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九转天玄 > 第一百三十章 哭笑不得


    “看来如此,先等天星伤势稍好一些之后我们再做商议吧。”萧月答道。

    海龙王看了趴在地上的蓝鳞一眼:“去海魔族,怕是会凶多吉少,危险性极大,你们可是要想好了。不过,我还是不怎么支持你前去海魔族的。”

    “不然又有什么办法呢?”萧月叹道,“不过去海魔族之前,还需要给蓝鳞觉醒夫诸的血脉力量啊。”

    海龙王站起身来:“那行,那你先等着天星情况好些之后再做商议。还有什么要问我的事情吗?”

    萧月摇摇头:“没有了。”

    “行,跟天星商议一下,之后去给蓝鳞觉醒夫诸血脉的话,就去跟门口的护卫说一声找我就好。”海龙王起身离开了偏殿。简单吩咐了门口的护卫几句,就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

    萧月站在门口,送走了海龙王,她也开始担心起来,刚刚所说的情况说不定都是真的,为蓝鳞觉醒诸怀的能量,怕是比登天还难了。加坦格苏鲁怎么说都不像是一个好通融的角色。

    来到天星休息的房间,躺了一个时辰,他的情况明显是比之前好了些。萧月坐到他的床边,关切的问道:“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天星抬起左手,勉强碰在她光滑宛若嫩藕的手臂上,强笑道:“我没有事,你看,再休息一下就可以活动了。只是你的腿伤怎么样了?没有任何伤疤吧。”

    萧月笑道:“这都是多长时间之前的事情了,横竖算下来,也快要一个月了。你还惦记呢,放心吧,我已经痊愈了,多亏了你的药,真的是很灵呢。现在的任务不是关心我,而是你自己的问题。可要严肃注意啊。”

    “我今天能说话,明天就能起身,后天便能下床,再一天,完全恢复就没有问题了。嘿嘿,我的恢复能力可比你强多了。”天星晃了晃自己的胳膊,表示还蛮有活力的样子。

    萧月瞥了他一眼:“这种事情也敢开玩笑?我可记得在流沙古墓里面,你跟我说过的。对待伤势不能松懈。万一疏忽,说不定会造成什么终身的影响。更何况我那都是皮外伤,而你身体险些呗贯穿,再靠近一点,整个心脉都会碎裂。那时候任谁也不行了。真是很危险,你难道不清楚吗?”

    “如果我不那么做,咱们两个人怕是都逃脱不了。”天星瞧了一眼萧月绝色的容颜,宛若是牛奶一般的皮肤,淡淡的道。

    萧月立马回答道:“他们的目标是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这样连累了你,反倒是让我心里过意不去。”

    天星轻轻抬了抬自己的头,才道:“咱们两个人也算是一起闯过了很多危险,还怕什么连累不成?我不怪罪你,可别吓着了。”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萧月自然知道,天星的伤势很重,说这些话只是安慰自己罢了。

    “算了,你别安慰我。现在的目标是好好养伤,三日之后,才敢起身。五日之后,才能简单活动,知道吗?这可是侍候的鱼仆从告诉我的。你的外伤很重,切记不能让伤口再度迸裂。”萧月面色严肃地叮嘱道。

    天星则是一脸的不以为然,笑嘻嘻的道:“三天后才能坐起,五天后才敢下床啊。你这是软禁我……我真的不要紧,没必要那么紧张的。”

    萧月看着他这种表情,也不禁是气结,抬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左臂:“跟你说正事呢,听清楚没有。你要是伤口迸裂,就给我自生自灭去吧。”语气不容置疑,宛若是一个慈母叮嘱自己调皮的孩子一样。

    当然,天星可不承认自己低了一个辈分……

    “什么时候出身于名门的大闺秀萧月小姐也能说出这种话来了,莫不是受我影响吧……这让我怎么跟令尊交代,哈哈哈,还是请您注意一下言行吧,万一找上门来,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天星完全没有受萧月语气的影响,还是一幅无所关心的样子。

    萧月哭笑不得:“你……哼,看在你身上有伤,我不和你计较。还记得咱们俩刚刚认识的时候吗?”

