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间谍的战争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来当炮灰好不好
    四换五,对三头犬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是无法容忍的奇耻大辱。

    对黑魔鬼来说,这是从未出现过的,是史无前例的,是破天荒的奇耻大辱。

    尤其是黑魔鬼的人不服老,可他们确实老了,而现在三头犬你的人一再提示他们已经老了这个事实后,他们真的愤怒了。

    “必须给那些小崽子一些厉害!如果这不是一次演习,如果我能用其他的东西而不是只能和他们傻乎乎的……”

    罗茨托斯基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有太多的手段可以让三头犬的人见不到他的面都死光光了,他真的是有办法的,但是呢,说出这种话来就意味着他已经怂了。

    如果真的有自信,真的有本事,怎么不用三头犬最擅长的方式来打败三头犬呢,这是黑魔鬼最喜欢的方式嘛。

    用你最擅长的方式打败你,而且要让你败得心服口服,死的明明白白,这可是黑魔鬼最喜欢的方式了。

    但是,现在黑魔鬼不能用敌人最擅长的方式来打败敌人,而且罗茨托斯基下意识的承认了这一点,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罗茨托斯基就觉得自己输了,所以他虽然及时闭嘴,可他还是很生气。

    于是罗茨托斯基沉声道:“这次我们主动出击好了,就是面对面的拼,就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让一群平均年龄六十岁的人和几个平均年龄三十岁的人对杠,即便输了也很正常的嘛,但问题是黑魔鬼的人不这么认为,更大的问题是三头犬的人就是这样认为的。

    卡尔.斯特蒙森长长的吸了口气,然后他忍不住用极为不解的语气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他们……可是一群老头子了啊!”

    谁能回答他的问题,当然是没人能回答了。

    挫败感,极其强烈的挫败感。

    “头儿,是这些老头子真的太强……还是我们退步了?”

    这就是被打到怀疑人生了,四换五也就罢了,虽然这在三头犬你的战史上还没出现过,但是战斗嘛,出现什么情况都很正常,可是四换五,全军覆灭的结果是在面对面你的硬拼中,和对方五个老头子来了个同归于尽,这就太难看了。

    还能用什么方法来打呢?

    这是斩首作战,可是目前看起来这个任务不太可能完成。

    “继续吧,我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这次慢一些,试试能不能从对方的战术动作等方面分辨出他们的来历。”

    卡尔.斯特蒙森中校经验丰富,他人生中唯一的败绩,而且是惨败,还是导致全军覆没的惨败是在乌克兰,但那是被人阴了,是被大炮给轰了,而这是情报出现了问题,非战之罪。

    但是在这里,他必须要赢。

    连续两次交手,让卡尔已经有了个大概的判断,知道了对方的实力,他觉得很难在现有的条件下突破防线完成任务,但是,他必须要继续尝试任何可以能方式,既然这是一次演习,可以无限次的重来,那当然就得继续了。

    可惜第三次的结果让卡尔.斯特蒙森想吐血了。

    再次失败,再次全军覆没,而这次他们确实多坚持了一会儿,但只有区区的三十秒钟,最可气的是,这次本来该在大楼里等着他们进攻的人主动出来进攻了他们,就在三头犬即将发起攻击之前。

    这不符合演习的规则,可谁也没有规定等着被袭击的一方不能主动出击解决隐患,所以,这次三头犬死了四个人,而只打死了对方两个。

    都想在己方没有损失的前提下全歼对方,现在三头犬的人已经不这么想了,可黑魔鬼还这么想,然后,他们在主动发起了一次攻击后,同样放弃了这个打算。

    黑魔鬼还想再来一次,三头犬也想再来一次,但是杨逸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这么打下去,别说到天亮了,再有三天也打不完。

    杨逸的目的是了解三头犬的实力,现在他已经知道了,那就够了。

    所以杨逸叫停了演习,他把卡尔.斯特蒙森叫进了会议室,现在,是时候和卡尔好好谈谈了。

    “你好,斯特蒙森中校。”

    杨逸对着卡尔伸出了手,还是全幅武装的卡尔摘下了头盔,伸出了右手和杨逸握了握,道:“你好。”

    “你可以叫我海神,我是做情报生意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和你提起过这个,哦,请坐。”

    虽然杨逸更加年轻,而且肯定没有卡尔能打,但老板就是老板,不管卡尔多厉害,那也是他给杨逸打工而非反过来,所以,杨逸当然是占有地位优势的。

    卡尔坐了下去,然后他对着杨逸道:“我不知道,没人和我说过这个,只是我现在的老板和我说他有个朋友,或许可以让我达成心愿,于是我就同意了和你见一面。”

    杨逸点了点头,然后他沉声道:“我叫海神,刚才给你介绍过了,现在我要说的是你是否同意加入我的组织,唔,你可以认为这是合作关系,我会付给你薪水,或者按照任务的难易程度给你佣金,但是呢,是加入之后不能退出的那种。”

    卡尔笑了笑,他显得有些轻蔑,对着杨逸道:“你想让我替你卖命?还是廉价的那种?加入之后不能退出,失去了自由,呵呵,兄弟,你还年轻。”

    杨逸也不生气,他只是笑了笑,道:“你拒绝了?很好,这样我对朋友也有个交代了,只是我想提醒你一下,我是否年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需要你,而你需要我,所以我提出的条件过分吗?不,我提出的条件很优厚了,只是你还不明白而已,那么,谈话到此结束吧,今天很高兴见到你。”

    卡尔显得有些凝重,他确实不愿意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加入一个什么组织,可是,他现在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主动权真的不在他手上。

    卡尔不说话也不动,杨逸耸了耸肩,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卡尔只能屈服,他低声道:“我不能带着兄弟们就这样加入一个我一无所知的组织,但是我可以给你工作一段时间,只是必须有个年限,比如三年,我觉得三年是个很合适的时间,不能再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