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零三章 南疆雪龙
    赤丹媚媚眼如丝,咬了一下嘴唇,才轻声道:“你这色胚子,往哪里瞧?”
    “哪里吸引人就往哪里瞧。”齐宁一只手揽着赤丹媚腰肢,闻着赤丹媚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幽香,低下头,便要吻在她唇上,赤丹媚却已经用手掌抵住,扭了一下柔腴娇躯,轻声道:“小坏蛋,别胡来,我有事情找你。”
    齐宁还是强悍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这才笑着轻声道:“东西找着没有?”
    “哪有那么容易。”赤丹媚没好气道:“皇帝住着这么大地方,宫阙重重,总要费些时间的。”
    齐宁一根手指轻轻刮了一下赤丹媚的琼鼻,凝视着那狐媚的眼眸儿,轻笑道:“我早就对你说过,皇宫大小宫殿上百,就算让你正大光明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去搜找,那也要好些年时间,怎么,你想在这皇宫之中终老不成?”
    赤丹媚白了齐宁一眼,低声道:“我真要终老皇宫,也要拉你来陪我。”推着齐宁胸膛,软语道:“你先起身来,你压着我难受。”
    “那次压了你一晚上也没听你说难受。”齐宁嘿嘿一笑,赤丹媚又瞪了他一眼,用力将齐宁推开,齐宁翻过身,侧躺在长桌上,一根手肘支起,撑着脑袋,赤丹媚见状,也干脆侧身趟过去,亦是玉臂撑着螓首,与齐宁面对面。
    两人四目相对,齐宁眸中带笑,赤丹媚眸中却是柔软如水,伸出一只手,轻轻抚在齐宁脸上,笑道:“今天跑进宫来,是不是瞧着你们皇帝在歌舞升平?”
    齐宁道:“再多的舞姬比起媚姑姑来,那也是路边野草一样,媚姑姑若是一展身姿,必然是倾倒天下。”
    “就你多话。”赤丹媚眸中带着笑意,轻声道:“看来你们的皇帝也没有传闻中的那般好,只不过是酒色之徒而已。”
    “酒色之徒?”
    “你不在宫里,自然不知道。”赤丹媚轻轻一笑,“自从大婚过后,你们的小皇帝和他的皇后日夜形影不离,似乎半刻也不得分开,特别是晚上,他们......!”说到这里,忽地止住,只是唇边似笑非笑。
    “晚上怎样?”齐宁追问道。
    赤丹媚玉指划过齐宁唇线,媚眼如丝:“新婚燕尔,你觉得他们晚上会做什么?”抬手在齐宁额头轻点一下:“明知故问。”
    “难不成你每天还在偷偷瞧着他们亲热?”齐宁握住赤丹媚柔荑:“你说我是大色狼,我看你才是......!”
    “又怪不得我。”赤丹媚立刻打住道:“每天晚上我要给他们送去沐浴用水,自然是瞧得见。”眼眸转动,低声道:“我只是告诉你,你们的皇帝最后也只是个沉溺于享乐的皇帝而已,年纪不大,却已经开始留恋后宫。大婚三天之后,他不是该上朝吗?现在过了数日,我瞧不出他有上朝的意思。”
    齐宁微皱眉头,赤丹媚继续道:“那个礼乐监的大太监,现在得到他宠信,一个皇帝宠信这样一个太监,能是什么好东西?”
    “媚姑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我只是让你知道,你们的皇帝信不过,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你也不必为他太过卖力。”赤丹媚轻笑道:“实在不成,等我找到东西之后,姑姑带你远走高飞,干脆别做这个侯爷了。”
    “姑姑带我远走高飞,我自然是乐意的。”齐宁道:“你今日勾引我过来,是为了和我商议远走高飞?”凑近上来,又要抱住赤丹媚,赤丹媚却已经率先抓他手,嗔道:“不许乱来,好好听我说话。”
    齐宁叹了口气,道:“能看不能摸,你真是好狠心。”
    赤丹媚妩媚一笑,才轻声道:“你们皇帝是昏君还是明君,我可不在乎,我今天见你,是和你说件事情。”
    “是让我帮你找东西?”齐宁道:“我上次就说过,你要找什么,尽管告诉我,你毕竟是我媳妇儿,有事情我总会帮忙的。”
    “才不是你媳妇。”赤丹媚娇嗔道:“我们是假夫妻。”
    “假夫妻?”齐宁似笑非笑,伸手往赤丹媚胸口抓过来,赤丹媚急忙护住:“做什么?”
    “你身上每一处地方我都一清二楚,真的不能再真,你还说是假夫妻?”齐宁轻声调笑:“除了我,总不会有人知道你屁股上有红痣?”
    “流氓。”赤丹媚轻啐一声:“你不想说话,我就不和你说。”
    “好啦好啦,别生气,媚姑姑,你说吧,有什么正经事找我?”
    赤丹媚想了一下,才轻声问道:“小色胚,你是不是练的纯阴内功?”
    “啊?”齐宁一怔,没有想到赤丹媚忽然提及内功,疑惑道:“为何问这个?”
    “我没有记错,应该就是了。”赤丹媚轻笑道。
    齐宁低声问道:“姑姑,你怎么知道我是练的纯阴内功?难道把过我的脉?”
