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九州痞子录 > 第136章雨花城
曾神河暗暗苦笑,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绝,只好一咬牙道:“我们承你的情,你要走,不拦你,但你别指望我们还会帮你!”
说完推开谢天,扶起周大路,对还在发愣的白家姐妹喝道:“还不过来帮忙,扶你师兄走!”
“哦、哦!”
见曾神河同样护着周大路,谢天暗暗吁了一口气,对大长老说道:“大旗门就是这样做事的,刚刚荣家的人要杀我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大长老冷冷的道:“那也是你有错在先,你若肯束手就擒,荣家也许会让你死得痛快一点,不然只怕你想死都死不了!”
“大旗门做事的风格,果然不敢让人恭维呀!”
谢天耸耸肩笑着说道,既然曾神河已经带走了周大路,那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杀荣威的事是我谢天一个人干的,如果你敢牵扯到其他人,我敢保证,你大旗门从此不得安宁!”
大长老并不是想要抓谢天归案,荣威死在了大旗门练功房,练功房要的只是一个交代给荣家而已,有人承担责任自然再好不过了。
“你放心,大旗门也不是不分是非,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谢天舔着唇,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的弧度,说道:“废话少说,我可动手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在原地消失,大长老一甘人等突然觉得身边的的空气变得粘稠,以至于自己的动作都变得迟缓。
嗖嗖嗖嗖!
一条轻盈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快到无法想象,左右手各持刀一把,割上了大旗门弟子的手腕。
叮叮当当……
武器掉落一地,每个人的手腕上都出现一条血痕。大长老骇然,这是什么身法,如此诡异。
干完这些事情,谢天甩给大长老一个潇洒的背影,淡淡说道:“相信这就是你们要的交代!”
大长老当然知道这是人家手下留情,因为脖子比手腕更容易下手,捂着受伤的手臂,寒着脸道:“大旗门承你的情,你赶快逃吧!”
待谢天走后,大长老迅速进入内门,向高层上报此事。而谢天已经慢慢悠悠的向雨花城走去。
左右无事,欣赏一番雨花城的风景也不错,顺着河岸一直往东,也许是因为距离太阳最近,河边的野花开得特别艳丽。
轻轻摘下一朵,鼻尖嗅过,那一抹暗香萦绕,令人心旷神怡。
谢天沉醉片刻,狠狠地将野花扔到河里,看着它的身影随波逐流,自己还是太不成熟,太贪心,贪恋安逸的生活。
杀了荣威,引来一城人的怒火,他们找不到我,第一个迁怒的还是我身边最近的人,一张张熟悉的脸浮现出来。
周大路、周小蝶、骆紫云、苗素云、张彻、罗森……
也许,只有咪粒才是我的伙伴,谢天如是这般的想着,雨花城的东门出现在眼前。
百万人的城池,城楼的巍峨雄伟不用多诉,城门已经大开,来来往往的行人,以及各种各样的买卖吆喝声,响成一片。
谢天的身影悄无声息的隐入了人流,而荣家的人马,已经杀到了大旗门。大旗门也深知事态的严重性,荣家人的遗体已经收敛,就等着荣家带回。
荣长青面色铁青,大旗门掌门座下肖渔子亲临,足以证明对此事的态度。
“鄙门的练功房的确对外开放,收取费用,但仅此而已,客人之间的仇杀,大旗门概不过问,但荣家是大家,因此大旗门也破例抓捕过凶手,奈何行凶之人手段斐然,大长老一行一十三人都败在人家手中,还受了不轻的伤,大旗门能做的都做了,请荣家明断!”
大长老一十三人手臂包扎着纱布,荣长青进门的时候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不会怀疑大旗门做秀。
“行凶者的姓名,肖前辈可否告知?”
“三宵城、谢天!”
荣长青鞠手离去,大旗门也是无尽海的大宗门,没有十分的证据证明与凶徒有关,就不能胡来。
出了大旗门,荣长青厉声道,立即赶往三宵城,将与凶徒有关的人员控制起来,并散布消息,十日之类凶徒不现身,就开始杀人。
很快,雨花城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谢天的画像,一个年轻小伙子站在画像前,笑着自言自语道:“这画师的水平真尼玛烂,把老子英明神武的样子画成这副德行,别让老子知道你是谁?”
