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八五章 毒心刺骨
    老尚书眼角跳动,萧绍宗所言,老尚书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当年齐家发生此等怪事,也确实让许多人心中暗暗纳闷。
        不过侯门深似海,达官贵人的家族之中,多少都有一些不为人道的事情,而这样的事情,往往其他人也都会十分自觉地三缄其口,不去议论,更何况那时候的锦衣齐家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齐景手握十万大军,坐镇前线,发生在齐家的事情,谁又敢在背后聒噪。
        或许当时还有人心中狐疑,但京城里每天发生的怪事不在少数,齐家的事情很快就被其他怪事所替代,湮灭在许多的奇闻怪谈之中,不过半年,很多人甚至都忘记齐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日萧绍宗忽然提及起来,老尚书便即想起了当年发生在锦衣齐家的这桩往事。
        “当年齐家这桩怪事,朝野讳莫如深,并无太多人提起。”萧绍宗轻声道:“只不过大家所知,也仅此而已,可是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蹊跷的事情,知道的人却寥寥无几。”淡淡一笑,道:“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当年那桩事情发生之后,齐家竭力掩饰,并没有让内情为外人所知。”
        老尚书这才道:“王爷说齐家的事情不为外人所知,可是王爷却似乎对当年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
        “齐家虽然竭力隐瞒,可是那桩事情背后却深藏着巨大的祸患。”萧绍宗道:“参与当年那桩事情的人确实不多,可是除了齐家的人,却还是有外人参与其中......!”顿了一顿,才道:“老尚书,小王言尽于此,不过老尚书见多识广,心思缜密,小王今日所言是真是假,老尚书自有判断。”随即目光一寒,才道:“也正因如此,齐宁此人就不得不除。”
        老尚书道:“王爷既然说齐宁不是齐家的人,而且是巨大的祸害,也早就想将其诛杀,却为何一直没有出手?此事皇上是否知晓?”
        “此事匪夷所思,那证人心存大善。”萧绍宗叹道:“他觉得只要将此事隐瞒,让齐宁自以为是齐家之后,尔后效忠于大楚,那也不是非要诛杀。小王......虽然不敢苟同,但人心向善,那证人既然坚持,而且不愿意出来指证,小王就只能严密监视齐宁,只盼此人能够为我大楚建功立业,莫要生出叛逆之心。”
        老尚书皱眉道:“莫非这些年,王爷一直在监视他?”
        “老尚书自然知道,齐宁早年时候神志不清,痴傻愚钝,如果一直如此,自然不会对帝国有任何的威胁。”萧绍宗叹道:“可是几年前发生变故,据说是北汉九天楼的人绑架了此人,要将此人带回北汉,以此威胁齐景,后来齐家的人找回了齐宁,不知为何,死里逃生的齐宁因此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老尚书颔首道:“不错,老臣当年知道此事,也是十分吃惊。不过那孩子或许是受了惊吓,反而脑子开窍。”
        萧绍宗凑近老尚书,压低声音道:“老尚书可知道齐宁为何会变的痴傻?”
        老尚书立时听出萧绍宗话中有话,他这明显是说齐宁当年痴傻是另有蹊跷,但还是显得十分平静,看着萧绍宗近在咫尺的眼睛,虽然没有开口,但眸中却带着几分询问之色。
        “柳氏难产而死,齐宁是由齐家太夫人亲自养育。”萧绍宗唇边泛起一抹诡异的微笑:“开先几年,那位太夫人也确实一直都在照料齐宁,可是此后太夫人做主,让齐景纳了刘氏为妾,而且刘氏还为齐家生了一个男丁,等到齐宁四五岁的时候,齐太夫人将齐宁交给了妾室刘氏照料。”
        老尚书颔首道:“便是生下齐家次子的那位姨娘。”
        “正是。”萧绍宗道:“据小王所知,齐太夫人将齐宁交给刘氏的时候,脑子就已经开始出现了问题,沉默寡言,终日里只是对人傻笑。”
        老尚书叹道:“此时老臣也是知道。齐宁幼时,老臣也是见过,那孩子天资聪颖,天赋极佳,小小年纪,便是那古贤文章,只要看过一遍,就能够过目不忘,老臣还记得齐大将军说过,等到那孩子年长几岁,便要交到卓青阳手里,由卓青阳亲自施教。可是.....后来听说那孩子忽然魔怔,口不能言,痴傻愚钝,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
        萧绍宗含笑道:“老尚书自然不会想到,齐宁从神童变成痴傻,不过是有人做了手脚而已。”
        老尚书身体一震,萧绍宗凑在老尚书耳边道:“齐宁被齐家太夫人抚养的那几年,一直都在服用药物,是药物让天资聪慧的神童变成了傻瓜!”
