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娇女本色 > 第二百五十四章:反将一军
    “···负责食材采买和管束的婆子姓安,负责跑腿丫鬟的婆子姓吴,三位管事都是府里的老人,管大厨房有七八年了。”

    “还有吗?”

    “徐婆子是已故老夫人的陪嫁,安婆子的相公跟随老太爷多年,还曾经救过老太爷的命,身子落下暗疾,如今不在府里当差,回家荣养了。”

    至于吴婆子,与其他两人对比,平平无奇,倒不值得多说。

    罗氏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能打听到这些消息,已是说明用心了。

    “你说的不错,老夫人与老太爷年少夫妻,感情深厚,当年老夫人离去,她剩下的陪嫁人等,要么给了银子回家养老,要么留在府中,老太爷亲自吩咐大嫂好好安排,其实拢共没几个人,这徐婆子便是其中之一,因老太爷的顾念,被安排在了大厨房做管事,如今不看僧面看佛面,有老太爷和已故老夫人的面子,自然轻易动不得她。

    至于安婆子,如你所言,她相公当年在外面救过老天爷一命,也是格外宽待,若是动了她,难免让人觉得咱们顾家无情无义,所以这两个人,轻易都动不得。”

    这话既是提醒,也是警告,傅清月心里明白,嘴上却道:“这个自然,母亲放心,不说她们在府里伺候多年,又因这些缘故,甚是有脸,就是那平常奴婢小厮,若要发落,也得寻个由头出来,让人心服口服才是。”

    罗氏正喝着茶水,闻言瞥了她一眼,见那神色自若、笑语盈盈的样儿,一时心里拿不准这个儿媳妇到底听进去自己的话没有。

    不过细想想,这几句话也没什么大问题,确实如此。

    只要有合适的缘由,该收拾还是得收拾,毕竟说到底还是两个有脸面的下人罢了。

    “这两年,大厨房是你二弟妹在管,账册什么的,都是她和身边的丫鬟在做。”

    “儿媳明白,若有不懂的地方,儿媳一定会向二弟妹多多讨教。”

    “嗯。”

    有些话点到即止。

    眼看着辰时过了大半,外面有丫鬟进来传话,“二夫人、大少夫人,冬玫姑姑在外面求见。”

    “让她进来吧。”

    “是。”

    传话的丫鬟出去,冬玫得到消息,脸色一愣,大概是前几次都吃了闭门羹,如今竟放进去,看来事情该有个结果了。

    于是拿过身后小丫鬟手上的东西,自个跟着进去。

    一进门,见二夫人和大少夫人都在,忙行礼请安,之后递上东西。

    “放在那儿吧。”

    果然···冬玫心里想着,将东西放到一旁的丫鬟手中,行礼欲退,却听傅清月在一旁说了一句,“等一下。”

    冬玫转过身来,神色有些诧异,“大少夫人还有何吩咐?”

    “吩咐倒不敢。”傅清月轻轻一笑,道,“只是烦你回去跟大伯母说一声,近来府里流言甚多,各院底下的丫鬟婆子都不好好做事,反倒三三两两,各聚一处的交头接耳、议论主子,如此歪风不可长,大伯母事忙,许是顾念不及,该有人多提醒提醒,不然传到外面,知道的以为是小事一桩,不知道的还以为大房二房不合,暗地里使手段掰手腕呢。”

    话音刚落,冬玫神色一变,连忙道:“这怎么可能呢,大少夫人多虑了。”

    “外人如何想,你我或者大伯母如何得知,怎么不可能了?这两天,底下的话是越传越歪,风是越吹越大,可见煽风点火的人不少,其心可诛呀!我是晚辈,进府时间又短,不经事,让那些丫鬟婆子嚼嚼舌根,脸皮厚一些,便当做耳旁风无妨,但母亲是堂堂正正的二房夫人,身份虽比不上大伯母,也相差不远,哪儿能让那些下人婢女多嘴饶舌?大伯母仁慈宽和,不与计较是好,不过这以下犯上的事,怕是谁家都容不得吧。”

    谁家都容不得,顾家容得,是什么个意思?

    这话外音,冬玫哪能听不出来,随即低下头去,“大少夫人说的是,这底下的丫鬟婆子确实不像话。”

    “这像不像话,还得大伯母这个当家夫人说了算,你说呢?”

    “是,是大夫人说了算。”

    “那好,你退下吧。”

    冬玫这回才退了出去,叫过跟来的小丫鬟,沉着脸离开了。

    屋子里,罗氏在一旁听了许久,没有说话,只是皱眉,大概是觉得儿媳不该如此说话,可念在是替自己出头,又是新妇,倒不好说什么话,以免伤了儿媳的心。

    她不说,但傅清月观其神色,猜出几分来,于是道:“母亲可是觉得,媳妇方才的话不该说?”

    罗氏脸上迟疑稍显,片刻之后才回道:“也不是不该说,只是,你是晚辈,如何能质疑大嫂这个长辈?这话要是传出去,底下人又该闲说你了。”

    傅清月对此浑不在意,笑了笑,“闲说怕什么?”

    “若是直说无妨,就怕有人越传越歪,断章取义,于你名声不好。”

    “那我且问母亲,我虽是晚辈,但也是顾家正经主子,对吧?”

    “没错。”

    “我这个主子,都不能轻易议论另一个主子的事,那底下的丫鬟婆子,又凭什么能议论您的为人处事呢?”傅清月突然正色道。

    啊···罗氏一时没反应过来。

    “母亲,您与大伯母,论娘家、身份、地位,还有夫君的身份,合在一起,差了多少?我尚且不该置喙大伯母,大伯母底下管束的下人,却能置喙您,这样的情况是正常的吗?”

    这下不说罗氏,连一旁的涧娘都看不下去,开口道:“当然不正常,二夫人身份尊贵,那些人私底下妄言,已是犯上不敬了。”

    连自己底下的丫鬟都怎么说,罗氏也反思起这些话来,沉声说道:“你说的对。”

    “其实这件事,就算母亲亲自出手惩治那些胡说八道的下人,都是事出有因、有理有据的,大可不必客气,肃正家风的话摆在那儿,任谁都挑不出个错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