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九龙吞珠 > 第二十六章 杀戮3
    在此之前,张家的亡命之徒们,已经了解或听说过血狼杀手组织人的强悍,刚才与柳家阿满的决斗,更是让他们大开眼界,心中直感叹红色鸡冠头身手不凡,实力强悍!

    但刚过去没十几分钟,万万没想到,面对眼前这个冷面青年,就一个照面,就被斩掉了头颅,张家的亡命之徒纷纷震惊无比,心下更是生出逃命的想法,毕竟在生命和金钱的选择中,前者要更重要一些!

    张志远此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没有头颅的火鸡,这个之前傲慢无比的,叫做火鸡的血狼杀手,竟然在冷面青年面前,过不了一招,被对方斩掉了头颅!

    这可是自己花了数千万美金请来的顶级高手啊!张志远心中瞬间被恐惧填满!一脸紧张神色,现在他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自己还是太相信血狼的实力,也太低估柳家的实力了!

    但更让张志远恐惧的事情出现了,只见冷面青年杀掉火鸡后,朝着自己,就直接冲了过来!

    张志远看着如杀神般的冷面青年,那眼睛无情而又充满杀意,手中的长刀,泛着明晃晃的刀光!

    张志远的心立刻就慌了,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对着周围的自己花钱请来的亡命徒,歇斯底里的喊道:“全部上,谁杀了他,我给他一个亿,不,十个亿!”

    原本张志远还觉得找了这帮亡命之徒,耗费了自己不少的金钱,但此刻却恨不得将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拿出来,就为了干掉眼前如杀神般的青年!

    虽然亡命徒此前因为冷面青年暴发滔天的气势和一刀杀掉红色鸡冠头的恐怖实力所震惊,心生退意。

    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这些亡命之徒,平时为了几千块钱,都愿意杀人放火。

    甚至在穷困潦倒之时,会为了几十块,几百块,而去抢劫路人。

    如今一个亿,哦不,十个亿的重金之下,纷纷眼底蹿红,也忘记了生命诚可贵的人生名言,纷纷举起钢刀,就对冷面青年砍了过去!

    曾经是万人敌的将守,身陷数万敌阵都不曾有过半分惊慌,区区百余人,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甚至眉头都不曾眨一下。

    再加上如今又修炼了真龙纲要,已经打通六个大脉,体内本元真气自动运行,身形更是比原来快上数倍不止!

    此刻在将守眼中,这些人,不过是到达张志远身前的一些蚂蚁般的阻碍,自己无奈,要清楚这些障碍。

    将守看着周围的人,仿佛在看一场慢动作表演,自己快速的挥动手中的长刀,每一刀,精准的对着亡命之徒的脖颈处挥去。

    简单,直接,有效,是将守杀人最基本的原则,这也是为什么将守可以杀很多人,却不累的原因。

    随着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将守加大体内本元真气的运行,手中发力,直接对着亡命之徒的身体,直接挥了上去,一声声肉体被划开的声音,络绎不绝的响起。

    如果说最开始的一剑封喉是暴力艺术,那么现在就是血腥屠杀。

    此时,被杀的人,往往只看到了一个身影一晃而过,甚至连刀都未曾看到清楚,就被将守夺去了生命。

    在柳家这边的保镖们,看着将守独自一人,冲进张家阵营中,如入无人之地,只看到个虚影后,就有十几个张家人躺在血泊当中,甚至有一些身体直接被腰斩!

    将守似乎找到了曾经夏朝,与敌国数十万士兵的战斗,自己也像今天这般,深入敌群,大刀阔斧,挥洒热血。

    随着将守不断的挥刀,从刀刃上所射出的黑色杀气,也将攻击力延展出不少,很多离将守还有些距离的人,一脸不可思的就被将守手中长刀,所挥出的黑色杀气所劈成了两半。

    纵然是军人或雇佣兵出身的柳家保镖们,此时也感觉太过残忍,有些坚持不住的,竟然直接就吐了出来!

    在将守周围的亡命徒们,只感觉身体的某一个地方,突然一凉,随即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体某一个部位,居然离开了身体,掉在了地上,而断口处,更是“滋滋”的冒着鲜血。

    片刻后,地面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有几块小小的洼地,里面竟然还积下了不少鲜红的血液。

    不少站在外围的亡命之徒,看着如杀神般的冷面青年,像是切白菜般,残忍而又直接的屠杀着周围想要靠近他的人,直接吓的口中大叫,如精神失常般向着工地的大门口疯狂的跑去。

    之前曾经被柳大军安排,挑衅将守的那两个保镖,此刻也在柳家的队伍里,虽然之前的事情是柳大军安排的,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但此时双腿也开始打颤,相互对视一眼,心下一片庆幸,看来大小姐拿枪打他们,反而是救了他们一命!

