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九三章 惊剑
    众人见双方争斗在即,陆商鹤依然不失风度,有人便想陆商鹤在江湖上名声极好,倒也不是偶然。
    忽见到陆商鹤右手向外一分,长剑斜指向地,足下一点,整个人已经轻飘飘地向朱雀掠了过去。
    朱雀长老早有准备,低喝一声,双手持杖,中宫直进,手中铁杖嗡嗡作响。
    两人身形眨眼便即靠近,陆商鹤一剑自下而上撩起,劲风犀利,动作干脆利落,懂剑之人瞧见,心知这看起来十分随意的起手式,在高手对决来说,却是至关重要,若是在第一手便即占得先手,局面上便会占得上风。
    朱雀杖却是自下而上,如同泰山压顶,带着浑厚气势,直往那承影剑剑身下压过去。
    两人一开招并不攻击对方身体,而是从对方兵器做文章,固然是一种礼仪,向众人表示此番争斗对事不对人,却也是存了试探之心。
    丐帮历史久远,放眼江湖,没有几个门派的历史比丐帮更为悠久。
    也正因为如此底蕴,丐帮时代积累下来的武学也并非一般门派所能比,成为丐帮的舵主甚至是长老,自然就有资格得到丐帮历代相传的武学,而丐帮一代代的传承,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武学风格。
    江湖上诸多门派的武学都十分讲究招式的美感,甚至有不少繁琐的花架子,而丐帮的武功素来简洁实用,却又刚猛犀利。
    大光明寺和丐帮同为江湖上并肩的最强两大门派,武学也都是走的刚猛道路,但却又大不相同。
    大光明寺乃是佛门圣宗,武功固然充满阳刚之气势,但经过佛学洗礼,每一门武功的路数,都留有三分余地,而丐帮弟子处于最底层,一旦被人欺辱,便是全力相搏,所以刚猛之中,又带着霸道之气。
    朱雀长老身为丐帮四大长老之一,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乍一出手,便是劲风激荡,充满了逼人的气势。
    两人各似手段斗在一起,陆商鹤剑法气象森严,如同那古朴的承影剑一般,气象森严,一招一式,充满了古韵意味,如同细水长流,而朱雀长老手中的朱雀杖本就是十分霸道的兵器,施展开来,大开大合,隐含风雷之势。
    在场武功高明之辈自然也不在少数,抚须观看。
    齐宁自然也是看得清楚,他武功今非昔比,已经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台上两人比斗,一招一式,也都是尽数落在了齐宁眼中。
    朱雀长老和陆商鹤二人的武功风格,齐宁瞬间就能辨明出来,至少从表面看来,朱雀长老刚猛霸气,而陆商鹤的剑法古朴优雅,此时两人相斗,朱雀长老倒似乎是占了些许上风,招式咄咄逼人,而陆商鹤却似乎是处于守势,那风头似乎被朱雀所压制。
    但齐宁却是看得明白,朱雀长老出招之后,即使没有使出全力,却也用了七八分的能耐,而陆商鹤看似处于守势,朱雀长老每一次攻势,陆商鹤都能够轻巧化解,旁人如何看齐宁并不清楚,但在齐宁看来,陆商鹤要应付朱雀长老似乎是游刃有余,朱雀长老的每一招似乎都是在陆商鹤的预料之中。
    眼下陆商鹤只是守势,一旦此人发起攻势,朱雀长老武功虽然威猛,却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齐宁只看了片刻,心下冷笑,暗想这比武较量,只怕从一开始就定下了结果。
    陆商鹤是个心机极为深沉之人,连向百影都栽在他的布局之下,那么今日要应付青木大会,事先自然与白虎做好了极其周密的计划,也防止在会上出现各种意外,从而早就准备好应对之策。
    齐宁心知刚才陆商鹤与朱雀长老相持不下,有人在台下叫喊比武较量,那很有可能就是白虎他们事先做的安排。
    陆商鹤身为八帮十六派的一门宗主,比之朱雀的武功,显然要胜出一筹。
    一切正如齐宁所料,朱雀长老连续攻出七八十招,陆商鹤将其每一招都能够轻松化解,朱雀并无一招能够对陆商鹤形成威胁。
    台下武功低的看不明白个中究竟,只见到朱雀攻势连连,陆商鹤似乎只有招架之功,那些支持朱雀的暗中欢喜。
    但是那些高手却是看得明白,晓得陆商鹤虽然处于守势,但却完全将局面控制在手中,能够将丐帮长老一招一式全都轻松化解,这样的功夫,其实并不弱于立时击败朱雀。
    齐宁神色凝重,这场比斗从一开始,他就料定朱雀长老凶多吉少,知道陆商鹤的武功定在朱雀之上,但此刻见到陆商鹤竟是能够以退为进,采取守势却依旧掌控局面,心下微凛,暗想自己之前还真是小瞧了此人的武功,此人武功当真是颇为了得。
