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七三章 脆骨
    长鞭手说话之间,长鞭再次探出,勾住西门战樱衣襟,“刺啦”一声响,扯下去一块衣襟去。

    西门战樱惊呼之声,她却已经发现,那长鞭手的长鞭色泽黝黑,不知是何材质所制,但长鞭前却带有钩子,若是勾住皮肉,车开之后,必定是连皮带肉都要被扯下去,皮开肉绽,此刻那长鞭手却是存着戏弄之心,竟是向用钩子将西门战樱的衣衫扯开。

    西门战樱虽然性情冲动,但此刻却也知道绝非对方敌手,转身便走,只跑出几步,便感觉背后已经再次被勾住,“刺啦”一声,又是一大片衣襟被扯了下去,顿时露出雪腻的背部肌肤来。

    长鞭手叫道:“好白好白,这屁股定是更白。”

    西门战樱已经冲出数步,猛地感觉身前劲风犀利,“噗”的一声,一支利箭就在自己前面一尺之遥没入地面,屋顶上那箭手嘿嘿笑道:“小妹妹,干嘛急着走,陪咱们兄弟玩一玩不是更好?”

    西门战樱心下暗暗后悔,悔不该自己一人独自追出,那长鞭手此刻却已经掠到西门战樱身侧,笑呵呵道:“小妹妹,还要不要我帮你脱?”

    西门战樱心下一横,暗想就算是死了,也定不能受辱,便在此时,却听得一个声音叹道:“深更半夜,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姑娘家,难道真的没有王法了?”

    长鞭手和箭手都是一惊,竟没有察觉附近有人,齐齐瞧过去,只见到阴影之中,一人正环抱双臂,缓步走出来。

    这走出来的人,自然是齐宁。

    齐宁瞧见西门战樱遭受侮辱,知道再不出手已经不成,他一身丐帮弟子的打扮,蓬头垢面,长鞭手和箭手瞧见,都是微微松口气,暗想这倒霉的乞丐竟是撞到这里来,也活该倒霉。

    长鞭手哈哈一笑,道:“是丐帮的兄弟吗?”

    “丐帮是丐帮,但和你不是什么兄弟。”齐宁缓步走过去,悠然道:“男子汉大丈夫,不欺负女流之辈,你们两个欺负一个弱女子,实在算不得男人,若是与你们称兄道弟,岂不是很丢脸的事情?”

    长鞭手笑道:“不管是不是兄弟,这件事情与阁下无关。”抬手道:“江湖规矩,井水不犯河水,阁下还是赶紧离开为好。”

    齐宁笑道:“江湖规矩,锄强扶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老叫花子难道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两个欺负一个姑娘家,转头就走?老叫花虽然卑贱,但这种事情却是做不出来的。”

    西门战樱见到是个邋遢的乞丐挺身而出,心里倒也有几分感激,但却担心这乞丐只是白白送死,道:“你先走,这里不用你管。”

    齐宁自然明白西门战樱心意,暗想西门战樱骨子里却也是善良的很,笑道:“姑娘别怕,有我在,他们绝对伤不了你。我是丐帮的人,我们丐帮有几十万帮众,遍布天下,他们要是伤了我一根毫毛,我丐帮数十万弟子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他们。”

    西门战樱心下暗骂这乞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且不说这两人杀了你之后会不会让丐帮知道,就算真的为丐帮所知,难道丐帮几十万帮众会为了一个小小的丐帮弟子之死倾巢出动?而且丐帮帮主刚刚被人所害,丐帮一门心思想要为帮主报仇,哪有心思来管你这样一个小喽啰。

    长鞭人叹道:“丐帮势力雄厚,我们还真不想与丐帮为敌,既然如此......!”他沉吟起来,便在此时,却听西门战樱惊呼道:“小心!”

    原来长鞭人故意与齐宁说话,引来齐宁的注意力,而箭手已经弯弓搭箭,毫不留情地一箭射向了齐宁。

    这一箭速度快极,西门战樱心惊胆战,只以为这挺身而出的乞丐必死无疑,眼见得那利箭已经没入齐宁身体,西门战樱却瞧见身影一晃,那乞丐瞬间消失踪迹,而那支利箭却是没入地面,箭杆晃动。

    齐宁自然一直都是在提防那箭手出箭,听到后面劲风响起,知道那箭手是在背后偷袭,脚下一滑,逍遥行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利箭。

    他闪躲利箭,颇为轻松,可是那箭手却是骤然变色,长鞭人也万没有想到这邋里邋遢其貌不扬的乞丐竟能躲过利箭,大吃一惊。

    那箭手却不犹豫,再次发箭,这一次的箭势更急,但依然被齐宁轻巧闪过。

    齐宁如今对逍遥行的领悟早已经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他本来悟性就高,逍遥行更是得到过向百影的指点,已经隐隐摸透了逍遥行的精髓,区区箭矢对他而言,根本不在话下。

