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七二章 巧遇
        吴达林等护卫听到杀声,已经是蠢蠢欲动,但有言在先,一切都要按照沈凉秋的计划进行,是以众人也只能按兵不动,只等漏网之鱼自己落网。
        
        齐宁却是微闭着眼睛,显得异常镇定。
        
        喊杀声隐隐传来,在小岛腹地,虽然并未亲临现场,但从传来的激斗声却也可以判断,那边厮杀的确实很惨烈。
        
        片刻之后,声音便消失,一场激战似乎片刻间就已经停歇。
        
        “侯爷,看来已经解决了。”吴达林一直在侧耳倾听,等没有声音再传过来,扭头看向齐宁:“若是黑虎鲨跑了,也会有追杀声。”
        
        齐宁点点头,从岩石后面站起身来,并没有说一句话,直向方才传出激斗声音的方向冲过去,吴达林低喝一声:“保护侯爷!”尾随在齐宁身后,其他人也都是握紧了刀,如狼似虎般,跟在了齐宁身后。
        
        齐宁的耳力惊人,判断力也是不弱,凭借方才的声音,已经大致判断出事发的位置,奔出好一段路,到得石峰之下,顺着一条崎岖不平的乱石小道穿进去,左右两边俱都是荆棘灌木,很快,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人影,往前又过去一小段,迎面过来两个人,当先一人却是唐辉。
        
        唐辉瞧见齐宁过来,急忙迎上前,拱手道:“侯爷,沈将军令末将向您禀报,行动成功!”
        
        齐宁遥望过去,月色之前,前方不远人影攒动,立刻问道:“抓到黑虎鲨了?”
        
        “黑虎鲨奋力抵抗,并不束手就擒,还.....还伤了我们两个兄弟。”唐辉神情凝重:“我们只有将他射杀!”
        
        “那可有抓到活口?”
        
        唐辉摇头道:“他们看到我们杀过来,立刻就反抗,沈将军看情形无法活捉,就只能下令射杀。”
        
        齐宁也不多言,在唐辉的带领下往现场过去,远远看到沈凉秋正蹲在一具尸首边,四周众兵士还在四下搜寻,听到脚步声,沈凉秋回过头来,看到齐宁,立马起身,拱手道:“侯爷,幸不辱命!”
        
        齐宁露出笑容,上前去,见到地上躺着六七具尸首,其中赫然有东海水兵的尸首,皱起眉头,沈凉秋也是神情凝重道:“侯爷,黑虎鲨负隅顽抗,他手下两个人也是亡命之徒,卑将一心想要活捉,可是......!”
        
        齐宁点头道:“他们本就是亡命之徒,知道被抓的结果也难逃一死,自然是顽抗到底。”瞧见脚边尸首,见此人穿着一件单衣,肤色黝黑,并不高大,但看起来生前也很精干,身上则是中了七八支弩箭,最致命的一支正是射入他喉咙的那支,蹲下去仔细看了看,才问道:“沈将军,是否可以确定此人就是黑虎鲨?”
        
        沈凉秋也在齐宁边上蹲下,伸手扯开了那尸首衣袖,借着月光,齐宁看到在尸首的左臂上刻有文身,仔细瞧了瞧,却正是一头张着血口露出利齿的鲨鱼。
        
        “俱卑将所知,黑虎鲨之所以有这样的匪号,是因为他在胳膊上刺有鲨鱼头纹身。”沈凉秋解释道:“而且卑将收买的那两名探子也对黑虎鲨的外貌有过详细的描述,此人的外型和探子所叙述的黑虎鲨外貌并无差别,所以卑将断定,此人定是黑虎鲨无疑。”
        
        “应该不会有错。”齐宁颔首道:“这次行动取得成功,证明那两名探子的消息确实可靠,既然如此,这自然是黑虎鲨无疑。”唇角露出笑容,道:“沈将军,本侯可要恭喜你了,这次计划一举成功,实在是可喜可贺。”
        
        “一切都是托侯爷的福分。”沈凉秋的计划取得成功,这也让这位水军副将如释重负。
        
        齐宁又扫了两眼现场情况,皱眉道:“是了,据情报所说,跟随黑虎鲨前来无名岛的除了两名亲信,还有一名大夫,那胡大夫.....!”
        
        沈凉秋没等齐宁说完,忽地一转身,单膝跪在齐宁脚下,声音肃然:“卑将恳求侯爷降罪!”
        
        齐宁皱眉道:“沈将军这是何意?”
        
        “方才我们确定了黑虎鲨的位置,三路人马从三个方向杀过来,黑虎鲨等人立刻反抗。”沈凉秋眉头紧锁:“他们身边不但有兵器,而且还藏有箭驽,不知道从何处所得,有两名兄弟被他们射杀,见此情况,我们也只能先以箭驽攻击......!”扭头向不远处瞧过去,才继续道:“那名胡大夫也被弩箭误杀!”
        
