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零章 致命一击
    齐宁本来对教主在朝雾岭大开杀戒颇有些反感,但此时却只盼教主出手击杀阴无极。
        他虽然之前就听闻过阴无极此人,但今日是第一遭见到,不想此人当真是心狠手辣,当年不但威胁阿云成为了他的妻子,今次竟然还将阿云火化。
        黎西公既然声称用镇魂玉能够保住阿云不死,那么阴无极今次火化阿云,就等若是亲手杀死了她。
        黎西公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却听得一声如同狼嚎的凄惨嚎叫响起,教主竟然是昂首长嚎。
        齐宁能够体会到教主现在的心境。
        教主当年身临绝境,阿云为他挡住致命一击,那一次之后,教主八年来便再无见过阿云,在教主的记忆中,最后一次见到阿云的情景便是为自己舍身,他今次回来,报复阴无极自然是不假,但最重要的目的,显然是要找到阿云。
        从黎西公口中得知阿云还活着,教主心中的欢喜可想而知,可是转眼间,却得知阿云竟然已经被火化,大喜之后,却是面临着大悲。
        万般劫难之后,却得知自己最在乎的人却永远不再得见,齐宁知晓教主眼下定然是悲愤欲绝。
        阿瑙在边上一直没有吭声,听得教主嚎叫,有些惧怕,却还是盯着阴无极,眼圈发红,带着哭腔道:“爹,你....你害死了我娘?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阴无极脸色一沉,冷声道:“你有什么资格喊我是你爹?你只是一个孽种,我早就该将你杀死,只是看在你娘的面子上,让你活了这些年。”
        “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莫非听不明白?”阴无极森然道:“我阴无极怎会有你这样的孽畜?”抬手指向教主,厉声道:“你找他去便是,黑伏,别人不知,你总该知道她是谁的孽种。”
        齐宁心下又是一凛。
        阴无极的口气,明显是说阿瑙是教主所出,否则阴无极绝不可能用如此口气和残忍的语言对阿瑙说话。
        阿瑙竟然是教主的女儿?
        如此说来,阿瑙虽然和唐诺是姐妹,却是同母异父。
        阿瑙花容失色,教主却眸中划过厉色,看向阿瑙,微一沉吟,终是招手道:“你过来!”
        阿瑙较弱的身躯微微颤抖,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向教主走过去,到得教主身前,教主伸手轻抚阿瑙脸庞,柔声道:“这些年来,你娘和我都没有对你说出真相,你是我的女儿,这并不假。”
        “你.....你是我爹?”阿瑙惊讶道。
        教主却是难得的柔和一笑,点头道:“不错,我才是你爹。”
        “那.....那你们为何不告诉我?”阿瑙眼泪流出:“为何瞒了我这些年?”
        “莫怪我们。”教主轻叹道:“我虽然什么都不在乎,可是也要为你娘考虑,毕竟.....毕竟要保住她名声,所以.....!”想到阿云已经离世,世间只剩下阿瑙这一个亲人,柔肠如水,将阿瑙轻轻抱入怀中,道:“从今以后,爹会好好照顾你,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谁要是欺负你,爹就杀了他,你想做什么,那就做.....!”他话声未落,却骤然一声厉吼,齐宁却见到阿瑙已经从教主怀中弹出,蹭蹭后退数步。
        这变故突如其来,轩辕破也是身体一震,脸上变色,齐宁目力惊人,但一时间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到阿瑙蹭蹭蹭连退数步,一屁股摔倒在地,教主又是一声厉吼:“你为何要这样做?”一手探出,却是将阿瑙又吸了回去,只听到阿瑙尖声叫道:“爹快救我,我.....我刺中大魔头了.....!”
        阴无极却是动也不动,齐宁惊骇之余,却大是疑惑,暗想阿瑙此时喊爹救命,那明显不是叫教主,而是求阴无极出手相救,那大魔头却反倒是指教主。
        教主明明已经承认了与阿瑙的关系,阿瑙却又为何还要称他为大魔头?
        阿瑙说刺中了大魔头,难道教主抱她之时,她竟然趁教主不备趁机下手?
        只是眨眼间,阿瑙已经被吸到教主身前,教主一手掐住阿瑙脖子,黎西公惊呼道:“手下留情!”
        教主似乎意识到什么,松开了手,阿瑙急忙后退,捂住脖子咳嗽起来。
        教主低下头,又抬头看向阿瑙,叹道:“你.....你为何要这样做?”
