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六七章 欲问君于何方
    曲小苍进宫参见萧绍宗的时候,齐宁正看着向天悲。
        齐宁知道唐诺的医术了得,但是在短短三天之内,就让奄奄一息的向天悲恢复了不少精神,这也着实让齐宁钦佩万分,虽然向天悲暂时还不能下地走动,但却已经能够坐起身来,那一把落叶剑自始至终就放在他的手边。
        朱雀长老知道鬼金羊分舵被人盯住,悄无声息之中便转移了地方。
        人说狡兔三窟,这丐帮可以藏身的地方也实在不少。
        转移的这一出地方虽然环境不是很好,却足够隐秘,一家棺材铺下面挖有地室,这条街几乎都是做殡仪生意的,棺材纸钱等铺子遍布整条街。
        此处一般人当然不会靠近过来,本就是晦气的地方,不是家里有人亡故,谁也不愿意踏进这条街半步,就连巡城的官兵最多也只是到街口转一下便即离开,走在这条街上,阴气森森瘆得慌。
        丐帮是一个大帮会,要维持庞大的帮会,当然不只是乞讨就可以,暗地里丐帮也会做一些生意,这些生意不为人知,也没有人能查出这些铺子后面是丐帮在操持。
        朱雀长老知道此处足够安全,虽然有些晦气,但当下却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转移此处之后,齐宁一直没有主动找向天悲,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影响向天悲的恢复情况,齐宁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在最严峻的时刻,往往有着非比寻常的韧性和耐性。
        直到今日向天悲主动找他过来,他才踏入屋内,唐诺灵慧异常,知道向天悲与齐宁有话要说,喂了向天悲一颗药丸,便径自出去,而且顺手将门带上。
        “这位姑娘医术高超,我本以为必死无疑,想不到......!”齐宁刚一坐下,向天悲便即叹道:“小公爷,此番多谢你和唐姑娘。”
        齐宁摇摇头,道:“那晚如果不是向先生出现,我也未必能够活着离开。”
        向天悲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终是道:“萧绍宗要篡位,想必你已经猜到。”
        他说话时虽然中气不是很足,但吐字却还是很清晰,而且脸上也有了血色。
        齐宁点点头,没有废话,直接问道:“皇上现在如何?”
        “虽然不知道萧绍宗将皇上关在何处,但.....皇上一定还活着!”向天悲轻声道:“萧绍宗隐忍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突然发难篡夺皇位,在他心里,必然觉得皇位本就是属于他,他既然要夺回皇位,在登基之前,就一定不会对皇上下手,而是要皇上亲眼看着他坐上龙椅。”
        齐宁皱眉道:“你就如此确定?如果他为了以防万一,觉得皇上活着是个隐患,有没有可能下手?”
        向天悲淡淡一笑,道:“他做这些,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让皇上亲眼看着,他好不容易唱了一出戏,如果没有看客,岂不是很扫兴?”
        齐宁微一沉吟,才道:“那皇上如今是否还在宫内?”
        向天悲摇头道:“我无法确定。秦淮军团北上之后,萧绍宗一直都是在宫内,他一直装作身患绝症,以此骗取了皇上的信任,而且此人确实有韬略,在宫内帮助皇上制定北上的策略。”微顿一顿,才继续道:“那天晚上皇上突然召见我,而且赐我御酒,皇上赏赐,我自然不能不饮,但......我当时觉得皇上有些奇怪,就存了心思,御酒并没有全部进肚,可即使只有一丁点进入腹内,毒性便立时发作。”
        齐宁立刻道:“那皇上是假的。”
        “不错。”向天悲叹道:“我万没有想到皇上已经被调换,萧绍宗找了一个与皇上十分酷似之人假扮皇上,而且是准备利用毒酒将我毒杀,若是当时我一饮而尽,立时便会毒发身亡。”
        齐宁冷笑道:“你是宫内侍卫统领,萧绍宗要控制皇宫,第一个自然是要除掉你。”
        “萧绍宗阴险狡诈,虽然没能用毒酒毒杀我,却安排了此刻埋伏在四周。”向天悲道:“我拼死突围,好在宫中的地形我异常清楚,被我死里逃生,很快萧绍宗就借用皇上之名,给我扣上了叛逆之名,宫中侍卫被他掌控在手中。侍卫们都不知道皇上已经被调换,当真以为我叛逆皇上,都成了萧绍宗利用的工具。”沉默了片刻,才道:“我不知皇上被萧绍宗关在何处,而且留在宫内,一旦暴露,便再不能脱身,所以找寻机会离开了皇宫,尔后在京中找了一处隐蔽所在疗伤。”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齐宁知道他能从萧绍宗安排的伏击之中死里逃生,定然是一场惨烈的血战。
        “那天晚上,你又如何知道我会在鸿运茶楼?”
