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五五章 规矩
        大力使者铜皮铁骨,但终究是没能抵得住寒刃的锋利。
        齐宁手持寒刃插入大力使者的喉咙,却又在瞬间从喉咙里拔出寒刃,足下在大力使者腹间一点,借力飘开,大力使者另一只手中的大刀落地,抬手捂住自己的喉咙,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那喉咙被戳开一道洞口,鲜血喷涌而出,便是用那蒲扇大的手掌去捂,也依然无法挡住鲜血的喷溅。
        持宝童子和花想容竟也是呆住。
        他们显然无法想到,占尽优势的大力使者竟然在这顷刻之间命丧在齐宁之手。
        齐宁跃开之后,喘着粗气,但一双眼睛却是如刀子般盯着大力使者。
        大力使者脚步摇晃,捂着喉咙,脸上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但那一双凸起的眼睛却是怨毒地盯着齐宁,竟是向齐宁摇摇晃晃走过来,但只走了三四步,脚下一个踉跄,终是一头栽倒在地,庞大的身躯倒地之时,发出嘭的声音,那巨大的身体在地上抽搐几下,便即不再动弹。
        地藏六使之一的大力使者,竟是这样被齐宁刺杀。
        围在四周那些箭手一直不敢轻举妄动,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大力使者掐住了齐宁的喉咙,也都以为齐宁必死无疑,可是这转眼之间,倒地死去的竟然是大力使者,许多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何事。
        花想容只觉得全身发寒,非但没有上前,反倒是向后退了两步,持宝童子脸色冰冷,甚至有些苍白,猛地向齐宁连射数箭,齐宁解决大力使者之后,自然知道持宝童子等人不会善罢甘休,早有戒备,身形闪动,已经是躲到一棵大树后面。
        他让自己的呼吸顺畅起来,方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完全是一种当机立断的求生反击,此时平复下来,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便在此时,却听到一怔尖锐的竹箫之声传来,花想容和持宝童子脸色都是一变,一开始那竹箫声只从一个方向传来,但很快却连续从好几处传来竹箫声,花想容一咬嘴唇,吩咐道:“都撤了!”转身便往林中深处退过去,持宝童子看上去有些不甘心,却也还是一挥手,手下那群箭手迅速跟随持宝童子往林子深处撤走。
        齐宁长出一口气。
        他已经知道那竹箫声的意思,如果不出意外,日月峰这边的变故已经被苗人发现,竹箫声应该是苗人所发出的讯号,应该有众多苗人正往这边增援过来,花想容显然是不相与苗人直接发生冲突,这才迅速撤走。
        地藏的计划,显然是想抓住短暂的时间,对齐宁发动一次奇袭,毫无疑问,按照计划,在苗人增援之前,必须完成对齐宁的刺杀。
        但情况明显没有按照地藏设计的进行,花想容这群人非但没有在既定时间内杀死齐宁,反倒是被齐宁反杀了大力使者,如今苗人赶到,花想容等人只能铩羽而退。
        齐宁并没与继续去追,他遭受着一轮袭击,体力和精力都是耗损巨大,而且对方冷箭难防,穷寇勿追。
        只是片刻间,花想容一干人已经走的干干净净,没过多久,便又见到身影闪动,从林子外面冲进一群人来,齐宁并没有继续躲藏,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藏头露尾,那群人见到齐宁从大树后面出来,早已经是围在四周,齐宁扫了一眼,来人都是苗人,比之持宝童子等人乔装打扮成苗人的模样,这伙人显然是真正的苗人。
        苗人瞧见地上到处都是尸首,自然感到大是吃惊,见得大力使者那庞大的身躯趴在地上,亦感惊骇,众苗人有的握刀,有的持弓,将齐宁围在当中,一人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禁地?”
        “放下兵器!”有人见到齐宁手持寒刃,厉声喝道:“还不将兵器扔掉!”
        齐宁将寒刃收起,双手举起,朗声道:“我们是友非敌,大苗王何在?”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见我们大苗王?”有人厉声喝道:“擅闯禁地,我们要将你处死!”
        “见了大苗王,是杀是剐,听凭大苗王发落。”齐宁高声道:“你们派人告诉大苗王,齐宁求见!”
        人群中有人有些吃惊道:“齐宁?哪个齐宁?”一人往齐宁这边走过来,齐宁见那人身形瘦长,样貌竟颇有些熟悉,那人却也是盯着齐宁打量,齐宁摘下头上的帽子,笑道:“你可是白牙力头人?”
        那人一怔,也失声道:“是.....锦衣候?”