面对满城通缉还能笑出声来的恐怕也只有谢天了,找了个人多的地方,美美的吃了一顿,又向小二打听了修尉府的路,扔下锭银子,刁着颗牙签,哼着小曲去了修尉府。
明闯肯定不行,那就暗潜。修尉府墙高院深,却难不住谢天,围着高墙来到无人的地方,嗖的一声跃上墙头,仔细看了看,四下无人,谢天纵身跃下。
比起段千帆府邸,这萧远的府邸更加精致,一排排的廊坊,偌大个人工湖,荷花开得正盛,一只小船在莲叶中穿梭,两个侍女正在采集新鲜莲子。
打晕一个修剪的花匠,换上了花匠的服饰,谢天大摇大摆的走在修尉府,哪里有绿植就往哪里去。
很快便来到一座大殿,数十名身着皮甲的修卫候在大殿门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你们说大人召我们前来是不是因为荣家少爷的事儿……”
“有可能,那荣家少爷死得是真惨,连个全尸都没有……”
“听说是个年轻人干的,叫什么谢天……”
从他们的议论得知,荣威的死已经在雨花城传开,而且荣家已经派了去了三宵城,谢天心头升起一丝不祥之兆。
几个修卫低声嘀咕着,其中一个因为吃坏了肚子,准备找个地方解决一下,碰巧的摸到了谢天身边,刚刚解开裤子蹲下,冰冷的刀锋便横在他的脖子上。
吓得那家伙菊花一紧,没拉完的屎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战战巍巍的说道:“饶命、有话好好说……”
修卫倒是还配合,人家能无声无息的将刀横在了自己脖子上,那实力肯定是杠杠的,再反抗不是嫌命长吗!
“不许回头,一个问题,柳未明在哪里?”
“在、大牢……”
问清楚了路线,谢天将这个倒霉的修为劈晕,换上了他的服装,直接去了大牢。
守卫见是生面孔,也是起了疑心,谢天早有说词:“我是大人刚刚提拔的修卫,奉命提审柳未明!”
守卫也不是吃白饭的,其中一个问道:“可有手喻?”
“手喻啊,有!”谢天勾勾手,神秘的说道:“不过要悄悄地看才可以”
守卫半信半疑的探过头来,却感觉脖子一麻,便失去了知觉。谢天收了钥匙,快速下了地牢。
昏暗的火光照着脏乱的地牢,里面尽是一些面黄肌瘦的囚犯,见有人进来,无力的翻着白眼,嚷着放我出去之类的话。
在一间昏暗的牢房,谢天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柳未明,谢天不由得眼睛一红,唰唰两刀劈断镣铐,扛着柳未明便出了地牢。
新鲜的空气和强烈的阳光刺激着柳未明醒了过来,谢天塞了一粒丹药在他嘴里,说道:“还认得我,柳未明?”
“谢、谢天,真的是你……”
柳未明突然抱住谢天嚎啕大哭,哭够了,又笑着说道:“我以为你被妖兽吃了呢?”
谢天从洞天中取出一套衣服给柳未明换上,问道:“谁把你折磨成这样?”
“萧远,他还抢了你给我的灵草,我骗他说我知道哪里能找到这样的灵草才能活到今天!”
“好兄弟,你受苦,走……我替你出气!”
柳未明虽然伤得很重,但脑子清醒,苦笑着摇摇头道:“算了,人家赤晖一品,你加我也搞不过人家!”
“不试试怎么知道?”谢天说着话,将浑身气势外放,肩上九到白色的光环萦绕,柳未明张大了嘴巴。
“白晖、九、九品,你是妖怪吗,这才多长时间?”
谢天淡淡一笑道:“多亏了你给的那个功法,我炼化灵草的速度我都快养不起我自己了!”
柳未明更是脸一红道:“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你的功法是大旗门废弃的功法,因为没有人成功过,我当时就想和你开个玩笑!”
“这也是便宜了我,走吧,还舍不得这地方?”
谢天也觉得无所谓了,错有错着,也许这就是天意,就是那功法太逆天了,似乎连天都能吞下去。
休息片刻,丹药化作药力,迅速的滋养着柳未明的身体,一番话聊完,柳未明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血色,人也精神了许多,谢天将他背在了背上,朝大殿走去,给柳未明出气的事,可不是说说而已。
有时候,越怕事就会越多事,竟然如此,不如放开了手,杀出个海阔天空。
谢天身怀九绝刀、九阳万象诀、洞天中宝物无数,干脆在无尽海大干一场,再找机会回九州,完成任务,顺便瞧瞧能不能回个老家啊啥的,他实在是太想念老家的夜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