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三四章 天火
        教主抬掌自戕,齐宁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想要出手阻拦已是不及,惊骇之下,却见到教主身体微震,却并没有自己所想的脑浆四溅,微松了口气。
        只见到教主本来黝黑的脸庞在一掌之后,迅速变红,不但是脸庞,便是脖子和双手等处也全都迅速变成赤红之色。
        齐宁诧异万分,不知教主又是在搞什么名堂,这时候却感觉教主周边的空气忽然变得炙热起来,那股炙热迅速扩散,就宛若是在炎炎夏日之时,齐宁不自禁向后退了数步,很快就看到教主身边的坚冰竟然开始融化。
        齐宁心下骇然,这时候的教主就似乎变成了火炉子,在他身边的冰块经过炙热温度的炙烤,迅速化冰为水,齐宁不知道教主意欲何为,而脚下的冰块也开始融化,他只能连续后退,与教主隔了三四十步之遥,这时候更是看得清晰,以教主为中心,四周坚冰融化,冰面也向下沉,没过多久,教主便坐在一大滩的积水之中。
        寒风萧萧,而百年不化的坚冰竟然开始融化,齐宁惊骇之余,暗想难不成这位黑莲教主竟是想要将大雪山融化?
        不过这也未免太过痴心妄想,大雪山绵延数百里,教主就算功力无边,也不可能将这巍峨连绵的大雪山融化。
        可是能够操控天地气息的大宗师若真的做出什么骇然听闻不可思议的事情来,齐宁也并不感到奇怪。
        好在片刻之后,坚冰融化蔓延的脚步停下来,教主全身笼罩在一层雾气之中,又过片刻,那些本已经融化为水的坚冰又开始凝结起来,本来先前教主四周的坚冰凹凸不平狼藉一片,但化水再次凝结之后,却是变得平整光滑,很快齐宁便发现,教主的身体竟然被坚冰包裹,腰部以下,全都已经被坚冰裹住。
        风声呼呼,片刻之后,终是见到教主睁开眼睛,随即见到他缓缓起身来,那坚硬的冰块发出嘎嘎之声,裂开之后,教主不受任何束缚站起了身来。
        齐宁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教主看向齐宁,眼中划过一丝奇异之色,淡淡问道:“你担心我死在这里?”
        齐宁“啊”了一声,却忽然想到,教主方才的异状,确实是让他心中很为担忧,想了一下,才叹道:“也许我只是在担心另一个人。”
        “哦?”
        齐宁道:“教主回来了,但那个人.....也许再也不会回来。”
        教主发出一声怪笑,仰首望着苍穹,片刻之后,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逐日法王,逐日法王此刻已经完全被积雪所覆盖,成了一具雪人,教主缓步走过去,背负双手站在法王面前,良久之后,终于道:“你可知道他为何几十年不曾下过大雪山?”
        这当然是一个谜!
        齐宁不自禁靠近几步,道:“听说逐日法王身上有伤。”
        “龙山之约的存在,让这些怪物不敢轻启战端。”教主也不回头,背对齐宁道:“天地之间,能够让大宗师受伤的,只有大宗师,他从无与其他大宗师交过手,又如何能够受伤?”
        “教主的意思是?”
        “说他是受伤也可以,不过.....他的伤势却非人力所能造成。”教主平静道:“逐日法王体内有天火,如果是普通人,天火可以在瞬间便将其烧毁,逐日法王虽然功力深厚,利用天地气息压制体内的天火,但却必须要借助大雪山的极寒之气,如果他离开大雪山,就无法利用极寒之气压制体内的天火,一个不慎,便将灰飞烟灭。”
        “天.....天火?”齐宁一怔:“那....那天火是什么东西?又.....又从何而来?”
        “天火源自天地之气。”教主道:“你身有异脉,今次能够击败那喇嘛,便是用自身异脉牵动了天地之气,这天地之气有极寒极炎两种,初引天地之气倒也罢了,可是长年累月用身体经脉承受天地之气,日积月累,便会在体内存有极寒或是极炎之气,若是被这两股气息任意一种附于体内,便再难解脱。”
        齐宁听得还有些迷糊,但却依稀明白,这似乎是进入大宗师境界的后患。
        “能够掌握天地之气,任谁都不会停歇下来,定会突破到极致境界。”教主缓缓转过身,面庞冷峻,目光如刀:“达到极致境界,便是大宗师境界,而进入大宗师境界,躯体就回不了头,逐日法王达到大宗师境界,体内便附上了极炎之气,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无法走下大雪山,现在你明白了?”
