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纪元之主 > 第2236章动摇根基(上)
    所有在场的监察室们,在听到了他的这番言语后,皆是心中凛然至极!借阅《春秋》,《史记》,《虞子》这般的圣人文章,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前两本蕴藏这文圣与史圣的微言大义,圣道华章,又作为至圣大陆人文历史的起始,是以专门用来监控,整个大陆的历史走向,甚至是占卜人族未来的兴衰!

    如此重要的事物,就算是半圣出面,也有极大的可能被两方世家驳回!

    而书山深处的《虞子》,也是同样的道理,书山,学海作为孔圣留在世间最重要的遗迹之中,其中蕴藏神秘,当世无人可以说清,就算是亚圣亲临,也无法知晓全部。

    如果贸然打开书山深处的路径,到底会发生什么不可测的后果,摄也不敢打包票。也就是因为这事情闹得太大,直接动摇着整个至圣大陆文道,圣道的根基。

    要不然西圣席汜怎么也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语?

    手握圣道大义,自然可以无所顾忌。这般的事情,谁敢阻拦,谁就是整个圣元大陆无尽苍生的敌人!

    当一个圣道半圣不要脸皮,直接愿意掀桌子的时候。他们能做的事情完全超出所有人想象,眼前这一幕,也不过是牛刀小试罢了。

    “西圣大人,他看来是不要什么调查手段,也不要什么证据,线索。直接打算一步到位,借助圣道的力量,探查这件事的根源了。”

    “现在这件事已经流毒十国,遗祸至圣,再这样下去,谁也不可能收场。以后会发生什么吾等看不到,诸位半圣大人还看不出来吗?”

    “西圣大人,做得极对,吾等一定跟西圣大人的步调一致,一定要把这十国毒瘤给挖出来!”文院之中,各种各样的声音在相汇。在场的诸位翰林文位,皆是一脸死忠,齐齐拜下。

    “你们既然能这么想,那是在好不过。不枉圣院对你们的一番教导。”席汜对自己坐下的这帮翰林的表态,异常的满意。但其言语依旧是严厉异常:“尔等一定要记住,这些就是流毒,是不堪教化的残渣,是亵渎圣道的余孽!你们一定要稳定住自己的文心,文宫,文胆,不要被这书籍中的文字冲击腐化,动摇了自己的圣道。尔等明白否!”

    “吾等谨遵西圣教诲。”在场监察院翰林再次拜下,彼此眼中都是显露璀璨的凛然正气,才气浩荡如烟如潮。

    只恨不得现在就对西圣席汜,抛头颅洒热血,肝脑涂地奉献出自己的正义!

    “既然如此,尔等开始退下。吾现在就往书山一行!”

    “吾等告退,恭送西圣!”十几位翰林又是一拜,目望西圣席汜化为一道才气流光,从监察院大殿之中消失。

    不过也是在下一刻,他们皆是神情一肃,也是根本不管其同事商议,一位位飞快地跑出了大殿。

    “快快快!半圣出手,要犁庭扫穴,荡平一切,行焚书灭绝之事!日后这些书籍弄不好就是绝版了,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吾一定要赶紧把那帮书生写得各种系列的书籍都收集全了,然后放在家中日夜批判审视!攻讦书籍之中的漏洞!

    等有时间,吾再施展翰林文术进入那【书中世界】,对书中那些苦命的人儿,施展圣贤教化,教们多学一门外语养活自己。

    幽国的偏僻浚县之中,那在整个至圣大陆愈演愈烈的局势,似乎对这个地方没有半丝触动,依旧如往昔一样平和。

    正在自家烂茅草屋中悠然写书的老子,此刻却恍如在冥冥之中被人触动自身的命运之弦,心有所感之下亦是抬头观望了天宇之上那一颗文曲星。

    即便此刻是正午骄阳,太阳光辉肆无忌惮的挥洒在整个至圣大陆之上,成为世间唯一光源,但无论是谁,只要抬头望天皆是能够感应到那文曲星,每时每刻都在散发着清亮的文气光辉。

    那如海如天一般的磅礴规则伟力充斥寰宇苍穹,撼动世界一切,在文曲天星的面前,太阳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星球,根本没有办法占据天空主要地位。

    无论明夜,在这个时空之中,唯文曲独尊,在老子的眼中,天空中太阳,太阴,一切星辰在文曲星的面前都是黯然失色,唯一能与其争辉的,唯有妖族祖星——天狼星。

    “有意思,直到今天才有人,想到以这种方法来调查我的过去吗?”随手一提,老子便已将手指间的朱笔扔在了不远笔架山上。

    天空中文曲天星,道道文气显化真实,又有两本圣人天书驾驭一道历史天河游走至圣十国,返照历史,探究被老子遮掩住的秘密,那怕是相隔亿万里的时空,老子都可以听到历史长河的哗哗流水声中,更有大道纶音,诸子讲法之声在整个至圣大陆上响动,不知瞬间惊起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族受惠。

    在妖族与蛮族的祖地之中,一位又一位的妖圣,蛮圣的虚像站立在天维之上。看着人族想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而在冥冥之中,老子更是感觉到一道又一道的因果。从自己所书写的各种系列的小说之中升腾而起,一点点缠绕早自己的身上,动念间就有一种被人收编的感觉!

    “《春秋》?《史记》?《虞子》?圣院之中真是舍得下本钱。这是打算断了我的根节奏吗?看来圣元百家之中还是有聪明人的,不真是一群猪啊。”老子俯望天维,眼望着圣元历史之河,在两本圣人原稿的接引下返照时光。

    短短一刹那,不知道将这几个月的时光不知晓被筛选了多少次。过他的眼中并无任何的惊慌失措之意,到底是堂堂圣人之尊,早在他真正介入至圣大陆之后,他便已经估算到了现在的情景。

    或许自己所散发大陆上的一系列的非主流文章,在很多人眼中就是有辱斯文,亵渎圣道,活该受此灾难,甚至是千刀万剐,也难解心中怨恨。

    但其实在真正大儒之上眼中,赵奇的这些书籍中,所谓的有辱斯文,亵渎圣道都只不过是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