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九转天玄 > 第四十七章 杜明明


    天星的身体周围,呈圆环状扩散出一圈圈暗红色光芒,这里的气温已经达到了普通冰点以下,对他来说,依旧不算什么,天斗士的关卡也是没有遇到多大困难就已经突破了,现在,他的等级已经是二级天斗士了。

    虽然现在轻松,可若是一年前,让他们抵挡如此寒冷,就恐怕有些吃力了。

    这一年来,六人的进步是最大的,叶如月和玉轩清两位女性,现在都已经完全克服了血腥带来的不适,虽然她们达不到成为一名杀人狂魔、面临尸山血海而色不变的那种程度,但是心理素质比以前确实是强了不少。

    蒙克背后腾起直径两米的火红色灵盘,四颗六芒星绽放出耀眼的光泽,他已经突破了斗师瓶颈,达到了一级斗师境。

    龙翔宇低吼一声,同样火光烈焰的红色灵盘显现,虽然他没有蒙克的那种逼人压迫力,但是火光依旧浓重,一年时间,八级天斗士。

    沐风宿淡定自若,七级天斗士的实力虽然绝对力量不如龙翔宇,但是运用依然是游刃有余,青光缭绕,气势丝毫不让。

    玉轩清和叶如月的单体实力比沐风宿和龙翔宇要弱一些,五级天斗士,但是二女联手,实力同样不逊一筹。叶如月的冰元素属性与这高原寒风有一丝的同源,所以其实她是最容易抵御高海拔寒风侵袭的。

    六人的平均年龄在十六岁左右,但是实力都是天斗士,这个数据,可以说是在大陆上已经非常凤毛麟角了。年龄最大的蒙克,今年十七岁,已经突破斗师,着实令人惊讶。而年纪最小的天星,马上到十五岁罢了,也同样是天斗士。

    众人攀登一阵,才渐渐感觉到高海拔地区氧稀缺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六位弟子都是强撑下去,没有谁表现出供应不足的征兆。

    当然,五大宗派选定这么一个地方进行交流大会倒并不是闲的,一来,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登上七千米的高峰,隐蔽性十足。二来,如果连高原的缺氧和寒冷都不能克服,更别提在上方作战了,其实这也相当于是一个参加大会的门槛。

    突然,天星嗅了嗅空气,仿佛是觉察到了什么,低声对不远处的蒙克道:“蒙克大哥。”

    “嗯?”蒙克回头。

    “我感觉后面好像有人来了。”天星沉声道。

    六人同时回头,果真,在他们身后遥远的雪原山峰地平线上,出现了几道身着金衣的人形。

    金色锦衣宛若是天边烧起的云霞,雍华富贵,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只是几眨眼的功夫,一众金色锦衣人便是来到了天金剑阁诸人面前。

    “见过道友,还请问您是何方门派?”蒙克上前一步,行了个礼,恭敬地问道。

    对于这种在大会上的社交问题,绝狂凌和罗森决定不理睬,让弟子们自行解决就好,他们也都大了,该有一定的能力了。

    那群身着金色锦袍的人并未搭理蒙克,他们来到近前,天金剑阁六名弟子才发现,这些人之中,大多数都是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虽是衣着华丽,可透露出拒人之外的桀骜与不屑。

    “嗯,这两个小妞倒是真不错。”一名大概十五岁的棕发少年眼光扫过叶如月和玉轩清,喃喃的道。

    他旁边一位年纪看上去略大的人噗嗤一声道:“不过是女子而已,你若是喜欢,将她们掠来不就了事了么?”

    正说着,另一名锦衣少年跨出几步,指着蒙克的鼻子:“喂,说的就是你,你们是哪个门派的?”

    “在下是天金剑阁中人。”

    “天金剑阁,这是什么无名小宗?就凭你们也敢来参加五宗举办的大会?”后方一位少女嗤笑。

    先前那棕发少年挥了挥手:“管他什么天金剑阁。喂,你们这两个妞不错,小爷借去玩两天。”一边说着,他一边靠前几步,向叶如月和玉轩清伸出了手。

    “滚。”蒙克本来是想以礼待人,对方如此嚣张,他也不是吃素的,双手燃起浓浓烈焰,直接一个半转身狠狠拍在了棕发少年的脸上。

    一声惨叫,那棕发少年猛地被蒙克抽飞,脸上赫然显现一个鲜红的掌印,翻身而起,十分气急败坏:“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沐风宿不屑的撇了撇嘴:“管你是谁,侮辱我们,就是你的过错。”

    “好嚣张。”那名年纪看上去与蒙克相仿的金衣少年皱了皱眉,“你可知惹了我们会有什么后果?”

