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绝代名师 > 第227章 神之眼?
    裴元利不搭理孙默,不是说瞧不起他,而是身为名师,就该有自信,就该有傲气,应该相信自己做出的判断。

    谭路也听到了孙默这话,脚步一顿,跟着攥紧了长枪,看着吧,我一定会赢!

    “怎么?孙师难道不相信裴师的眼光?觉得这个学生会输?”

    易佳民终于找到了阴孙默的机会,立刻出手。

    如果谭路赢了,大家会觉得孙默的眼光不过如此,会让他的‘神之手’形象蒙上一层阴影。

    如果谭路输了,那孙默会更惨,你居然比裴元利眼光好,你说这位二星名师在这么多学生面前丢了脸,会不会记恨你?

    所以说这就是办公室政治,不管孙默怎么回答,都会惹上麻烦。

    不过孙默此时,却是看着谭路,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不是怕得罪裴元利,而是突然想到,少年请求出战,哪个不是为了一战成名?

    如果把他叫回来,对他的积极性打击太大了。

    与之相比,输了后,中州学府丢的那点名声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这就是一场私下的约战!

    于是孙默放弃,有时候输,也是一种成长。

    “孙师?怎么不说话了?”

    易佳民不想放过孙默。

    “孙师应该是看出这个谭同学状态不佳吧?”

    顾秀珣帮腔,找了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

    “顾秀珣竟然为孙默出头?”

    易佳民愕然过后,嫉妒了,这位美女老师,漂亮,有才华,虽然胸小了点,但是有两条大长腿,是他的菜,他之前邀请过她共进晚餐,可是被拒绝了。

    对方表现出的高冷范儿,真的宛若女神一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可是现在,她居然主动帮孙默说话。

    再想想两个人居然一起泡澡,易佳民刚开始还觉得是孙默邀请的人家,可现在看来,搞不好是顾秀珣主动的。

    “婊子!”

    易佳民心中咒骂了一句,感觉幻想破灭了,哼,女人果然都是婊子,还是我的安心慧女神纯洁又完美,对任何男人都不假以辞色。

    想到这里,易佳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不过瞥到孙默后,他突然又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想起来,安心慧是孙默的未婚妻!

    “我日梨娘哦!”

    易佳民郁闷了,心中的嫉妒,驱使着他再度挑衅:“孙师,你觉得这个学生赢不了吗?”

    “闭嘴!”

    金木洁烦了,直接呵斥:“安静看比试!”

    “……”

    易佳民满肚子的话,都憋回了喉咙里,不敢再说话了,没办法,金木洁是三星名师呀,是学校中位高权重的大佬,他不敢得罪她。

    “金木洁不会是在帮孙默说话吧?不,一定不是这样的,孙默何德何能呀?”

    易佳民自我安慰着,可是跟着就想哭了,因为他想起了金木洁刚才主动邀请孙默,下一次泡澡的时候记得叫上她。

    尼玛,人家这都是一起泡澡的亲密关系了。

    果然有神之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谭路和费童已经战在了一起,长枪对短刀,不时的碰撞在一起,爆出刺耳的声音。

    孙默激活了神之洞察术。

    谭路,十三岁,锻体四重。

    力量6,刚刚超过平均水准。

    智力6,够用,有些小智慧。

    敏捷8,在同境界的修炼者中,你足以碾压九成的人。

    意志5,少年天才,没经历过苦战,意志稍弱。

    ……

    潜力值,高!

    备注,所用功法与身体不契合,无法将身体资质全部发挥出来。

    这份数据,只能说在第二档的前列,挺厉害,但是比起赢百舞、轩辕破、以及张延宗这种第一档的,还有很大的差距。

    那个费童,只看数据,比谭路厉害一点,不过更重要的是,人家修炼的功法,能把身体的潜力百分之百的发挥出来。

    裴元利很满意。

    两个学生甫一交手,谭路就火力全开,稳稳地压制了费童一头,这说明裴元利挑对了人。

    金木洁皱眉,这个谭路的招式,瑕疵不小呀。

    “费童,不要玩了!”

    方无暗呵斥。

    “老师,我没玩,我想接下他的所有枪法!”

    费童叫屈。

    听到这话,谭路心中一惊。

    “他这枪法是不常见,但是威力也就那样,没必要拿他练手。”

    方无暗要的是干净利落的赢下对手。

    “好吧!”

    费童不敢违背老师的命令,于是火力全开。

    火烧云!

    唰!唰!唰!

    短刀疾速劈出,一道道刀影翻卷,宛若黄昏时候的火烧云,漫卷而来,淹没了谭路。

    谭路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单论速度,他不弱于费童,但是长枪这种兵器,限制了他的发挥。

    叮!叮!叮!

    短刀砍在长枪上,火花乱冒。

    “该死,要输!”