        向天悲道:“你的家眷都被关在京都府,你若回京,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出家眷。那天晚上埋伏在京都府附近的杀手几乎尽数离开,我便知道他们已经发现了你的踪迹。”
        齐宁道:“所以你也一直在盯着京都府?”
        “与其我自己找你,不如让他们帮忙,盯住他们,迟早就知道你的下落。”向天悲说到此处,便即咳嗽起来,齐宁忙起身,向天悲已经抬手道:“我没事,只是内气还没有完全顺过来,身体并无大碍。”
        齐宁点点头,沉吟了片刻,才道:“你知道萧绍宗叛乱,并没有告知他人?”
        “我一直在宫中守卫皇上,满朝文武认识我的人屈指可数。”向天悲道:“而且我空口无凭,无论找上谁,也不会有人相信,最为紧要的是,即使有人相信,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又如何敢与萧绍宗相抗?”
        “整座京城已经被萧绍宗控制住。”齐宁神色凝重:“宫中侍卫、羽林营、神侯府、虎神营、京都府全都听他调遣,不出意外的话,萧绍宗也完全可以调动黑刀营和玄武营。”
        “皇上被他控制,玉玺在他手中,他如今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向天悲神色也是严峻异常:“只要找不到皇上的下落,没有皇上亲自出面,谁也不会相信萧绍宗谋反。”淡淡一笑:“即使朝中有人看出端倪,那也只能是装聋作哑,绝不敢与萧绍宗正面为敌。”
        齐宁微微颔首,萧绍宗如今是手握大权,京城内外的兵马都掌握在手,连自己都没有好办法与其相抗,更何况其他的大臣。
        “萧绍宗已经利用假皇帝为萧璋平反,而且自己承袭了淮南王之位。”齐宁皱眉道:“接下来自然是要登上皇位了。”
        向天悲颔首道:“他承袭爵位的消息我已经知道。此人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登上皇位铺路。如果萧璋罪名不洗清,他就是叛臣之子,就算使出阴谋手段登上皇位,也是人心不服。可是如今萧璋成了大忠臣,他成了忠臣遗血,而且还是太祖皇帝的嫡孙,如果因为某些缘故登上皇位,就算有一部分人心中不服,却也说不出什么来。”
        “他会找一个理由,让假皇帝颁布退位让贤的诏书。”齐宁道:“有人传言皇上患病,这自然是萧绍宗有意放出来的风讯,假以时日,就以皇上龙体患疾无力理政为借口退位,他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坐上龙椅。”
        向天悲道:“这必然是他早就谋划好的手段。”冷笑道:“此人当真是好深的心机,多年以来藏头露尾,谁也不曾注意到他,谁知道暗中却是动作不断。”
        齐宁叹道:“他瞒过了天下人。此人暗中与东齐人勾结,东海世家之乱。还有西川之乱,甚至丐帮有人抢夺帮主之位,背后全都有此人的影子,只可惜我们从无怀疑到此人的身上。”顿了顿,才继续道:“当初我前往东海调查澹台大都督之死,查出东海世家是受了所谓的隐主之命,我一直还以为隐主是东齐人,前不久才知道,那位隐主,竟然就是这位淮南王世子。隐主隐主,果然隐藏的好深!”
        “小公爷,要逆转局面,眼下只有一条道路,就是找到皇上,而且将皇上救出来。”向天悲正色道:“没有皇上出面,满朝文武不敢妄动,所有兵马也只能遵从萧绍宗的命令。”
        齐宁点头道:“我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皇上现在在何处?皇上在萧绍宗的手里,萧绍宗如此心术之人,又岂不知道皇上的重要,他必然是将皇上关在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而且必然会派人严加看守。”锁紧双眉:“而且时间紧迫,萧绍宗一旦登基之后,必然会对皇上下手,所以在他登基之前,我们必须找到并且救出皇上。”忽然想到什么,从怀中取出一只袋子,随即解开袋子,从里面拿出向天悲前几日交给自己的银剑,亮在向天边眼前,盯着向天悲问道:“向先生,这到底是何物?”
        向天悲看到银剑,眼中划过一抹亮色,立刻道:“此物是先帝交给我的,重要无比,也是此番对付萧绍宗的重要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