        眼前这人,却正是苍溪苗寨六大头人之一的白牙力。
        白牙力在苍溪苗寨颇有威望,当初大苗王被害,丹都骨兄弟相争,形势危急,正是白牙力挺身而出,建议由苗家大巫主持公道,此人冷静异常,而且明悉是非,齐宁见是此人,心下微宽,按照苗人的礼仪行了一礼,道:“多时不见,白牙力头人一向可好?”
        白牙力大感错愕,随即扫了一眼四周的尸首,皱眉道:“侯爷为何会在这里出现?这些人.....都是什么人?”
        “我得到消息,有人欲要加害大巫,是以专程前来报讯。”齐宁知道这时候对白压力倒也不能如实相告:“不想还没见到大巫,在半山腰就被这群人袭击。”
        “有人要害大巫?”白牙力吃惊道:“他们是些什么人?”
        齐宁叹道:“说来话长,白牙力头人,能否让我先见大苗王再说?对了,我此番前来,带了几个随从,他们在山脚等候,不知.....?”
        “山脚也有一场厮杀。”白牙力道:“两边都死了人,我们赶到的时候,许多人都跑了,我已经派人追拿,不过抓了三个人,他们假扮苗人,问他们是谁,他们也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你的人。”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原来齐峰那边也是遇袭,看来地藏不但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便是跟随自己同来的随从,他们也要杀之而后快。
        齐宁道:“还请白牙力头人带我见一见,看看是不是我的人?”
        “侯爷,你可知道,日月峰是我们苗家大巫居住之地。”白牙力并没有理会齐宁的请求,脸上神色凝重:“苗家的规矩,没有大巫的允许,任何人擅闯禁地,都要受到严重的惩处。”
        齐宁皱眉道:“严重的惩处?白头人的意思是说,我前来报讯有错?”
        “如果真的有人意图加害大巫,侯爷可以先和大苗王商议,我们自然会加强对大巫的保护。”白牙力正色道:“如今大苗王和我们一无所知,侯爷和你的部下却出现在日月峰,非但如此,这里到处都是尸首,谁是谁非,只怕也不好说清楚。”
        齐宁心中恼火,但知道这时候不宜与苗人发生直接的冲突,道:“见到大苗王,是是非非总能说清楚。”
        “日月峰都已经分派人围捕。”白牙力道:“无论是谁,进了溪山,想要出去就没那么容易。侯爷要见大苗王,那是理所当然,我们不敢对侯爷不敬,见到大苗王之后,再由大苗王请示大巫该如何处置此事。”抬手道:“侯爷,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见大苗王,不过....只能先对你不敬,多有冒犯。”
        “冒犯?”
        “你擅闯日月峰,在大巫发落之前,我们只能先将你绑缚起来。”白牙力道:“虽然多有不敬,但这是我们苗人历代相传的规矩,不敢因为侯爷的身份便要破坏,还请侯爷多多包涵。”一挥手,早有几名苗家汉子拿了藤绳上前,瞧那样子是真要将齐宁绑起来。
        齐宁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白头人,你似乎忘记了,我是朝廷的官员。”齐宁声音微冷:“西川是大楚的疆土,无论是汉家人还是苗家人,都是大楚的子民,我受朝廷之命前来西川,暂管西川事务,即使是苗家七十二洞,那也是要听从我的吩咐,你现在下令绑我,却不知将朝廷放在何处?”
        齐宁深知苗家七十二洞实际上对大楚还没有完全形成归属感,要让苗家七十二洞完全臣服,固然要施以恩惠,却也要对他们有威慑,恩威并施方能真正让他们臣服。
        自己虽然未经禀报来到日月峰,似乎在道理上确实是坏了苗家人的规矩,但自己堂堂帝国爵爷,如果当真让他们绑着去见大苗王,此时一旦传扬开去,必然会让朝廷颜面尽失,甚至会让不少苗家人心存不屑之感,这已经不仅仅只是自己个人脸面的问题,而是关乎到朝廷的威仪。
        白牙力脸色也有些难看,四周众苗人却是虎视眈眈,并未有因为齐宁的身份而显出敬畏之态。
        齐宁整理了一下衣衫,将帽子重新戴上,淡淡道:“我现在就这样去见大苗王,如果你们真要绑我,大可以上来试一试?”
        白牙力一手握刀,另一手握成拳头,肃然道:“侯爷这是有意让我为难了。”
        “也不必为难。”齐宁道:“我现在忽然改了主意,不去见大苗王,我要上山,直接去见苗家大巫,既然这里是苗家大巫的居地,我坏了规矩,该如何惩处,我直接询问苗家大巫就是。”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