        齐宁这一瞬间终于明白过来。
        之前许多谜团,在这一瞬间迎刃而解,逐日法王为何会千里迢迢派出座下弟子前往东齐与白云岛主交换幽寒珠,现在来看,当然是为了对付体内的极炎之气。
        雪蚌在东海深处,本就是凉性之物,而幽寒珠在【佰草集】之中,位列寒药三宝之一,乃是极寒药性,逐日法王用天山雪莲交换幽寒珠,自然是想试一试幽寒珠能否消去体内的极炎之气。
        毫无疑问,逐日法王自然用过天山雪莲来解极炎之气,但显然没有成功,对这位大宗师而言,极炎之气附于他体内,就宛若一把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如果无法将极炎之气从体内消除,终其一生就等若是被囚禁在大雪山之上,所以只要有一线希望,法王也都会倾尽全力解除这道枷锁。
        天山雪莲没有成功,法王便想到了东海幽寒珠,是以这才派出贡扎西等人千里迢迢前往东齐,以天山雪莲交换幽寒珠。
        而这也暴露出东海白云岛主的弱点。
        教主既说大宗师体内必有一道掣肘的气息,那么白云岛主体内自然也少不了。
        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为何当初哲卜丹巴泄露白云岛主也有伤在身,齐宁那时候一直想不通大宗师为何会受伤,此时才明白真正的缘由。
        既然白云岛主愿意用幽寒珠与发往交换天山雪莲,自也说明白云岛主体内亦有与法王同样的极炎之气。
        白云岛主远居白云岛,没有大雪山的极寒气息压制体内的极炎之气,甚至能够离岛,由此亦可见白云岛主体内的极炎之气还没有法王这般严重,又或者说白云岛主的功力高于法王,以其他方法压制了体内的极炎之气。
        若非教主今日所言,齐宁又如何想到大宗师竟然都有难以言说的苦衷。
        他忍不住想到,既然法王和岛主都有极炎之气附于体内,那么剑神北宫连城和北边的北堂幻夜体内又是否也同样是极炎之气?
        眼前这位黑莲教主,同样是大宗师,其他人无法避免的困境,教主当然也无法避免。
        “今日过后,你是否还要继续以天地之气为己用,就全凭你自己的抉择。”教主缓缓道:“适可而止,自然是难能可贵,可是日后你若为追求武道巅峰而陷入绝境,莫怪我没有提醒你。”
        齐宁心下苦笑,心想本以为自己找到了新的武道路径,自今而后会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他内心深处为此甚至颇为兴奋,可是片刻之间,教主却是一桶冷水浇在了他的头上。
        他很清楚,以教主所教授的方法,再加上自己的异脉,要进入一个全新的武道境界并非难事,可如果真得去追求巅峰武道,那么大宗师所遭遇的困境自己必然也难以避免。
        “他们都有弱点在身,那么......!”齐宁微一沉吟,本想询问教主体内是否也有极炎之气,但话说到一半,却想到这毕竟是不可告人的隐秘,教主今日能够开诚布公说出来已经是很为难得,自己若是询问对方的弱点,就是在有些太过了。
        教主却已经猜到齐宁心思,冷哼一声,道:“你是想问我体内是否也有极炎之气?”
        “这.....!”
        教主淡淡道:“我体内是极寒之气,当年武道修为进入大宗师境界,便饱受极寒之气的折磨,好在我的运气确实不错,找到了一套失传已久的武学,一旦极寒之气侵袭身体,那套武功施展出来,便可以让周身炽热,可以抵御极寒之气。”微顿了顿,才道:“方才你自然也已经看到了!”
        齐宁心下一震,猛地想到了炎阳神掌。
        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之时,齐宁在一处极为隐秘的山洞之内得到了一套诡异的武学,正是那炎阳神掌,炎阳神掌威力惊人,齐宁初学之时,若非体内有那股寒冰真气保护,早已经被炎阳神掌的威力自噬其身,他一直奇怪那炎阳神掌究竟是何人留下,这时候谜团终于解开,那处密室,自然是教主极寒之气发作之时独处之地。
        “那套武功若是换作普通人,定会全身焚毁而亡。”教主平静道:“所以如果有人得到了那套武功,还是就此止手,莫要有朝一日反受其害。”
        齐宁心下又是苦笑,暗想原来炎阳神掌是教主疗伤所用,自己当初还如获至宝,教主此时这般说,竟似乎是意有所指,竟似乎已经发现自己修炼过炎阳神掌,所以出言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