    赤丹媚神秘一笑:“我自然知道的。”
    齐宁想了一下,明白过来,嘿嘿一笑,道:“我知道了,是在鬼竹林那次,原来......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赤丹媚有些急,伸手在齐宁腰间轻掐了一下,齐宁笑着低声道:“那天晚上你非要在上面,我使了内力将你压在下面,所以你知道我内功的路数,是不是?”脑中便又想起在鬼竹林和赤丹媚假成亲那夜,两人一夜颠鸾-倒凤,香艳无边,顿时身体便有些发热。
    赤丹媚羞臊无比,狠狠在齐宁腰间掐了一下,齐宁咧咧嘴,求饶道:“好了好了,我不乱说了。”
    赤丹媚轻哼一声,这才问道:“我问你,你可听说过南疆雪龙?”
    “南疆雪龙?”齐宁奇道:“那又是什么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赤丹媚道:“南疆雪龙乃是极寒之宝,寻常人若是患了寒热之症,南疆雪龙一滴血便可以治愈。习武之人,若是修炼纯银内力,一旦得到了南疆雪龙的血液,内里便会突飞猛进,比之任何增进内力的丹药都要管用。”
    齐宁“哦”了一声,狐疑道:“姑姑为何突然提及南疆雪龙?我以前到没听说过。”
    “知道南疆雪龙的本也不多,就如同东海巨龟,都是世间难见的神兽。”赤丹媚轻声道:“小坏蛋,你要不要尝尝南疆雪龙的血液?”
    齐宁一怔,吃惊道:“你有南疆雪龙的血液?那....那是从何而来?”
    “南疆雪龙的血液,破体之后,必须迅速服下,否则时间一耽搁,便没有效用。”赤丹媚凑近到齐宁耳边:“姑姑虽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在这皇宫之内,却发现了南疆雪龙的踪迹。”
    “南疆雪龙在皇宫之内?”齐宁骇然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疆雪龙不应该是在南疆吗?”
    赤丹媚道:“我很久之前听岛主提及过,南疆有隐龙潭,南疆雪龙就在隐龙潭之中,但隐龙潭究竟在什么地方,却极少有人知道。南疆大山连绵,传说隐龙潭处在群山深处,曾经有许多人在深山找寻,却都是一无所获。”
    “那雪龙又如何到了皇宫之中?”齐宁疑惑道。
    赤丹媚摇头道:“为何会出现在皇宫,我也是不知。不过我确定那必然就是传说中的南疆雪龙,皇宫有一处偏僻的花园,里面也有一处水潭,那天晚上我忽然发现了那处所在。如今还远没有到寒冷时节,可是水潭结成冰层,除了南疆雪龙,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有如此能耐。”
    齐宁微微颔首,问道:“姑姑,世间真的有龙存在?”
    赤丹媚抬指在齐宁额头一点,低声道:“你这个傻瓜,哪里真的有龙,南疆雪龙说白了就是一条巨蟒......!”
    “什么?”齐宁如同触电一般,猛地坐起:“巨蟒?”
    齐宁反应如此剧烈,倒是让赤丹媚有些意外,也坐起身来,蹙眉道:“怎么了?”
    齐宁此时却是心潮起伏,思绪已经回到了很久之前。
    赤丹媚一开始说起南疆雪龙,齐宁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得“巨蟒”二字出来,齐宁立时便想到在皇宫之中的那条白色巨蟒。
    当初齐宁巧遇那位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白衣人,宛若是从画中走出来,因为途中让她上车带了一程,便结下了缘分,那白衣人甚至送了一条项链作为谢礼。
    那人来无影去无踪,离开之时齐宁都不曾察觉,本以为再也不会相见,孰知没过多久,那人竟然在半夜跑到锦衣侯府,将齐宁带入了皇宫之中,而且所到之处,正是赤丹媚所说的冰潭。
    齐宁知道自己所到之处丁然就是赤丹媚所发现的冰潭,而所谓的南疆雪龙,也定然是冰潭之中的那条白色巨蟒。
    齐宁此后一直都想不通,那夜白衣人为何要带自己进入皇宫,而且还在自己无力反抗的情况下服下了大量的巨蟒血液,如今终于明白,那白蟒之血竟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现在想起,自己在服用过白蟒之血后,内功似乎真的是与日俱增,有了极大的突破。
    他猛然间想到,自己体内那股来历不明的寒冰真气,一直都找不到来源,难道竟是那天晚上所致?
    他兀自清晰记得,那夜服用过白蟒之血后,白衣人将内力灌注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内,当时那种痛苦不堪的体会让齐宁兀自记忆犹新,当时白衣人并无多说,倒是说了几句稀奇古怪的话,那几句话齐宁也还记得,似乎是什么乾元真经,而且当时白衣人还重复了数遍。
    思绪纷沓而至,齐宁双眉紧锁,身体一震,这时候陡然间终于醒悟过来,那夜白衣人明显是要帮助自己增强内力,对自己并无恶心,而且重复那几句稀奇古怪的话语,无非是要让自己记住。
    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是为乾元真经!
    齐宁念及至此,心下有些懊恼,自责自己后知后觉,到如今方恍然大悟,想起那出尘脱俗的白衣人,到如今兀自不知她是何方神圣,不知她从何处来,更不知她去往何方,亦不知此生是否还能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