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间谍的战争 > 第一千一十四章 绞杀
    进门的是亚伦,而他身边的两个人正是两位格斗教官。

    “看来我及时赶到。”

    进门之后,那位看起来很和蔼的老者笑着说了一声,然后他走到了格斗场中间,对着杨逸伸出了手。

    杨逸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但他赶紧伸手和老者握了一下。

    “你好,我是亚伦,你们的副局长。”

    和杨逸微笑着自我介绍了一下后,亚伦对着弗格森也伸出了手,笑道:“好久不见,弗格森。”

    亚伦当仁不让的承担起了裁判的角色,在和杨逸还有弗格森都握过手之后,他转身背对着两人,微笑着大声道:“大家好,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但我还是来了,作为行动处的负责人,我一向是提倡在我们局里进行良性竞争的,所以在知道有两位超高水准的部下要在这里举行一次公平的较量后,我就不得不来看看了。”

    说完后,亚伦又转回了身,然后他大声道:“两位,我不得不提一个要求了,全力发挥,但是尽量不要受伤。”

    亚伦这就算是说完了,他快步退到了场边,然后他摆了下手,大声道:“开始吧。”

    还要弄伤弗格森吗?

    杨逸显得有些犹豫,于是在亚伦下令可以开始后,他没有上前,却是主动退了一步。

    杨逸的压力有些大,这是他表现出来的,而压力的来源是因为亚伦的突然到来。

    但杨逸知道弗格森的压力更大,这一点不必表现出来。

    弗格森必须抢攻了,因为他最顶头的上司在亲自观战。

    正常情况下,弗格森不必急着抢攻,但是现在,不管他有没有必要,是不是真的想这么干,他都得主动进攻了,尤其是在杨逸主动退让做出了一副防守的姿态后。

    弗格森没有犹豫,他朝着杨逸就冲了过去。

    速度很快,爆发力更强。

    弗格森一拳朝着杨逸的脖子打了过去,然后跟着横扫了一脚。

    杨逸闪了一下,往后跳了一步,紧跟着又退了三步。

    高手,真的是高手。

    杨逸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跟人动手的时候,杨逸不怕对手一味的快,一味的狠,这样的对手不必过于担心,只要找到机会一击就能击倒对手,但是遇到又快又狠,却仍然保留了几分余力随时准备变招的对手,那就必须要小心了。

    只要一击没能得手,很有可能就被对手给反制了。

    杨逸现在已经可以断定他和弗格森的较量必然是一招定胜负,别说大战三百回合,就算是三五招也不可能。

    一招制敌,一击必杀,杨逸能做到这一点,而他的对手显然也能做到。

    弗格森是个难缠的对手,而且弗格森是个聪明的对手。

    杨逸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有亚伦在,弗格森不得不抢攻,但是他在抢攻过一次后,却是不急不忙了,因为他已经表达了自己的姿态,既然杨逸不敢接招,那么他就可以慢慢的寻找机会了。

    竟然是一个心理素质极为稳定的对手,好吧,只要能成为真正的高手,心理素质不过关是不行的。

    那么,就是退吧。

    杨逸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弗格森真的是一个不仅厉害而且很难缠的对手。

    如果有刀的话,杨逸的信心还能更大一点,但只能是徒手,那么他就必须保证对弗格森一击得手,否则就是给弗格森留下了机会。

    杨逸连续的后退,他在人群围着的场地中间不紧不慢的小步后退,而弗格森始终和他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不紧不慢的往前进。

    看起来真的是无聊又无趣的一场高手对决。

    一个退一个进,两人谁也不肯拉近距离。

    杨逸在培养一击必胜的结果,真正的格斗已经开始了,从心理上开始。

    如果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双方都没机会这样寻找机会,但这是一场比赛,那可就不一样了。

    杨逸知道他赢定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能拖,弗格森不能。

    弗格森确实是已经做出了抢攻的姿态,他进攻了一次,这给他争取到了一些时间,但是不要忘了亚伦就在这儿。

    弗格森可以这么跟杨逸耗一分钟,耗两分钟,甚至耗上五分钟也可以。

    但是他能耗上十分钟吗?

    弗格森注定要再次主动进攻,那么他只有一个选择,就是他在连续的前进逼着杨逸不得不连续的后退中培养出气势来,那种必胜的气势,乘杨逸一个不注意,暴起发难,瞬间解决。

    杨逸在耗时间,耗到弗格森心浮气躁之后找到机会,而弗格森在利用杨逸耗时间的打算,他要寻找一个战机,突然发难解决杨逸。

    这就是杨逸和弗格森的打算,但问题是杨逸看穿了弗格森的打算,所以弗格森的如意算盘不可能实现。

    已经转了十几圈了,观众里已经开始发出窃窃私语的声音。

    观众们都不耐烦了,弗格森绝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但是,他应该快到极限了,因为亚伦站在了哪儿已经巴巴的看了三分钟的转圈儿表演。

    格斗场里铺着垫子呢,很平整。

    杨逸一直在后退,他看不到后面,而弗格森一直看着前方,从视野和动作上来说,弗格森有优势。

    但是,杨逸知道再后退七步,往左偏上一米,哪里两个垫子的一个角有微小的高度差异。

    一个新垫子,一个旧垫子之间的高度差异,翘起了大约有不到两厘米的高度,而且垫子很软。

    杨逸微微偏了一点方向,每一步都偏上一点。

    杨逸是看不到后面的,所以最后他的脚拖着地面往后退时,终于磕到了那个翘起的角上。

    杨逸的身子微微一晃,弗格森突然一声暴吼。

    三米的距离转瞬即至,弗格森会先压住杨逸的右臂,踢在杨逸的腿上,然后一个肘击就能打在杨逸的脖子上,要了他的命。

    但如果是杨逸故意创造了这么一个破绽,这么一个给弗格森攻击的机会呢?如果他失去平衡的样子是为了发出致命一击呢?

    结果就是弗格森的攻击落空了,杨逸在绝不可能的前提下闪了过去,他在不可能的角度从弗格森张开的手臂下穿了过去,因为他的失衡只是个假动作,如果弗格森没上当,那他就死定了。

    但弗格森怎么可能不上当呢。

    所以杨逸来到了弗格森背后,一脚蹬到了弗格森的腿弯上,然后双臂伸出。

    绞杀。

    弗格森的脖子被杨逸勒着倒在了地上,然后弗格森在短短数秒后翻开了白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