些了,我们能掌握他的大致行踪,有这些也就够了,接下来就是更加深入的挖掘他的秘密。”

    杨逸道:“先搞清楚他住在哪里,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进他的家里去安置窃听器,如果可以的话,能放几个针孔摄像头就更好了。”

    布莱恩笑道:“看情况吧,现在还不知道卜存宰的家保护的有多严密,而且我们甚至还不知道他住哪里,现在就制定计划早了点。”

    看了看手表,杨逸道:“现在行动吧,两人一组,谁遇到了机会就呼叫援助,宁可进展慢一些,也绝不要被发现。”

    布莱恩摆手道:“你们先去,我和保罗这几天在卜存宰附近时间太长。”

    杨逸还没说话,安东突然道:“克里斯,跟我一起。”

    克里斯愣了一下,道:“哦,好的,我能做什么?”

    安东耸了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但老板既然说了两人一组,那就带上你好了。”

    克里斯很是诧异的道:“你把我当累赘?”

    安东看了看克里斯,笑道:“对于别人来说你或许不是,但对我来说……哈哈,开玩笑的,走吧。”

    克里斯恨恨的看了安东一眼,然后他嘟囔道:“你才不是开玩笑,不过你会知道我才不是什么累赘。”

    看着安东和克里斯出了门,布莱恩突然道:“你们带回来的录音我听了,安东这家伙的审讯技巧很不错。”

    杨逸好奇的道:“哦,你听了,有什么发现吗?”

    布莱恩看了看杨逸,道:“难道你没听?”

    杨逸摇了摇头,道:“没听,我知道结果就够了,干嘛亲自去听审讯的过程呢。”

    布莱恩很是诧异的道:“你不会是不敢听吧?”

    杨逸撇了下嘴,然后他说了实话。

    “不是不敢,就是不想,据说会让人做噩梦的。”

    “你刚才还说自己要变得冷血,可现在你就说自己不想听审讯的录音?”

    杨逸一脸无奈的道:“可我也不想成了一个变态啊,原来我杀个人能害怕好几天,现在呢,现在我根本就没什么感觉的,其实没什么感觉也还好,我担心自己杀人时会感到兴奋,更怕会对折磨人产生浓厚的兴趣,我真的不想成为一个冷血的变态,反正你们都会听录音,那我还是偷些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