    需知朱雀乃丐帮四大长老之一,放眼江湖,那武功也是排的上号的人物,与朱雀长老相斗,却还能够控制局面,陆商鹤确实是深藏不露。
    忽听的人群之中一阵惊呼,齐宁却是看得清楚,陆商鹤本来一直处于守势,等得朱雀手中铁杖斜劈向他肩头之时,陆商鹤忽然一个转身,身形如同鬼魅般移到了朱雀侧面,手中长剑带着寒光直刺向朱雀长老肩头。
    这是陆商鹤第一次出剑攻击,看似平平,但却极难应付,好在朱雀长老倒也不是普通之辈,手臂右臂往上一体,那铁杖手柄如同毒蛇般向后伸出,随着那手臂提起,铁杖手柄刚巧从侧面挡住了陆商鹤这一剑。
    不少人赞叹出声,行家看门道,他们自然看得出来,朱雀长老这一手功夫应对的着实漂亮。
    只是赞叹声还微消,陆商鹤长剑一个大弧旋,剑势忽伸忽缩,招式异常诡奇,朱雀长老立时连连后退,而陆商鹤一旦发起攻势,便不留手,剑影风舞,台下许多人都是睁大眼睛,显出惊骇之色,大部分人只看到陆商鹤剑法匹练,根本看不清楚招式,少数隐隐看得明白的更是瞠目结舌,只觉得陆商鹤的剑招当真是诡异异常,根本无从捉摸,那些稀奇古怪的招式,便是诸多剑术名家也不曾见过。
    齐宁看在眼里,瞳孔却是逐渐收缩起来,情不自禁喃喃道:“无名剑法.......!”
    他声音很轻,左右两边的注意力全都在那观星台上,并无人听到他说话。
    齐宁此时心中的惊骇,不下于任何一人,只因为他却是看出,那陆商鹤的诡奇剑招,竟有多处异常熟悉,如同自己所练的无名剑谱极其酷似,甚至有两招几乎是一模一样。
    齐宁当初在齐家老宅得到无名剑谱,知晓是无双剑术,但有时间,便会全心练剑,而他一直怀疑那无名剑谱便是剑神北宫连城所留。
    不久前在东齐见到北宫连城本人,得知北宫连城尚在人间,齐宁便再无怀疑,虽然没有向北宫连城确认,但知道那套无名剑谱必是北宫连城的东西。
    但此刻却惊骇地发现,陆商鹤突然使出来的剑招,竟然与无名剑谱酷似非常。
    江湖上练剑之人极多,而且剑法招数也是五花八门,但大部分的武功,都是循序渐进,有迹可循,剑法更是如此。
    许多剑招实际上大同小异,不同的只是催动剑招的内力不同,所以力道、招式变化以及出剑速度因为内力不同而有所差别,但万变不离其宗,在真正的剑术高手眼中,剑派虽然众多,但根基实际上并无太巨大的差别。
    而无名剑谱却是与任何剑法完全不同,他每一招都是与常人所想背道而驰,不但诡奇,而且充满了奇妙的想象力,创造这套剑法之人,不但要有无与伦比的悟性,而且还要达到剑法的至高境界才能随心所欲地创造出这等不拘一格却又玄妙无比的剑招。
    也正因如此,无名剑谱的剑术风格也就异常的显眼。
    先前陆商鹤只是采取守势,虽然应付巧妙,但并无展现出过人的剑术,但此刻连续攻出,无名剑谱那种玄奇诡妙的风格立时便显现出来,这样的剑术在其他人眼中只觉得怪异,但看在齐宁眼中,却是熟悉无比。
    他从没有想过,除了剑神和自己之外,普天下还能有第三人擅长此等剑招。
    便在此时,却见到一道人影飞掠而起,速度奇快,正是陆商鹤,陆商鹤从朱雀长老身边错过,然后轻飘飘落在台上,背对朱雀长老,缓缓转过身来,倒转长剑,负于身后,长身而立,微微点头笑道:“朱雀长老承认了!”
    众人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听得陆商鹤这般说,竟似乎他已经胜过了朱雀长老。
    朱雀长老双手兀自握着铁杖,但却低下头去,瞧见自己心口的衣衫已经裂开,电光火石之间,竟是被剑锋裂成“十”字,一剑画不出十字,也便是说在眨眼之间,自己心口处已经中了陆商鹤两剑。
    陆商鹤能够在他心口衣襟划出两剑,若想刺入他心脏,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胜败也就不言而喻。
    许多人都是变了颜色,朱雀长老怔了片刻,终是长叹一声,苦笑道:“陆庄主剑法了得,我不是对手,多谢陆庄主手下留情!”
    陆商鹤却是笑道:“咱们都是丐帮的人,正该同仇敌忾,陆某又岂敢伤了朱雀长老分毫。”他这话看似顾念同门之情,但其中却也是表明,我只是不想伤你,若要伤你,并非难事。
    齐宁此时眉头紧锁,心中却是一直在问:“陆商鹤为何懂得无名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