        “你这个大魔头.....!”阿瑙退开数步,唯恐再被教主吸过去,恨恨道:“你杀死了师傅,师傅说你是个疯子,果然.....果然满口胡言。那把匕首上是师傅亲自淬炼的剧毒,你....你马上就要死了。”
        黎西公脸色凝重无比,喝问道:“阿瑙,是你师傅让你这样做?”
        “师傅....师傅说这大魔头心狠手辣,他若不死,圣教还会死很多人。”阿瑙道:“师傅说只要有机会靠近这大魔头,用匕首刺进他心口,他必死无疑。”扭头看向阴无极道:“爹,师傅说你会帮我,我们成功了,这大魔头很快就要死了。”
        教主身形微有些踉跄,黎西公上前两步,嘴唇微张,似乎要说什么,却没能说出来。
        齐宁万想不到事情会如此变化,教主心脏被阿瑙所刺,而且还是用了淬毒的匕首,最可怕的是匕首上的毒药竟然是可怕的秋千易所提炼。
        秋千易的武功固然及不上教主,但是论起用毒,那确实独步天下,他既然要以毒对付教主,在匕首上所淬的必然是剧毒无比的毒药,而且匕首直刺入教主的心脏,那亦是致命之伤,剧毒瞬间进入心脏,换做其他人,恐怕是瞬间毙命,教主修为高深,自然是迅速护住了心房,但他修为再是高深,却受如此致命一击,齐宁料想也是撑不了多久。
        如果心无旁骛,在这绝境之中以无上的修为全力自救,身为大宗师的教主未必没有一线生机,可眼下是强敌在前,阴无极正虎视眈眈,根本不可能给教主自救的机会。
        “你师傅说的没错,此人是个大魔头,心狠手辣。”阴无极怪笑道:“只是我方蔡炳没有骗你,他确实是你的父亲。”
        阿瑙娇躯一震,失声道:“你.....你们刚才说的.....说的都是真的?师傅.....师傅说你会骗他,想办法让我靠近他,你.....你刚才说的都是骗他的,对不对?他是大魔头,不是我爹,你才....你才是我爹。”
        “我没有骗他,更没有骗你。”阴无极笑道:“方才所说的一切,全都是真的,此人诱骗了你母亲,生下了你这个孽种,这个秘密我早就知道,可是多年来我却故作不知。八年前他落崖失踪,我当时就想杀了你这孽畜,可是想到这魔头迟早要回来,留你活命倒也不失为一个棋子,所以才隐忍未发。想不到今日他竟然死在你的手中,哈哈哈.....,看来当年饶你性命实在是明智之选.....!”双眸带着寒意盯住教主,冷声道:“黑伏,当年你诱骗我的女儿,甚至生下孽种,可想过会有今天?堂堂大宗师,竟然死在亲生女儿的手中,哈哈哈,报应,这就是上天对你的报应.....!”
        教主身体往前踏出一步,但一个踉跄,却是软倒在地上。
        齐宁知道心脏受创,一旦运功,只会加重伤情,教主盛怒之下,显然想要运功出手,但心房受到巨创,此时出手,却已经是难以做到。
        看到教主软倒在地,阴无极更是嘲讽道:“我还真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有一位大宗师倒在我的脚下,看来所谓的大宗师也不过如此,并非不可战胜。”微抬起手掌,淡淡道:“好歹你当年也是圣教教主,最后我便送你一程。”瞥了阿瑙一眼,道:“解决了你,我很快便会让这孽种下去陪你。”他缓步上前,躲在暗处的齐宁已经握起拳头,正考虑要不要插手其中,却见到黎西公忽然冲上前去,拦在当中。
        阴无极沉声道:“黎西公,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很快便要死了,你又何必下手?”黎西公沉声道:“阴无极,他虽然有错,可是你所做的一切,并不比他高明。”
        阴无极冷冷道:“黎西公,你是聪明人,这时候本不该挡在我身前。”
        阿瑙呆呆看着倒在地上的教主,忽然也是一屁股坐了下去,双手捂住脸,大叫起来,状若疯癫。
        “你和他的恩怨,我不想插手,可是为何要伤害孩子?”黎西公愤怒道:“她还是个孩子,为何要如此对她?阴无极,今日我才看明白你,你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当真是让人不耻。”
        “哦?”阴无极森然道:“阿云已经走了,你可想过我是否还有留下你的必要?”
        黎西公却是淡然一笑,道:“再有几个时辰,我便是废人一个,你难道以为我会在乎自己的生死?”
        齐宁心想若是阴无极真要对黎西公出手,自己说什么也要挺身而出了,握紧拳头,便在此时,却听到一个似有若无的声音道:“黑莲教上上下下,真正能算得上是正人君子的也只有你黎西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