    张乾林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因为这个学生是他看上的,目前正在观察中,只要表现出色,他就会提出收他为徒,可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就在这个念头浮上张乾林脑海的时候,费童的短刀一削,让谭路不得不松开左手,然后一记重踹就轰向了他的胸口。

    谭路牙齿一咬,抬手去挡,这一下子,手臂恐怕要断了,不过只是断了手,还能战,但是胸骨断了,就麻烦了。

    “哈哈,判断错了哦!”

    费童大笑着,突然变招,整个人猛的往下一坠,然后右腿扫出,狠狠地踢在了谭路的脚腕上。

    砰!

    咔嚓!

    清脆的骨折声,瞬间灌进了众人的耳朵中。

    “啊!”

    谭路疼的大叫,不过刚发出声音,就又靠着极大的毅力,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唰!唰!

    费童两刀连斩,砍在了谭路的胳膊上。

    噹啷!

    长枪掉地的同时,谭路又被一脚踹中胸口,喷着鲜血,飞跌了出去。

    唰!

    金木洁窜出,一把抱住了谭路。

    “下手太狠了!”

    段蒙不爽,不过他也没办法说什么,比试就是这样,人家就算废了你的手脚,也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

    当然,一般人也不会像费童这么狠辣,明明赢了,还要多砍两刀。

    听到对面的抱怨和指责,原本要道歉的费童,立刻放弃,反而还哼了一声。

    “不要指责他了,他不是故意的!”

    孙默劝了一句。

    “孙师,要不是谭路最后躲了一下,手臂就被他废了,你居然还替他说话?你是万道学府的老师吗?”

    易佳民讥讽。

    有少数学生们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看着孙默,目光多了一些不解和不舒服,为什么要帮竞争学校的学生说话呢?而且他还伤害了同窗!

    “他的乱云飞渡刀法练得还不到家,刚才那一式,是连招,他收不住的。”

    孙默解释。

    费童如果是故意的,孙默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一定会找机会,光明正大的纠正他这种性格,但是人家并没有。

    学生们沉默。

    “孙师说的不错,他的确不是故意的。”金木洁开口了:“再说即便是故意的,也只能怨谭路技不如人。”

    听到金木洁都这么说了,学生们释然,同时又有些惊讶,孙老师这眼光,好厉害呀!

    这个时候,最尴尬的就是段蒙了,因为他那句‘下手太狠了’说出来,明显是没看出费童的底细,和孙默一比,高下立判。

    费童愕然地看向了孙默,跟着有些感激了,他本想鞠躬的,但是一想到方无暗的性格,就不敢了。

    要真是那么做了,回去后肯定要被修理的。

    叮!

    来自费童的好感度+30,声望开启,中立(30/100).

    这些老师中,周山逸是医师,所以他第一时间跑了过去,给谭路治疗。

    谭路虽然伤口很疼,衣服上还沾了血,但是心是麻木的,自己竟然输了?而且还是这么彻底?

    从小被父母和街坊们当做天才看待的谭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孙老师好厉害,居然看出谭路要输!”

    “神之手这么厉害的吗?”

    “不是神之手吧?孙老师又没摸过他,只能说孙老师眼力极好!”

    学生们嘀嘀咕咕,想起孙默说要换一个人的话,顿时醒悟了过来,孙老师的眼力,岂不是比裴元利还要厉害?

    裴元利的表情,不自然了。

    议论声不大,但是大家距离这么近,肯定能听到,尤其是谭路,露出了一个苦笑。

    “哎,原来不是孙老师看不起我,是我真的不行!”

    叮!

    来自谭路的好感度+20,声望开启,中立(20/100).

    几位老师,也都看着孙默,目光惊诧,孙默已经这么优秀了吗?

    杜晓瞬间感觉到了压力,自己可是比孙默年长几岁的,还早几年入职,再这么下去,搞不好人家都成一星名师了,自己还是一位资深老师。

    “必须毁了他!”

    张乾林脸色阴沉,这种人,绝对不能留,不然会让安心慧如虎添翼,老爹想要得到中州学府的校长之位,就更难了。

    “金木洁,你们输了。”

    方无暗得意一笑。

    “我们会按照约定,离开这里!”

    金木洁说完,抱起了谭路:“咱们走。”

    “等等!”

    方无暗制止,看向了孙默:“你就是那位‘神之手’吧?在下方无暗,方无极的弟弟,想和你切磋一下?不知道孙师能否赏脸?”

    “这种事情,何必我们孙师出面,我就可以了。”

    易佳民跳了出来。

    现在己方三战两负,士气大跌,如果自己打败了明显是领头的方无暗,那么在学生中的形象一下子就会高大起来,而且金木洁肯定也会欣赏自己。

    这种刷存在感的机会,可不能放过。

    方无暗,你就成为我的垫脚石吧!

    易佳民信心满满。

    “你是什么阿猫阿狗?滚一边去!”

    方无暗撇嘴:“只有孙师,才配做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