    作为柳家最能打的阿力,看着将守血腥的屠杀着张家,虽然心里明白,将守是自己这一方的人,但手脚依旧是忍不住的开始颤抖,心里不停的念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杀人居然都能杀的如此血腥,如此残忍!

    虽然柳家这边的人,距离张家的阵营还有个百十米的距离,但他们居然能从张家营地中,听到阵阵的哭喊和古代战场上的厮杀声音!

    柳大军此刻更是一脸呆若木鸡的看着身在张家人群中的将守,如切菜般屠戮着张家请来的亡命之徒,喉咙里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豆大的冷汗出现在前额上,纵然是刀尖舔血,上过战场,扛过枪的人,也被这场血腥屠杀,深深的震惊了心灵!

    柳大军不自觉的拉了拉身旁桂叔的衣角,虽然桂叔此刻的内心也很震惊,觉得场面太过血腥和残忍,但为了表达对柳大军之前不信任自己的小小报复,故作镇定,微微一笑,故意不去看柳大军!

    仅仅过去了十分钟,在东侧张家的阵营中的百余人,除了精神失常跑掉的人和瘫坐在地的张志远外,此刻没有一个人,还喘息着。

    而张志远所花重金聘来的三个高手,火鸡一个照面,就被砍下了头,毒蝎现在已经被齐刷刷的腰斩,上身和下身已经分别遗落在两个不同的地方。

    而绿毛,更是混在人群中,还没正面迎敌,就被将守的所挥来的黑色杀气,从头顶开始,砍成了两半。

    而将守此刻静静的站在张家的阵营中央,双眼环视着全场!

    柳家的人甚至都忘记过去帮一下将守,全部安静的,大气都不敢喘的看着此时唯一挺立在张家阵营中的将守!

    此刻的将守如杀神降临一般,浑身鲜血,如同红人一般,但全身的威势不减,让柳家的所有保镖们,都有种想过去膜拜的冲动!

    而瘫坐在地的张志远,此刻看着周围散落一地的“身体零部件”,自己花重金请的血狼杀手组织的人,还有那些亡命之徒,已经全部死去,张志远瞬间就疯了!

    他开始疯狂的大笑起来!

    他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一个恐怖的噩梦!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赶快醒过来,赶快醒过来!

    但遗憾的是,这并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将守慢慢的走向了已经有些疯癫的张志远,蹲下身子,静静看着他的双眼,而张志远当看道将守那双血红又充满无尽杀意的眼睛时,突然表情一怔,双目猛的圆睁,“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液,随即一脸无比惊恐的神色,直挺挺的仰面朝后倒去!

    将守不用去看,也不用去摸脉搏,就知道张志远已经死了,他是被自己吓破了胆汁。

    将守站起身,走到张志远的头部上方,手中长刀轻轻一挥,就砍下了他的头。

    将守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已经被鲜血染红的丝巾,随即重新蹲下身子,将染红的丝巾平铺在地上,又拿起张志远的头,放在丝巾上面,随后又将丝巾的四个角同时系好,手中抓着打结后的四角,站起身,朝着柳家阵营的方向走去。

    看到如血人般的将守向着自己这边走来,柳家的人全部惊恐的后退,给将守留出一片空地,眼睛纷纷有些恐惧的看着将守。

    桂叔看到将守是向自己这边走来,立刻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赶忙将身旁一个保镖的外衣扒下来,然后迎上将守,有些慌张的说道:“衣服湿了,把这个先换上吧。”

    将守看到桂叔递过来的衣服,淡淡的摇了摇头,随即说道:“我们回医院吧,我想寒冰了。”

    桂叔赶忙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我先去吧车开到门口。”

    说罢,桂叔就向着工地门口跑去。

    将守抬头看了一眼柳大军,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向着工地门口走去。

    看着桂叔和将守逐渐消失的背影,柳大军心里突然一松,刚才将守走过来,自己居然有种要窒息的感觉,此刻冷汗早已经打湿了后背,他看了看身后的众人,每个人面色都带着震惊与惶恐的神色。

    柳大军顿时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暗道,还说自己是开安保公司的呢,今天当观众,看个杀人,都能看出一身冷汗,真是丢人!柳大军不禁心里自嘲道。

    随即柳大军安排众人,开始打扫战场,今天这样的局面,是柳大军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看着张家人大片的都不能称之为尸体“零部件”,有些搬运尸体的人甚至直接吐了出来,这太血腥了!

    终于再众人的提议下,柳大军命人将张家人的尸体,就地火葬,胳膊、腿之类的,也不管是谁的,直接扔进火堆里。

    看着焚烧尸体的火焰,站在火焰旁边的柳大军渐渐的出了神。

    当整理完现场后,马上要上车回去的柳大军缓缓转过头,再一次看原本张家的阵地,不禁再次苦笑起来,突然觉得自己这些人还是有点用,起码在毁尸灭迹上,还是挺专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