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八六章 红枣粥
/p>    齐宁知道灰乌鸦已经屈服,面带微笑,并不说话,只是看着灰乌鸦手中的瓷瓶子。
    灰乌鸦自然明白齐宁的意思,倒也干脆,打开瓷瓶,从里面取了一颗药丸出来,看也不看,便丢进嘴里吞咽下去,随即伸手将齐宁丢过去的一千两银票收起,揣入怀中,这才道:“此番进京,本就想过死在京城,无非是赌一场。”
    
    齐宁拍手笑道:“那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现在的选择算是赌对了。”脸色猛地一沉,道:“你可知道陆商鹤?”
    “陆商鹤?”灰乌鸦不屑笑道:“自然晓得,听说此人图谋丐帮帮主之位,如今就落在丐帮的手里。”瞥了白圣浩一眼,道:“这位白舵主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白圣浩其实并不清楚段清尘与陆商鹤的瓜葛,这时候听得齐宁突然提及陆商鹤,顿时提起神来。
    陆商鹤在青木大会之上奸谋败露,被丐帮囚禁,此事知道的人自然不少,但是其后被人救走,丐帮却并无对外张扬,至今知道的人也不算太多。
    齐宁道:“你既然弃暗投明,有些话不妨对你直说。陆商鹤已经逃脱,目今丐帮正在暗中搜寻。”
    灰乌鸦怔了一下,齐宁才继续道:“据我所知,陆商鹤与段清尘私通款曲,这两人应该是沆瀣一气,所以段清尘此番招揽你们进京,陆商鹤也很可能潜藏在京城。”
    “我明白了。”灰乌鸦微微点头,看了白圣浩一眼,才道:“丐帮向要抓住陆商鹤,但却不知道他的下落,你是想让我依旧赴约,然后找到段清尘和陆商鹤二人的下落,再将他们的下落告知于你。”
    齐宁含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很舒坦。”又道:“当然,如果能查清楚他们此番行刺的目标是谁,又或者说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我这边自然还会有重赏。”
    灰乌鸦抬手道:“言出如山,信守承诺是我的规矩。我收了你一千两银子,若是死了,这一千两银子你就当丢进水里,若是活着,我自然会竭力去查清楚,事后你如约将剩下两千两银子交给我。”
    齐宁唇边笑意更浓,颔首道:“重守信诺,确实让人钦佩。”
    灰乌鸦问道:“我若是查到线索,是否还来此处?”
    齐宁指了指白圣浩,道:“白舵主会与你联络,之后的事情,白舵主会帮你安排。”
    灰乌鸦看了白圣浩一眼,再不多言,径自往门外走去,走到门边,回头看了一眼,道:“但愿你信守承诺。”飞身离去。
    等到灰乌鸦身影消失,白圣浩才轻声道:“侯爷当真信得过他?”
    
    “他是个聪明人。”齐宁含笑道:“聪明人的选择都会很实际。而且他已经服下药丸,没有人真正会想死。”
    白圣浩微微点头,压低声音道:“侯爷为何不将此人交给神侯府?神侯府眼下对此事尚一无所知,如果交给神侯府,以他们在京中的势力,应该更容易查清楚背后真相。”
    齐宁抬手拍了拍白圣浩手臂,轻声道:“白兄,你可知道是谁招揽这群影耗子进京?”
    白圣浩一怔,心知齐宁这话问的不会简单,轻声道:“难道不是段清尘?”
    “段清尘只是走狗而已。”齐宁道:“甚至陆商鹤也只是任人驱使的走狗,在他们身后,必然另有真正的高人。”
    白圣浩反应极快,明白过来,低声道:“侯爷,难道......段清尘和陆商鹤与朝中的官员有牵涉?”
    “不能肯定,也无法否定。”齐宁摇摇头,头疼道:“正因为无法确定,所以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
    白圣浩这时候已经明白了齐宁的意思。
    如果将今夜之事告之神侯府,以神侯府的经验和实力,顺藤摸瓜调查此事必然是事半功倍,而且神侯府完全有能力在京城布下罗网,等着影耗子们自投罗网。
    但齐宁明显是不信任神侯府。
    既然段清尘背后的高人有可能是朝中之人,那么就不能确保那人与神侯府没有牵涉,万一真是如此,那么将影耗子入京之事告之神侯府,反倒是打草惊蛇,这帮人很可能就此取消计划,再行筹谋另外的行动。
    齐宁当然是想借此机会将背后的真凶揪出来,所以自然是万事小心。
    想到齐宁连神侯府都不信任,却让自己卷入此事,亦可见齐宁对自己的信任,白圣浩心中一阵感动。
    “灰乌鸦这边就先交给你,如果有什么消息,你亲自通知我。”齐宁起身道:“凡事都要小心谨慎,切莫打草惊蛇。”
    白圣浩拱手道:“侯爷放心,我知道怎么办,但凡有什么线索,立刻禀报侯爷。”
    