        两人在低声私语,远处窦馗等人自然也是看到,见到萧绍宗和老尚书在铁盾保护之下,似乎正在商议着什么,都是有些奇怪,暗想如今兵临城下,正是非常时候,怎地小王爷有雅兴袁老尚书啰嗦半天?两人到底谈的是什么?
        众人心下奇怪,但自然无人敢靠近一步。
        听闻齐宁是被药物伤了脑子,一直保持镇定的老尚书终于显出骇然之色,低声道:“王爷,这可不能开玩笑?”
        “老尚书放心,今日小王与你所言,每一个字都是有来处,绝非信口开河。”萧绍宗道:“而且小王迟早会将证据摆在老大人的案头。”
        “你说.....齐宁当年被药物所伤,那.....那又是谁下此毒手?”老尚书皱眉道:“齐宁由太夫人照料,日夜都有人在身边,谁能对他下毒?”
        “自然是太夫人。”萧绍宗轻笑道:“不瞒老大人,齐宁被交到太夫人手里后,食物之中就一直被下毒,只不过齐景对此子还是十分在意,所以太夫人并不想让大将军知道齐宁受到伤害。那毒药十分特殊,服用之后,不能立刻奏效,需要长年累月慢慢积累,如此既能破坏齐宁的脑子,而且大夫也查不出端倪来。过了几年之后,齐宁已经开始反应迟钝,太夫人却趁机将齐宁交到了那位妾室的手中......!”眸中划过一丝阴厉之色:“妾室刘氏已经有了孩子,齐宁虽然迟钝,但却是正室嫡出,齐宁交到刘氏手中,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老尚书一生见多识广,洞悉人心,萧绍宗这番话一说,他立时便明白其中的关窍,神情凝重起来,嘴唇微动,却没有说话 。
        “太夫人自然是一开始就知道齐宁不是齐家的血脉,否则又怎可能对嫡亲长孙下此毒手?”萧绍宗冷笑道:“或者说那位太夫人对这不是齐家血脉的孩子存有怨恨之心,只不过是因为齐大将军的缘故,所以没有明目张胆对他如何。她明知道刘氏对齐宁必然也没有什么好心肠,却还是将她交过去,无非是想借刘氏之手折磨齐宁,此外......!”顿了一顿,才继续低声道:“齐宁虽然由刘氏接着照料,但饮食之中依然一直放有那种毒药,老尚书自然明白太夫人为何要这样做。”说到此处,萧绍宗唇边泛起嘲弄的笑意。
        老尚书当然明白了太夫人的意图。
        太夫人顾忌齐景,所以只能是暗中给齐宁下毒,那毒药长年累月下来,让齐宁脑子受到破坏,变得反应迟钝,齐景当然是精明之人,一个幼时天资聪颖的孩子突然痴傻愚钝,这不可能不让齐景起疑心。
        太夫人自然也是担心齐景有朝一日发现其中的蹊跷,会伤及到母子之情,是以转手将齐宁交到琼姨娘的手中,那本就是找一个替罪羊。
        如果齐景发现齐宁是被药物所伤,自然会追究到照顾齐宁的琼姨娘身上,而琼姨娘又怎敢说是太夫人下令她对齐宁用药?更何况当时府中上下都知道琼姨娘对齐宁多番折磨,那么琼姨娘下毒,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可能有人会怀疑到太夫人的身上。
        结果便是太夫人如愿以偿让齐宁彻底变成痴傻之人,而即使东窗事发,也有琼姨娘顶缸。
        老尚书明白其中的关窍,心下骇然。
        “这既然是齐家的事情,连齐大将军都不知道真相,王爷又从何而得之?”老尚书叹道:“王爷比齐宁大不了几岁,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王爷也是正当少年,总不会那个时候王爷就会关注齐家之事?”
        “小王说过,此事的前因后果,一直有一位证人存在。”萧绍宗道:“那位证人其实也一直担心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不但可能会伤及齐家,甚至会伤及到大楚,所以多年以来,一直对齐家都是十分的注意。”顿了一顿,才低声道:“那位证人这些年,有几次悄悄进入过齐家,这自然是没有人知道的,他对太夫人下毒一事也是十分清楚,也曾试图阻止,但终究没有阻止成功,而且......齐宁如果真的变成痴傻之人,那么对齐家和大楚也就不会再有威胁,这其实不是什么坏事。”
        “你的意思是说,那证人一直与太夫人有联系。”老尚书道:“而且他也一直在关注齐宁?”
        萧绍宗颔首道:“正是如此。如果齐宁真的就那般痴傻下去,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可是几年前,因为九天楼绑架一事,齐宁忽然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目光深邃,寒光闪烁:“老尚书,齐宁成为迟钝之人,并非是受刺激所致,而是长年累月的药物积累所致,从医理来说,脑子已经受到严重破坏,怎可能因为被九天楼绑架受到惊吓,便能够恢复神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