    天星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我当然记得。那时候你也才十二三岁吧。”

    “嗯。”萧月点点头,“你还记得咱们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

    天星想了想:“应该是切磋吧。那是我心不甘情不愿,可是你自己非要拉着我比试的。”

    萧月气道:“告诉你哦,我那时候可以打你一顿,现在也可以。别以为杀戮之圣柱的传承者就怎么了不起,依旧是我的手下败将罢了。”

    “那就不妨来试试。”天星哈哈大笑,“在我的印象里面,萧小姐似乎很擅长身法武术,不知道敢不敢来再指教一下。”

    萧月扬起眉:“你认为自己打得过我了?等你伤好了,随时奉陪。我知道你是天金剑阁的剑派出身,跟我自然不能比剑法。咱们谁都不用真气能量,就来打一场怎么样?看不把你揍得满地找牙。”

    天星始终没有露出任何惆怅或者是悲痛,而是尽量展现自己心情的喜悦:“那没问题。我可是想好了随时复仇。”

    萧月轻哼一声,不再理会这个家伙了。简直是气死了,自己的好意,反倒被他轻描淡写的一句撇过去,哼,找个机会要好好收拾一下他,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想到这儿,她不禁又想到了在流沙古墓里面的那一刻。

    流沙降临,生生将人埋入其下。天星毅然将自己托起,而被埋入沙里。

    在北海洋的悬崖边上,二人被追杀之时。

    他为了两人都能够平安转移,硬生生接下了七星魔魂士的杀手一剑,当即重伤昏迷。

    “你这么能冒险,受伤也太多了。就不怕自己真的会因为伤病而报废掉吗?”萧月终究是忍不住了,看着天星责备道。

    天星嘿嘿一笑:“怎么了?是不是被我感动了?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可是天才哦,在危急时刻我都会有命运的庇护,死不了,命大福大,你跟着我,权当是沾光罢了。咳咳,不会你真的感动了,要以身……相许吧?那可不行啊,万万不敢当。”

    萧月都快要被天星这一番话说的浑身颤抖,连忙站起身来,气呼呼道:“不许胡说,哼。你这叫自作自受,活该受伤,活该吃苦。我不管你了,来人。”

    鱼仆从连忙推门而入:“在。”

    “你好好照顾他,看好了,切莫叫这家伙惹事。”萧月狠狠瞪了天星一眼,转身飞一般窜出了房门。

    天星只是嘴角微微一扬,转过头去,装作没事人一般打了个哈欠,惬意的躺下。

    鱼仆关上门,又凑上前来:“要为您擦身了。”

    天星睁开刚刚合拢的眼睛:“嗯,好啊。”

    另一边,萧月走进自己的屋中,盘坐于卧榻上,心里全想的是天星所说的那番话,联想到先前蓝鳞天真无邪的“夫人”一句,顿时感觉面颊宛若火烧一般。

    这个家伙,真是太可恶了。

    萧月轻轻捶击了一下榻,还是掩饰不住的怒容,气鼓鼓的模样倒是另一番叫人看了有趣。

    “呀,对了。只顾得上跟他聊天了,还没有说正事呢。蓝鳞的问题倒是还得征求一下天星的意见。”萧月一边想着,一边迈下床去。想要再去另一房间跟天星好好商议一下。

    刚刚到了门口,她便想了想,还是回去了。说此事有的是机会,不差这功夫。自己现在要是进去了,一来打扰了天星休息,二来怕是更会自己找气生。这种家伙,还是先晾一下他比较好,免得看见他那笑嘻嘻的脸。

    这么想着,她也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想要打坐修炼,又怕自己日后忘了这件事,连忙到门口,跟两名虾护卫打个招呼,意思是等到几个时辰之后让天星去找自己。吩咐好了之后,萧月才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来到修炼铺上开始打坐。

    淡淡的光明能量从她的身体内部闪光,让萧月全身显现出一种亮光,像是沐浴于圣洁之中一样。令人望而敬畏,她呼吸平稳,逐渐进入了打坐状态。她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距离突破到下一级别不远了,四级四星斗师指日可待,有了这个突破的征兆,她自然很是欣喜。

    只是有一点遗憾的是,没有天星和她在古墓里面拿到的地元丹,当时所有的宝物都被储存在了天星的杀戮储物空间之内,所以也只能过段时间再去要了。只要三四颗,她就坚信自己的实力可以获得提升。

    其实,幸亏萧月走到天星房门口时的思索,果断的放弃了想要进去的念头。她怎么知道啊,此时那名鱼仆从在给天星擦洗身子,如果她贸然进去的话,恐怕那场面……日后萧月才知道,当时天星正在接受擦身,也多亏了那些思考,要不然,萧月都不敢往下去想。

    她哪知道,虽然这次她没有看到天星,但是纯洁善良的小天星可是不会放过她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