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九四章 突显
    齐宁心中疑惑,白虎却已经高声道:“诸位兄弟,胜负已分,大伙儿也都是见证,咱们有言在先,都要奉陆庄主......不,咱们要奉陆帮主为咱们丐帮之主了。”
    台下却并无欢声一片,先前比武较量,虽然是要从朱雀长老和陆商鹤之中决出一人继任帮主,但中间许多人都是存了瞧热闹之心,此时胜负已分,众人也没有料到陆商鹤竟是如此轻松便即击败了朱雀长老,不少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此刻众人心中繁杂不已,有人心中兀自觉得陆商鹤今日突然成了丐帮的人,又转眼间要继任帮主之位,实在是有些突兀,亦有人心想朱雀长老在江湖上也算一号人物,却被陆商鹤轻易击败,这陆商鹤的武功着实高明,由他领着丐帮向黑莲教寻仇,即使黑莲教有大宗师的存在,丐帮也未必落了下风。
    其他各派请来观会的客人心中也都是各有思绪,有人便想原来陆商鹤竟然早就加入了丐帮,那他为何始终不曾暴露身份,在江湖上一直以影鹤山庄庄主的身份示人,如果这当真是向百影指使,这丐帮背地里又搞什么鬼?
    又有人想这陆商鹤虽然在江湖上颇有声望,但也不曾听说此人武功如此了得,想不到竟是深藏不露,此人与向百影是结义兄弟,如今领导丐帮,以其才干,丐帮只怕也无法衰落下去,其他帮派想要盖过丐帮只怕也没什么希望。
    各人有各人的心思,陆商鹤却已经收剑拱手道:“诸位丐帮的兄弟和江湖朋友,陆某无才无德,今日继任丐帮帮主,纯属诸位瞧得上。陆某心中只有一事,便是带着大伙儿报了向兄弟的大仇,大仇得报之后,陆某不敢久居此位,到时候还请诸位另择贤明。”
    白虎笑道:“陆帮主武功了得,人品出众,才干非常,如今我丐帮处于非常之时,正需要陆帮主此等大英雄力挽狂澜。若是报了帮主大仇,大伙儿更是心甘情愿听命于陆帮主。”
    他话声刚落,忽听一阵怪笑响起,这笑声十分突兀,来的也异常突然,与此时的气氛大不协调。
    会场甚大,倒有不少人听到这一声怪笑,四处寻找,黑压压一片人,倒也不知道这笑声从何而来。
    “咱们奉了陆帮主为帮主,虽然今日不便举行仪式,但有了新帮主,大伙儿也该参拜才是。”白虎稳了稳神色,转身便要向陆商鹤下跪行礼,齐宁看得清楚,心知这陆商鹤与白虎沆瀣一气,陆商鹤当上帮主与白虎并无区别,便要出声,却不料有个声音率先道:“陆庄主想要做帮主,是否还要等一等。”
    这一次众人却是听得明白,循声瞧去,只见到一道身影正从人群之中缓缓走出来,那人蓬头垢面,衣衫偻烂,与大部分丐帮弟子并无什么区别,一时间也瞧不出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白虎皱起眉头,却见那人看似走的很慢,却偏偏片刻间就已经到得观星台下,白虎沉声道:“你是何人?”
    那人手里拎着一只皮带子,腰间竟然十分随意地插着一把铁剑,也不回答白虎,腾身而起,竟是如同鹰隼般轻飘飘地落到了头上,台下已经有人叫道:“好大胆子,是哪个分舵的这般没有规矩,竟敢扰乱青木大会?”
    那人抬起头,蓬头垢面,白虎盯着那人看了两眼,脸色骤变,失声道:“是......是你?”
    那人这才转身面向台下,仰起头来,却见到台下抢上去几个人,当先一人正是曹阳,惊喜道:“长老,你......你可来了!”
    齐宁听得清楚,心下一怔,身边毛狐儿也等人也已经站起来,只听毛狐儿道:“是.....是玄武长老!”
    齐宁万没有想到玄武长老竟然早就混在了人群之中,却不知道他为何要如此,而且直到此时此刻才现身出来。
    陆商鹤微皱眉头,却见那蓬头垢面的玄武长老一言不发,解开系着皮袋子的绳子,然后倒提袋底,只见到从那皮袋之中倒出十几个黑乎乎的东西来,落到台上,有几个咕噜噜地转动,白虎瞧了一眼,禁不住后退一步,却见到从皮袋子里竟是倒出十几颗人头来。
    玄武长老冷笑一声,抬脚连踢数下,几颗人头如同皮球般飞出,台下众人看得明白,都是惊呼出声来。
    “玄武长老,这.....这些人头.....?”朱雀在一旁瞧见,也是脸色大变。
    玄武长老道:“二十天前,我便从洛阳出发,往南向襄阳赶过来,可是这一路之上,连遭两拨人的阻拦,差点死在了半道上。”他忽地扯开胸口衣襟,阳光之下,靠近观星台的众人看得清楚,在玄武长老胸口,竟是有几处狰狞伤痕,一看就是新伤,尚未愈合。
    白虎皱眉道:“玄武长老,你是说有人在途中行刺?”
