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剑行大道 > 正文 第49章 百胜剑客
    妙辰子出手了,他手中的拂尘化作一条条锋利的剑丝,犹如漫天花雨,掠刺而去。
    “开窍境五重的实力?”
    对方一出手,薛叶看出了他的实力,五步剑诀施展,化作十三道剑气,攻防一体。
    哐啪!
    拂尘剑丝化作雨丝般的锋利剑气,纵横切割,将十三道剑气撞的支离破碎。
    薛叶败退,手中的剑断成数截。
    妙辰子再次抢攻,拂尘化作漫天白丝,每一根都蕴含锋芒,笼罩开来。
    薛叶踏出剑步不断的闪躲,恍如一道剑虹在漫天白丝中穿梭,连续躲避,那白丝切割在黑袍之上‘咯吱’作响。
    妙辰子突然变招,拂尘剑丝合并到一处,如鞭子一般抽出,将薛叶击飞出去,一口逆血吐了出来。
    薛叶踉跄着地,也不擦拭嘴角的血迹,目光冰冷的看着对方。
    二十五名杀手头领唯恐薛叶逃跑,连忙围了上去,封死了所有的退路。
    “小子,你现在自杀或许还能少受点罪!”
    妙辰子缓步逼近过来。
    “是么,先接我这一招再说吧!”
    薛叶冷笑着站了起来,丹田一阵火热,‘凤王武魂’爆发出滚烫的火焰,形成了火焰旋涡。
    “这是武魂技能?此子才开窍境二重的修为,想不到天赋如此之高?”
    妙辰子脸色陡然煞变,震惊不已。
    薛叶剑指点出,火焰旋涡犹如长虹剑气般掠出,一股热浪席卷开来,将二十五名杀手头领逼退。
    妙辰子手中的拂尘剑丝之上灌足了真气,形成一道浑厚的气墙挡在了身前,与长虹剑气轰炸在了一起。
    一声恐怖的巨响,妙辰子被震退,手中的拂尘剑丝竟然被烧的焦黑。
    薛叶的修为还是太低,无法将‘火舞’技能的力量完全释放,这一击已是消耗了七八的体力,在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在这一击打出之后,他找准空荡掠出了重围,狂奔而去。
    “他没有多少体能了快追!”
    妙辰子大喝一声,当先化作一道残影追了出去,二十五人也掠上树林的枝头,穷追不舍。
    薛叶的消耗果然很大,只是逃出了十里,已经被两名杀手头领追到了。
    这两名杀手头领的轻功在这些人中属于顶尖,并且擅使暗器,出手便是各种数百道暗器掠出,罩向薛叶的后背。
    薛叶早有感应,一抖斗篷,便将掠来的大半暗器荡飞,衣袖中四道金针掠出,因为距离目标很近,投射的手段也很隐秘,瞬间就刺瞎了这两名杀手的眼睛,从半空中坠落。
    稍纵的时机,妙辰子已经赶到,手中拂尘横扫,真气化作长鞭将薛叶打飞了出去,滚落出了林间,来到了官道之上。
    “快追上去,这小子逃不了了!”
    “哼,被鬼道人这一击,这小子半条命就没了!”
    二十三人掠出丛林,追上了官道。
    下一刻却让他们所有人都是一惊,因为薛叶的眼神。
    他的眼神中早已没有了杀气,反而是诡异的讥讽,好似再看一群死人一般。
    妙辰子也走出了丛林,看到薛叶的眼神也很不舒服,但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看向另一人。
    是一个头戴斗笠,身着宽松游行衣,身材矮胖的中年人,他将薛叶扶了起来,从容不迫,完全没有将这些浑身戾气的杀手放在眼中。
    “你早就发现他们了,为何不早一点出手?”
    薛叶冷冰冰的脸色难的露出几分笑容。
    “因为我相信你会杀到我的身边!”
    斗笠压的很低,看不清男子的面容。
    “你走了发生了很多事,还好我大难不死,失而复得!”
    薛叶脸色生出了疲倦和轻松。
    “放心,老师回来了,以后天大的事我帮你顶着!”