    齐宁收服了灰乌鸦,但知道这一切仅仅是开始,离开宅子,回到侯府之前,先摘下了人-皮面具,这才进府,已经是夜深人静,却见到正堂灯火亮着,走过去一看,只见到韩总管正坐在边角的一张椅子上,双手死死抱在胸口,就像怀里藏着什么宝贝一般,歪着脑袋,正打着呼噜。
    齐宁心下好笑,咳嗽两声,韩总管立刻被惊醒,见到齐宁,忙起身道:“候.....侯爷,您回来了。”
    “怎么在这里睡下了?”齐宁温言道:“是否太过疲倦?三娘这几天养身子,府里的事情不好打理,也都靠了你。已经很晚了,先回屋歇着吧。”
    韩总管忙道:“侯爷,老奴一直等您回来。”左右看了看,才从怀里掏出厚厚一沓子银票来,“侯爷,天黑之后,就有人连续不断向府里送来银票,他们进屋之后,也没多说什么,只说是他们老爷派他们送过来的银票。”双手呈过来:“老奴点了一下,总共是两万两千四百两银子。”
    齐宁唇边泛起笑意,看来那帮官员倒也算是识趣,担心自己真的会登门要债,传出去不好听,所以都主动送了过来。
    “侯爷,我问他们这是什么银子,他们也不说,转身就走。”韩总管道:“本来老奴是想去禀报三夫人,但三夫人养身子,谁也不见,这些银子又不知道如何入账,所以也不曾送到账房去,只能在这里等着侯爷回来。”
    齐宁微微一笑,在椅子上坐下,问道:“老总管在锦衣侯府多少年了?”
    韩总管感慨道:“老侯爷当年追随太宗皇帝平乱,家父是最早跟着老侯爷的人,只可惜早早就战死在沙场。老侯爷心好,派人送了许多银子抚恤家人,后来我年纪大了,家母吩咐我到京城来给老侯爷当牛做马,报答老侯爷的恩情。”想了一想,叹道:“都三十多年了。”
    “如此说来,你在锦衣侯府已经干了三十多年?”齐宁问道。
    韩总管点头道:“老侯爷和大将军一直照护这老奴,老奴虽然无用,却还是在府里一直当差。”感慨道:“如今府里的老人已经不多了,当年从江陵来到京城在侯府当差的,多年前不少人都已经回老家养老去了。”
    齐宁心想韩总管在府里三十多年,那么锦衣侯府发生的许多事情,这老头肯定都知道一些,柳素衣莫名其妙地在侯府失踪,这韩总管未必不知道内情,但却也知道这时候不便多问,微笑道:“那你家人都在哪里?”
    
    “当年老侯爷给老奴配了亲,生了两个儿子,大将军对我们韩家十分照顾,让我们在江陵买了几十亩地,我那两个儿子如今都在江陵。”韩总管解释道:“孩子他娘几年前过世了,好在老奴身体还硬朗,还能为侯府效力几年,等过几年实在不能动,若是侯爷准许,老奴便让一个儿子过来继续效命,老奴就回乡养老了。”
    齐宁微一沉吟,取了五百两银票递过来,韩总管一怔,齐宁却塞到他手中,道:“这银子你拿着,是留着自己养老还是给孩子买地,那就由你自己做主。你在侯府辛苦这么多年,如今又要关照我,我自然不能亏待你的。”
    “侯爷,千万不能......!”韩总管急忙将银票推回去:“老奴一家已经受侯府照顾几十年,这一辈都无法报答,这银子......!”
    “怎么,我说话不管用?”齐宁皱起眉头:“让你拿着就拿着,只是不要对外宣扬,免得大伙儿说我偏袒你。”
    韩总管眼眸中显出感激之色,犹豫一下,终是收起来,道:“侯爷大恩大德,老奴.....老奴这辈子是报不完了。”
    “已经很晚了,你先去歇着吧。”齐宁微笑道:“你年纪也大了,平日里不要太过劳累,能让别人分担的尽管派他们去干,自己也要保重身子。”
    韩总管声音哽咽:“侯爷.....侯爷和当年的老侯爷一般,对.....对咱们这些下人都是关护有加。”眼圈微微泛红,忽地想到什么,忙道:“侯爷这么晚回来,还没吃东西吧?之前三夫人倒是派人嘱咐过,若是侯爷回来太晚,给你熬一碗红枣粥喝,吃了红枣粥容易入眠。”
    齐宁心中一个激灵,立时便想起顾清菡之前嘱咐过自己,若是有人送来红枣粥,那便是暗号,自己当晚便要悄悄往顾清菡屋里去,如此说来,顾清菡是让自己今晚偷偷摸摸去她屋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