    玄武长老淡淡道:“途中所遭遇的刺客,无一人漏网,全都在此,这里共有十四颗人头,第一批六颗人头,第二批八颗人头,跟随我前来襄阳的五位兄弟,全都在途中被害,若不是上天眷顾,我这颗人头现在只怕也已经腐烂。”
    此番丐帮四大长老有两位长老没有在大会召开之时及时出现,许多人心中都只觉得事有蹊跷,毕竟青木大会乃是丐帮三年一度的盛会,帮中长老历来不可缺席,这一次不但有长老缺席,而且一次就是两个人,不由得众人不让众人心中奇怪。
    但大部分人根本没有想到竟会有人行刺丐帮长老。
    丐帮是天下第一帮,这并非浪得虚名,到了如今的地步,莫说是江湖势力,便算是朝廷也要给丐帮几分薄面。
    各大宗门心里都很清楚,若是招惹上丐帮,定会惹上极大的麻烦,丐帮在江湖立足,并不轻易招惹是非,但是若有人招惹上丐帮,丐帮也从不会含糊,莫说是丐帮长老,就算是丐帮普通的弟子,若是受了欺辱,丐帮也必会全力维护。
    如今竟然有人敢向丐帮长老出手行刺,这可是多年都不曾有过的事情,众丐吃惊之余,更是愤怒,已经有一群丐帮弟子起身来,纷纷道:“是谁敢对玄武长老下手?咱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
    玄武长老高声道:“这两路行刺的刺客,我仔细检查过,应该不属于同一路人马,也便是说,想将我在半道击杀的人不止一个。”他蓬头垢面,一时间还真无法看出他的岁数,但他站立之时如同拔地之松,说话之时,每一个字都是极其有力,从言谈便可看出是一个极其干练之人。
    台下又是一阵议论。
    “玄武长老,这些刺客既然被你所杀,你自然已经清楚他们的身份。”朱雀长老神情凝重:“可知道他们的来路?”
    玄武长老淡淡一笑,道:“这些人武功都是不弱,以他们的武功,按道理来说,我应该能认清楚路数。但事实上这些人的武功路数我非但认不出来,而且他们的长相我也一个都不认识。”冷笑一声,道:“既然有人想要行刺于我,自然也想过若是他们失手,我必要从他们口中追查出幕后凶手,所以幕后之人自然事先也有了准备。”
    “有了准备?”
    “这帮人之中,有半数是自尽而死。”玄武长老缓缓道:“他们刺杀失手,自知难逃,立刻自尽,不留下任何线索,乃是挑选出来的死士。”
    朱雀长老皱眉道:“莫非半点线索也没有?”
    “这些死士的武功都是不弱,显然是久经训练。”玄武长老道:“以他们的身手,要在江湖上闯些名号出来并不困难,但却为人驱使,而且并不畏死,这背后之人,却也算是神通广大。”顿了一顿,放声笑道:“不过有些人只怕也没有想过我还能活着来到襄阳。”
    白虎长老道:“玄武长老安然无恙,也算是大幸。咱们丐帮已经有了新帮主,有人欲图行刺玄武长老,陆帮主定然会派人全力查出幕后凶手,此事咱们丐帮必不会善罢甘休。”
    “陆帮主?”玄武长老斜睨了陆商鹤一眼,笑道:“方才我也听了一些,陆庄主是向帮主的结义兄弟,早些年就已经加入我丐帮,如今想要领着丐帮为向帮主报仇,若真的如此,自然是我丐帮幸事。”
    陆商鹤拱手笑道:“玄武长老被人在半道行刺,这件事情我必然会竭力追查,总要找出凶手的。”
    玄武长老抬起手,止住陆商鹤话头,直接道:“陆庄主,恕我冒昧,有两句话我想请问。”
    “玄武长老但讲无妨!”
    玄武长老转身面朝陆商鹤,目光凌厉,问道:“陆庄主可知道,我丐帮有两门镇帮绝学,历代帮主都传承下来,一门换做逆筋经,一门则是醉梦九式,江湖上也有不少朋友都知道这两门功夫,陆庄主自然不会耳生。”
    陆商鹤兀自是淡定自若,颔首道:“略有耳闻。”
    “那么陆庄主当然也知道,如果没有这两门功夫在身,即使有青木指环在手,也算不得我丐帮帮主。”玄武长老道:“向帮主临终之前,白虎长老就在帮主身边,帮主既然交代后事,就绝不可能忘记将这两门武功传承下来?”猛地扭头,看向白虎,问道:“白虎长老,那两门神功如今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