    那箭手连续两箭都射空,一时间呆住有些不敢置信。

    齐宁却是伸了个懒腰,道:“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看老叫花子邋里邋遢,以为好欺负不是?不过你这箭术实在不怎么样。”

    箭手脸上肌肉抽动,他最得意的便是自己的箭术,孰知连出两箭,连齐宁的一衫片缕都不曾碰到,心中震惊可想而知。

    西门战樱本以为齐宁必死无疑,竟想不到他能死里逃生,显出欣喜之色。

    长鞭人心知这乞丐绝非泛泛之辈,笑道:“阁下身手了得,佩服佩服,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不愿意和你们这种人打交道,又何必告诉你们尊姓大名?”齐宁抬手挠了挠脸,“别说废话了。”抬手指着屋顶上的箭手道:“你,先下来!”

    那射手冷然道:“我为何要下去?”

    齐宁笑道:“我让你下来,你便要下来,否则你今晚就要大难临头。老叫花子说话从不骗人,不信你大可以试一试!”

    长鞭人却是和颜悦色笑道:“咱们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又何必多管闲事?”

    “我说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们欺负弱小,老叫花子就是瞧不惯。”齐宁笑道:“还有,你说咱们无冤无仇,那可说差了。本来呢,我们确实是无冤无仇,可是刚才那家伙背后偷袭,想要致老叫花子于死地,你说连我的性命你们都要拿去,咱们还能是无冤无仇?”

    长鞭人瞳孔收缩,握紧手中长鞭,沉声道:“原来是丐帮长老到了,倒让鄙人失敬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齐宁躲避利箭的功夫,长鞭人一看就知道是身手极其了得的高手,想到以这样的身手,在丐帮至少是长老的地位。

    “丐帮长老?”齐宁哈哈笑道:“丐帮长老可比我厉害多了,你是不是瞧着我还有两下子,以为我是丐帮长老?”摆手笑道:“误会误会,其实不是我武功厉害,只不过是你们太没用而已。”

    长鞭人冷笑道:“如此说来,阁下今夜是准备和我们动手了?”

    “倒也不必动手。”齐宁道:“你们两个先放下兵器,然后向这位姑娘跪下叩三个响头,然后我帮姑娘将你们绑起来,再送你们去官府,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官府颁下了宵禁令,你们还要半夜在城里转悠,转悠也就算了,还在欺负良家少女,这事儿还是交给官府来处置。”

    长鞭人哈哈笑道:“阁下玩笑开得太大了。”猛地身躯前欺,宛若猎豹一般,直往齐宁扑过去。

    他既知齐宁不好对付,出手便倾尽全力,身法比之先前对付西门战樱要快出许多,人未到,手中的长鞭已经向齐宁直卷过去。

    齐宁先前就已经注意到长鞭有名堂,月光之下,瞧见鞭头闪着冷光,果然是带着钩子,不等长鞭靠近,足下斜踏过去,已经掠到一旁,长鞭人反应到快,手腕子一扭,那长鞭如影随形追上齐宁。

    只是逍遥行何其玄妙,变幻莫测,那长鞭追过去,齐宁身形却是一晃,又是掠到另一处,长鞭人只觉得眼前范花,见到齐宁身影忽左忽右,匪夷所思,一时间根本确定不了齐宁的位置,正自惊骇,猛地感觉侧身劲风袭来,扭头看过去,才发现那乞丐竟然像鬼魅般出现在自己的身侧,一只拳头照着自己的肩头打过来。

    长鞭人想要闪躲,但这一拳来得实在是太快,“砰”的一声,拳头正打在长鞭人的左肩头,这长鞭人虽然鞭法不弱,但却不是铜皮铁骨,只听到骨骼断裂之声响起,长鞭人惨叫一声,整个人已经蹭蹭蹭向后退出五六步,肩头剧痛钻心,正自骇然,齐宁却如影随形,出现在他身前。

    长鞭人心下惊恐,齐宁却是根本不犹豫,又是一拳打出,长鞭人这时候已经无法施展长鞭,左肩骨骼被打断,左臂根本无法抬起,只能是抬脚踢过去。

    他一条腿刚刚抬起,齐宁却似乎已经看出他要抬腿,早已经率先抬腿,长鞭人只抬起一半,齐宁却一脚往下踩过去,正踩在长鞭人的膝盖上,齐宁出手自然是毫不留情,这一下用力也是极重,听得“咔”又是一声响,长鞭人膝盖骨又是被齐宁踩断。

    长鞭人眼眸中显出痛苦之色,乞丐的剧痛还没上来,齐宁一拳打在他胸口,长鞭人立时被这一拳打得直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

    齐宁拍了拍手,宛若绅士般整了整衣衫,道:“这是丐帮的推山手,你可记住了?你骨骼太脆,看来还是没有补钙,真是不经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