    棕发少年接过话茬,恨恨的道:“好,这笔账我们昆仑宫记下了,你们等着,有你们好看的,杜老,去杀了他们。”

    队伍后方,一名貌不起眼的灰布衣老者佝偻着腰,颇有迟疑的问:“少主,这……不好吧。”

    棕发少年扬起下巴:“我不管,他们敢打我,我就要你杀了他们,快去。”

    “是,老仆遵命。”佝偻的老人咳嗽一声,转身面对蒙克众人,“诸位小友,老夫对不起了。”

    就待他欲以雷霆之速取天金剑阁诸人性命,想要赶快带着己方众人离开之时,从天金剑阁的前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怎么对不起了?”

    罗森排众而出,用手理了理头发,故作淡定地上前直视着姓杜的老者,淡淡的道:“昆仑宫首席护法,杜明明,是么?”

    杜老大骇,先前在他的感知中,好像并没有面前此人,这人能够瞒过自己的探查,实力可想而知,而此时自己面对他,却感觉像是面对一座巍峨毫无破绽的大山似的,根本找不到任何破绽,从他的身上也很难看出此人具体实力。

    更加恐怖的是,他竟然一语道破杜老的身份,必然是不亚于杜老的高手,自己怎么以前都没有见过他呢?

    想到这儿,杜明明往后退了一步,作揖道:“见过这位长兄,敢问兄弟贵姓?”

    罗森哼了一声,瞪了一眼杜老:“不用假惺惺,你想用出当年你杜明明赖以成名的冰瀑汉剑偷袭么?速度固然快,招式固然花哨,但在我面前,你以为能够起到什么效果吗?”

    杜明明额上猛然浮现汗珠,行礼道:“在下不敢。”

    真是恐怖,杜明明已经能够肯定面前此人的功力了。确实,他想趁对方放松警惕之际,猛然偷袭,运用自己最强的冰瀑汉剑法迅速杀人灭口,但是对方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杀机,由此可以肯定,绝对实力在自己之上啊。

    杜明明只是感觉到,天金剑阁的阵中,只有罗森一人极强,能够对自己产生威胁罢了。以自己九级大魔魂士的实力,加上冰瀑汉剑,在圣魔魂士以下的境界罕有对手,这么说,罗森岂不是……

    本来想杀掉对方,看来这下还得考虑自己众人的安全了。

    但是,这也只是他的感觉,绝狂凌的气息,他依然是没有实力探到。

    罗森淡淡的道:“我双方互不干涉,井水不犯河水,就是同道来此,也算的一个人情了,你们走吧。”

    一边说着,罗森身上寒光大放,背后直径约为三米的宽大灵盘猛然升起,光芒璀璨耀眼,花纹炫丽,印着八颗六芒星。

    天星一愣,转顺便明白了,罗森这是在隐藏实力,以八星大魔魂士的境界来麻痹对方,真不愧是高招。

    见到罗森是大魔魂士,杜明明的警惕顿时减弱几分,虽然罗森有极大可能是九级大魔魂士,但是只要没有突破到圣魔魂士,自己绝对是有机会跟他拼上几招的。

    当然,若是圣魔魂士就完全不一样了,哪怕只是一名一级圣魔魂士,就算是两个杜明明也未必能够稳胜。这就是阶层的差距,特别是到了这种高境界,一级相隔的实力就是天差地远。

    “嗯,在下告辞。”杜明明心头还是有不少谨慎,就要带着昆仑宫殿的十几名金衣弟子离开。

    见到杜老都不敢动对方,一行十几人便迅速跟上去离开了,临走之前,棕发少年恶狠狠的望了一眼诸人,低声道:“你等着,我们昆仑宫不是任人欺辱的,必要让你等灰飞湮灭。”

    天星冷冷地瞥了一眼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棕发少年,冷冷的道:“随时奉陪,就怕你没那个胆子。”

    有实力,就不能忍让,对方是昆仑宫又如何,就算是五大宗之首的影宗,天金剑阁都是浑然不惧。

    更何况,这一次他们来参加五大宗举办的大会,就是要搅出风雨,来一场翻天覆地的震慑。

    离开了天金剑阁众人一段时间,棕发少年才不服气的问:“杜老,我让你杀了他们,你为什么不动手?”

    身着灰衣的杜明明叹息了一声:“不是老夫不想动手,那什么天金剑阁之中确有大能,刚才那人你们也看到了,他也是大魔魂士,而且实力不俗,若是我要和他们动起手来,有可能会吃亏的。”

    “哼,你不是说,你在圣魔魂士境以下没有对手的么?”棕发少年有些愤恨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