    斗笠男子柔声道。
    “哼,敢管闲事,将这人一并杀了!”
    一名杀手头领冷哼一声,举起手中的刀就向斗笠男子的后脑斩去。
    噗!
    杀手统领一刀斩下,速度极快,却被斗笠男子伸出一根手指,贯穿了咽喉,剑气从他的后脑掠出。
    “什么?好强……”
    剩下的二十二人脸色巨变。
    “阁下是谁?为何多管闲事?”
    妙辰子虽然眼力极高,但对方带着斗笠,看不清面容,更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可见对方的实力要高出自己很多。
    斗笠男子冷哼,再次抬手,一道剑气掠出,在半空却是化作二十几道,刹那间贯穿了二十二人的咽喉。
    一招秒杀二十二名杀手头领,这斗笠男子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可怕?
    “你…你,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百胜剑客?”
    妙辰子顿时吓的魂不附体。
    “没有错,没有想到我离开如歌城三年,吴家的如歌血夜竟然狂妄到如此地步,竟敢追杀我的学生!”
    李温摘下斗笠,他的容貌也是平淡无奇,谁能想到这个相貌平平的矮胖中年人就是天武国赫赫有名的百胜剑客。
    “前,前辈饶命……”
    妙辰子噗通跪倒在地,在没有任何高手的风范。
    “给你一个机会,你能逃过这一片飞叶我就放你走!”
    李温随手在官道旁的草丛中摘取了一片草叶,淡然道。
    “久闻百胜剑客的剑是天武国顶尖之剑,在下自然不是敌手,不过你说用草叶作为暗器的话在下还有几分把握能够逃的过去,也希望百胜剑客能够信守承诺!”
    妙辰子缓缓站起身来,绝望的脸色增添了许多自信。
    “这是自然!”
    李温点头。
    “好,那就……”
    妙辰子一转手中拂尘的按钮,暴雨梨花般的针雨从拂尘中掠出,这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此等暗器开窍境五重之下必死无疑。
    针雨化作点点滴滴的寒光,破空而去,却被李温无形的护体真气震的粉碎。
    此时,李温手中的飞叶已经掷出,如切豆腐一般破开了妙辰子的胸膛。
    妙辰子应声倒地,眼睛睁的老大。
    “老师,你一出手我好想悟到了!”
    薛叶开口。
    “哦?你悟到了什么?”
    李温道。
    “学生虽然已经将基础剑法练至化境,本以为是剑法的最高境界,但并不是,真正的剑法已是手中无剑,任何草木飞叶皆可当做剑来使用,这才是真正随心所欲的用剑!”
    薛叶道。
    李温面带微笑,片刻后开口:“剑法是学无止境的,真正的剑法通神之人的确可以做到草木飞叶都可作为剑来使用,我还差的很远,不过对付这些小喽啰还是可以的,你的剑道悟性要远在我之上,慢慢悟吧!”
    “老师,你一直让我打磨基础剑法,现在我已练至化境,你何时教我更高深的剑法?”
    薛叶问道。
    “我为了追求自我剑道,早已将其他剑法忘得干净,心中只留下了惊鸿七剑,这套剑法早晚会传给你,只是现在你修为太低还不是时候,不过你基础剑法已经初具火候,可以修炼更高级别的剑法了,这次在回来的路上我也想过了,打算先将你送进藏剑谷历练数年!”
    李温说道。
    “要我拜入藏剑谷吗?”
    薛叶喃喃自语,自然也知道藏剑谷正是天武国正宗剑道。
    “老师年轻的时候也是藏剑谷的弟子,与藏剑谷的各大长老也是交好,将你送入藏剑谷不难,只是在这之前你还需要待在老师身边数月,我离开三年还是要指点你一些东西的!”
    李温道。
    “老师,既然你来了我就有了靠山,我要找吴云飞父子寻仇!”
    薛叶面露杀机,将这三年来的经历说给了李温听。
    “想不到我走之后你竟然受了这么多苦,这个仇老师帮你记下了,我答应你将来一定会为你讨一个公道,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李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