        齐宁一怔,顺着沈凉秋目光瞧过去,果见到那边一具尸首穿着长衫,打扮与其他人不同,走过去仔细看了看,是个五十来岁的男子,身上也中了四五支弩箭,这时候已经是死的透透的,知道这应该就是那位胡大夫了。
        
        “侯爷.......!”沈凉秋跟过来,露出一丝惭愧之色。
        
        “这样的混战,有所误伤,那也是在所难免。”齐宁叹了口气:“沈将军,令人将这位胡大夫的尸首好好收拾一下,带回去交给他的家人吧。他只是被海匪挟持,并非贼寇,这次被我们误杀,你们也要好生抚恤他们的家人,不要怠慢。”
        
        沈凉秋立刻道:“卑将必当从中抚恤他的家人!”
        
        “还有那几名为国捐躯的兄弟,也要好好抚恤。”齐宁道:“让人四下里好好搜一搜,看看是否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摇头叹道:“黑虎鲨这一死,我们无法审出他手底下那些海匪的具体位置,要将这些海匪尽数剿灭,看来还是要花费一番功夫的。”
        
        沈凉秋道:“黑虎鲨一死,海匪内乱必生,侯爷,卑将相信在两年之内,必能将这些为害百姓的祸害彻底清除。”
        
        齐宁哈哈笑道:“那就要靠沈将军了。沈将军,此番除掉黑虎鲨的大功,足以向朝廷证明你的才干。”
        
        沈凉秋又是一礼,随即低声道:“侯爷,事不宜迟,卑将建议今晚连夜返回,黑虎鲨被咱们除掉,这消息短时间内应该不会传出去,在此之前,咱们回到岸边,才能确保安全。”
        
        齐宁也明白沈凉秋的意思,一旦今夜之事被海匪察觉,那么黑虎鲨手底下那群人必然会疯狂袭来,比起海上海匪的实力,这次参加捕鲨行动的加起来不过百人,实力很是薄弱,一旦真被东海海匪盯上,形势便会岌岌可危。
        
        水兵四周搜找,也并无找到其他什么有用的东西,这也是在预料之中,黑虎鲨来这里养病,自然也不会带来太多东西。
        
        沈凉秋下令将战死的水兵尸首带回船上,另外将黑虎鲨和胡大夫的尸首也带回,至于黑虎鲨手底下那两名亲信,直接丢在岛上,也不去理会。
        
        天亮之前,众人已经收队回到了船上,此番行动一举成功,从上到下俱都是一片欢腾,齐宁更是告知要向朝廷为众人庆功,在场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当兵吃粮,拼了性命出去,能够得到赏赐甚至是提拔,自然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虽然经过一场厮杀,但行动的速度极快,干脆利落,对众人来说,在水中消耗的体力,比之行动所消耗的体力还要大,但众人精神振奋,全无疲惫之态,沈凉秋下令连夜返航,当黎明第一丝曙光从海上地平线出来之时,三艘船已经远离了那座无名孤岛。
        
        到得黄昏时分,忽听得瞭望塔上的哨兵叫道:“有船来了,有船来了!”
        
        昨晚因为行动顺利成功而兴奋的众人等到兴奋劲过去之后,不少人已经在船上睡觉,哨兵陡然叫起来,船上的许多人都被惊醒,一时间船板发出咚咚之声,这些都是训练有素的水兵,遇到紧急情况,第都能够在第一时间迅速做出反应,沈凉秋虽然没有下令,但众水兵都已经是极其熟练地进入到战备状态。
        
        这次东海水师派出了三路人马,其他两路作为掩护,故意扰乱海匪的眼线,只有沈凉秋这一路向正东方的航线行来。
        
        水师出动船只,都是有严格的军令,一旦确定航线,绝对不能轻易改变。
        
        如今东海水师最高长官便是沈凉秋,没有沈凉秋的军令,东海水师不可能再有一艘船擅自出海,而其他两路派出的人马根本不可能与这一路人马在航线上有重合,如今距离海岸还有两百海里地,在这种区域突然发现其他船只,所有人都知道绝不可能是东海水师的战船,第一反应都知道应该是出现了海匪的船只。
        
        沈凉秋没有下令直线航行,而是绕了弧形航线,就是不希望在海上碰到海匪,却不料在这里竟然还是碰上了。
        
        三艘船上的水兵们都是迅速行动起来,很快就各就各位,齐宁和沈凉秋也都已经从船舱之中出来,神情肃然,齐宁到得左侧船舷,遥望海面,果然见到远方出现几个黑点,那边的航线与这边形成了一个人字形,但都是向集合点航行,看眼下的情势,用不了半个时辰,两队人马就要撞在一起。
        
        “那边是打着谁的旗号?”沈凉秋抬头问道,神色凝重。
        
        瞭望塔上的哨兵右手遮在眉眼上方远眺,回道:“还不能看清楚,要等片刻。”隔了片刻,那哨兵朝着船头叫道:“将军,不是海匪,不是海匪,那是江家的商船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