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间谍的战争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尘埃落定
    应当有后续的,应该有人营救埃尔文的。

    杨逸对此极有信心。

    埃尔文不能被灰衣人活捉,他可以死,可以为了看起来真实一些而主动来送死,但他不能被活捉。

    人,终究是人,埃尔文终究是个血肉之躯而不是机器人,不管他的意志有多么坚强,一旦落入灰衣人手中,从而落到被轮番审讯的下场,那么他极有可能吧知道的一切都吐露出来。

    为了不让埃尔文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他要么不被人抓走,要么在抓走之后被自己人杀死。

    如果无法被营救的话,被自己人杀死是最好的下场。

    基顿转身,他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埃尔文,右手拔出了手枪,警惕的看着咖啡厅里的每一个人。

    邦妮上前,她抓住了杨逸的轮椅,迅速拉着杨逸向后退去。

    邦妮是担心被误伤。

    就在基顿对着空气宣布得手了的那一刻,咖啡馆里立刻被电磁干扰,全频段阻塞式干扰,没有任何电子设备的任何信号能够发送出去。

    就在这时,两个喝咖啡的客人看到基顿拔枪的动作后,先是下意识的离开了座位,然后开始向门口跑去,但他们的动作只是做了个假象之后,其中一个猝然转身,并在转身的那一刻就开了枪。

    基顿开火,他的胸口中了一枪,然后他在倒下之前,击毙了那个开枪打中他的人。

    基顿晃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扶住了埃尔文做为支撑,好让自己不会倒下。

    至于另一个人,基顿已经不需要去处理了。

    同样是一个顾客,一个中年妇女,她拔出了一把手枪,已经打死了另一个。

    激战在开始的哪一刻就进入了白热化。

    咖啡厅里瞬间大乱,基顿中弹了,他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于是他干脆向后仰天倒了下去,仍旧希望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埃尔文。

    门有两个,顾客有几十位,已经有两个清洁工的人倒在了枪口下,而灰衣人这边只有基顿一个明显的目标中了枪。

    那个中年妇女一脸警惕的靠近了基顿和埃尔文,她刚刚走到基顿的身边,一个看似慌乱的顾客突然掏枪,并且毫不犹豫的朝着埃尔文的脑袋就开了枪。

    放弃营救,清洁工的人开始试图杀死埃尔文。

    埃尔文被基顿压在了身下,但他的头在侧面能够露出来的,不过就在这时,基顿看到了那个枪手的动作,他几乎是下意思的让自己的身体侧滑了下去,然后子弹就击中了他的脖子。

    枪是手枪,子弹是开花弹,开花弹的停止作用极强但穿透能力很差,所以,子弹击中了基顿的脖子,在他的脖子上打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却是终究没能击穿脖子而再打中埃尔文。

    基顿死定了,无论有多少人等着支援他,营救他,基顿也死定了,因为他的伤根本就不是那种可以救的伤。

    杨逸只知道基顿的名字,但他知道能跟在亚伦的身边,那基顿就必然是极得亚伦的信任,极得亚伦的信任,那么基顿的地位就一定很高,作用一定很重要。

    这么重要的一个人,为了保护埃尔文,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子弹,毫不犹豫的用自己一条命去换埃尔文的一条命。

    想要埃尔文死的人拼命保护埃尔文,想要埃尔文活的人拼命要杀了埃尔文。

    当埃尔文慷慨赴死之时,基顿应该也做好了以命换命的准备吧。

    为什么基顿不穿防弹衣?为什么不管是清洁工还是灰衣人没人穿防弹衣?

    因为穿了防弹衣很容易被人看出来,想要瞒过一个特工的眼睛几乎是不可能的,为了不会暴露,不管是谁,没人会穿防弹衣的。

    间谍的战场很少有枪林弹雨,但是更加的致命。

    片刻之间,基顿死。

    中年妇女终于来到了基顿和埃尔文的身边,她没看已经必死的基顿,却是转身站到了基顿的另一边。

    一个顾客,一个看起来得有七十多岁的老头,他在混乱中突然起身,拔枪朝着杨逸就打了过去。

    那个妇女朝着老头开枪,一个离老头不远的服务员猛然扑向了老头,一个看起来正在匆忙逃命的客人猛然扑向了杨逸。

    妇女击中了老头,然后服务员扑倒了老头,那个冲到杨逸身前想要用身体挡住杨逸的顾客慢了一步,子弹从他挥舞着的手臂旁掠过,擦过正在把轮椅转过来,在试图用自己的后背挡住杨逸的邦妮,击中了杨逸的脖子。

    杨逸的脖子被击中了,但是他没事,子弹在他的脖子和肩膀连接处肉厚的地方开了道血槽,但仅此而已。

    杨逸就像个没有表情不会动的木头人,他木然的看着一切,看着清洁工想要杀死他,看着灰衣人为了救他而主动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子弹。

    杨逸知道那个老头可以打死他的,而且那个老头也得手了,但那个老头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最惊险,实际上却不会对他有太大威胁的地方开了一枪。

    枪法真好!

    在如同外科手术一般精准的在杨逸脖子上开了一道吓人的血槽后,老头就死了,那个中年妇女打中了他,但致命伤是那个扑倒他的服务员割断了他半个脖子。

    停留在杨逸前面的顾客拔出了枪,他回头看了杨逸一眼,明显露出了庆幸的眼神后,对着邦妮猛然挥手,示意她马上推着杨逸离开。

    邦妮继续推着杨逸离开,但她马上停了下来。

    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子弹,将挡在埃尔文和基顿身前的中年妇女击中,打爆了她的头。

    又一个顾客起身,连开四枪,将杨逸没看到的清洁工击毙。

    到这时,慌乱的顾客还没有几个人逃出咖啡店,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杀人和被杀的关系转换的也太快。

    在这些慌乱而大声尖叫的人里,不知道有几个是清洁工,有几个是灰衣人。

    没人能分辨的出来,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没人有时间仔细辨别谁是敌人,也无法辨别谁是敌人,所以只能做一件事。

    清洁工努力杀了埃尔文,现在还加上了杨逸,他们必须保证不会让这两个人泄密,而灰衣人,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保护这两个人。

    不到一分钟,当大批穿着防弹衣,终于举着冲锋枪和手枪的人从门口挤了进来的时候,杨逸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杨逸知道自己不会死,因为清洁工不会杀了他,所以他什么都不担心,他只是知道一切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