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九转天玄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鏖战千舞


    “看来你还真是不关心我们现在的局面啊。”天星扭头望了望四周。

    萧月倒是颇为乐观:“有什么可以担心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天星瞥了她一眼:“你还真是什么都不关心,不过……”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怎么了?”萧月见天星这般警惕的模样,便好奇地问。天星的脸色非常凝重,好像在聆听着四周的一切,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直接感受到这种漫天杀气,仿佛下一刻就直接将他们二人撕碎。萧月微微动神,也好像是探查到了什么。

    桀骜的笑传入耳中,却宛若是来自四面八方,更让人觉得恶寒的是,那声音显得无比柔妩,原本宁寂的环境一下子被打破,就连海底的植物也开始纷纷晃动,沙沙声很是毛骨悚然。

    天星攥住自己的红剑,冷声道:“墨千舞!是你!”

    “哈哈哈哈哈,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天星和萧月只感觉眼前一花,墨千舞轻挥扇子的身影便出现在他们面前,随着他的一起一伏,周围的环境都在悄然发生变化。

    天星下意识的走上前几步,将萧月放在后面,他目光直视墨千舞,冷声道:“除了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还有谁这么令人恶心?”

    “混蛋,你敢这么说我。”墨千舞手中扇子一扬,天星和萧月就感觉被一股巨力压住了身体,不能动弹丝毫。墨千舞则是透着满眼的杀机,死死盯着他们二人。天星叹息一声,他知道,今天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上一次虽然他们伤了墨千舞,可毕竟是偷袭。

    墨千舞见他们不能动弹,便轻松自得的走上前来,轻轻拍着手掌道:“很好,很好啊,你们不是很会偷袭吗?爆发的实力不是很强吗?那就过来试试看啊,我解除你们的禁锢,看看能带来什么惊喜。”

    天星和萧月头上的汗已经津津而下,墨千舞这次有了准备,纵然让他们放手攻击也不能伤他几分,随着那股压力的增强,天星和萧月已经被逼得不能再说话,天星只感觉自己体内的能量仿佛是凝固了一样,根本不能运用。

    墨千舞对于天星和萧月是恨之入骨,他现在还没有发现两人与众不同的身份,只是觉得这两人伤了自己,而感到怒火中烧罢了。对于现在的墨千舞来说,最重要的目标是除掉他们。

    当然,这墨千舞还有一些特殊的癖好,他极其残忍,总喜欢将别人折磨致死才肯罢休。天星和萧月已经是他手中的囚徒,毕竟猫抓到耗子也不会当即将它们杀死,墨千舞的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他轻轻一抖手,解开了天星和萧月身上的那股重负。

    没有了限制,天星腾空跳起,红剑带着血色光芒一闪而逝,想要直接劈砍墨千舞。没想到,天星这蓄势已久的闪电攻击居然被墨千舞一个后退躲过,天星招式用老,无法收回,墨千舞冷哼一声,直接将天星震飞数米,又在他倒地的那一刹那伸手将他吸了过来。

    天星只感觉凉意渗进自己的四肢百骸,墨千舞一手轻轻握住扇子,另一只手紧紧攥住自己的脖颈,仿佛天星已经是任他宰割的一样。天星纵然是经历过许多次危险,可是哪有离死亡这么近过,对方如果愿意,完全可以轻松要了他的命。

    萧月通过瞬移来到墨千舞身后,她轻叱一声,唤出手中法杖,猛地一点,金黄色的光柱朝着墨千舞的后背轰出,其实刚刚天星的进攻也是非常迅猛的,加上萧月的金光放出,整个过程也只有两三秒罢了。可在他们看来很快的攻击,在墨千舞眼里就是一格一格移动的。

    墨千舞早就感受到了背后萧月的攻击,其实他不用动,也能完全凭借自己的身体硬抗下这一击,可他墨千舞是何其手段残酷的人,与其这样……

    在萧月的攻击降临到身后的一刹那,墨千舞猛地转身,他控制住了天星,完全用天星的身体挡下了萧月的这一招,砰的一声巨响,骨骼断裂的声音清晰传来,天星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萧月的攻击岂是那么容易抵挡的,天星被她击中,只感觉全身要散架了一般,那光明元素在变得狂暴起来居然有如此破坏力,刚才那一下没有直接要了天星的命就算是幸运的了。墨千舞眼中闪过满足,在他看来,用天星挡这一招,比他自己抵挡更能带给萧月打击。

    果真,误伤天星,萧月的眼神几乎是变得无比凄厉,她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墨千舞为什么如此残忍,萧月根本没有预料到天星会被他捉住,更没有预料到墨千舞完全有能力自己抵挡的情况下,却让天星来做盾牌。

    “不——”

    “可惜已经晚了,看着他这幅模样,你有什么感受呢?”墨千舞的话宛若是尖刀。

    天星重伤,可是还没有直接昏迷,他抬起头,眼前已经变得极其模糊,却还有萧月模糊的身影。

    萧月望着天星的眼神,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是一种愧疚,是一种发誓可以用鲜血去淋洗的悔恨,她甚至有些不敢接触天星的眼光。天星看她的眼神并没有责怪,更没有仇恨,那平和的目光顿时让萧月明白了他的意思。

    嘴唇翕动,天星眼前已经发昏,耳旁也嗡嗡鸣叫,他还是强忍着说出了这四个字。那话语很轻、很轻,萧月根本听不见,可两人仿佛有那么一种感应,让萧月明白他的想法。

    “我,不,怪,你……”

    天星依旧没有昏迷过去,墨千舞用自己的能量吊住天星,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保持清醒。萧月再也无法忍住,两行清泪流下,这也正是墨千舞最想看到的局面。

    “我不杀你,我要让你看看,这位重伤你的同伴,将如何死在我的手段下。”墨千舞伏在天星的耳畔,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接着,他像是丢弃一件垃圾一样,把天星扔到地上,面对萧月。

    这种手段,简直是残忍至极,加坦格苏鲁自称邪神,是整个海魔族的统领,但是他也从不曾使用这种非人的方法来报复,就算是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啊。墨千舞一边露出阴冷的笑容,一边朝着萧月走去。

    天星趴在地上,已经不能起身,只得撑起左臂,做出一个让萧月快跑的手势。可这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墨千舞怎么会让萧月逃脱呢。望着墨千舞步步走来,萧月拼命释放出自己目前的最强攻击,然而打在他的身上毫无效果。

    墨千舞一伸手,萧月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吸扯到他的手边,墨千舞的手轻轻握住萧月雪白的脖子,然后猛地回头,对着天星微笑道:“看到了么?”

    天星瞪着墨千舞的眼神像是要擦出火来,墨千舞的声音愈发令人呕心,他张狂地大笑着,仿佛一切都可以掌控在手中,只是眨眼功夫,萧月就已经在空中爆开一层血雾,在狰狞的笑声当中被抛出,直接落在天星身旁。

    望着那浑身是血的人影,天星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破碎了一样。

    他何曾受过这等的折磨与屈辱,他身旁的人,何曾是什么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可以伤害的!他所看重的,何曾有谁敢触动一丝一毫!

    墨!千!舞!

    萧月七窍流血,身上的铠甲寸寸碎裂,还有无数鲜红的伤口,她那一双善解人意的眼睛,已经缓缓闭上,天星看来,宛若是他的心受到了千刀万剐!

    “墨千舞,这是你欠我的——”

    天星的手,已经将海底的地面攥出了条带着血的痕迹,他的目光,也逐渐从平静变得疯狂起来,不论怎样,此债,天星不能忍!

    “属于我的力量——”天星大吼出声,他的双眸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望着倒在地上的萧月,天星再一次震怒,他的头发,也一寸一寸成为了带有杀戮气息的红色。

    墨千舞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所惊吓,天星的身上猛地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那种气息的压迫甚至让他感到了浓浓的威胁。当机立断,墨千舞挥起手中扇子,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扑杀掉天星。

    可是,天星的变化还在继续,他的身体猛的膨胀,向外散发着恐怖惊人的能量,那完全不是一个重伤者所能爆发的,咔嚓咔嚓,天星之前的断骨完全被接好,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右肩处的衣服猛地被撕裂,一条尚沾有鲜血的胳膊伸出,天星的右臂,居然神迹一般的再度重生了!

    天星宛若是魔神一般,他站起身来,眼光不带一丝情感,右手一划,杀戮之戟便被他攥住,望着墨千舞的攻击,天星冷哼一声,没有逃避,而是飞身跳起,手中杀戮之戟大放光芒,在澎湃的能量包围之中,天星像是流星似的直接撞了过去。

    “杀戮第一式,叱咤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