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绝代名师 > 第645章 不准这么和我老师说话!
    单石惶急的惨叫,除了显示出他怂了意外,没有任何作用。

    这一只乾坤无相分身,虽然和孙默一模一样,但其实熟悉孙默的人,是可以分辨出来的,因为它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平淡的犹如一张扑克脸。

    不会喜怒,不会哀愁!

    说白了,就是个么得感情的‘孙默!’

    距离实在太近了,而分身把握的时机又恰到好处,所以单石根本无从躲闪,就像送上砧板的驴肉。

    砰!

    分身的绝技打在单石身上的时候,它背后的佛像,也是一记佛拳,砸在了单石的身上。

    轰!

    单石被轰进了地面中,尘土飞扬。

    唰!

    殷红的鲜血朝着四周溅去。

    全场一片寂静。

    “这就死了?”

    狼兵们一阵无语,这个嚣张的家伙刚才不是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吗?怎么转瞬就输了?

    一时间,狼兵们看着孙默,目露忌惮。

    说实话,如果让他们身处孙默这种战局,绝对是逃,或者拼死一战,完全破局?

    不存在的。

    可是孙默竟然做到了!

    “怪不得能这么快找到藏匿了百年都没被人发现过的秘密基地,又抓到了于伦和李追风呢!”

    这一刻狼兵们心中满是敬畏。

    本来之前觉得孙默单枪匹马杀来,是有勇无谋,现在看来,人家一个人足够了。

    孙默的耳边,响起了系统的提示声,是狼兵们贡献的好感度,还不少,一个人至少50+。

    一只、两只、三只,足足七只分身,站到了孙默身边,虎视眈眈的望着那些狼兵。

    孙默却是看着那只杀死单石的分身。

    他现在的大乾坤无相神功,练到了第六重,并且熟练度已经达到了半步宗师,可以诞生十二位分身。

    但是即便如此,分身们也只能执行一些简单的战术,并且使用一些简单的招式。

    打出绝技?

    抱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这些东西太难了,就连修炼者本身,如果资质太差,都做不到,更何谈一具没有思想的分身呢?

    孙默目前对于分身的理解,就是肉盾,或者是战术欺诈,甚至都不用它们主攻的。

    为什么?

    分身没有智慧,它们拿捏攻击时间的判断力太差了,也就是说,捕捉不到可以打出致命一击的机会,或者是机会出了,会错过。

    因此孙默都是利用分身给他本人制造致命一击的机会,但是眼前这一只分身,完全颠覆了孙默对这些分身的认知。

    单石死了,整个人都被砸的稀烂。

    分身做完这一切,便回到了孙默身后,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仿佛做了微不足道的一件事。

    “擎天学府的镇校神功,果然厉害!”

    孙默赞叹,将这个偶然,归于为了神功的强大,然后他转头,面对那些狼兵。

    孙默没注意到,就在他移开视线的时候,那只杀人后的分身,眼珠子一转,扫过了他的后勃颈,微微地舔了一下嘴角。

    很有一股嗜血的味道。

    “太帅气了,太帅气了!”

    李若兰碎碎念叨着,满脸兴奋,拿着留影石的手,还在发颤,真是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精彩的战斗了。

    孙默无论智慧还是战斗,全程压制!

    叮!

    来自李若兰的好感度+100,尊敬(1470/1000)。

    梅子鱼担心地看着孙默,掏出一个小瓷瓶,丢给了他:“这是解药,虽然可能不对症,但是能缓解你的痛苦,保持战力。”

    梅子鱼并不像李若兰那么激动,毕竟孙默的表现,她早有所料了。

    和自己想象的一样,他很,不,是非常优秀。

    “老师!”

    桂家荣大喊了一声,惊慌多过与悲伤。

    老师都死了,那自己留下来,岂不是送菜?于是他想都没想,转身就跑。

    “休想!”

    轩辕破狂追,对于这种失去战意的家伙,他也不讲公平了,先打爆再说,于是直接撕碎了一张龙珠灵纹。

    “……”

    李子柒、江冷、还有澹台语堂、齐刷刷的无语。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这战局都打完了,你给我消耗一张龙珠灵纹?

    “你们不能用常识来判断轩辕破的行为呀!”

    赢百舞说了句公道话:“下一次,别把他当战力就行了!”

    “必须的!”

    李子柒三人齐刷刷的点头。

    “我淦!”

    桂家荣欲哭无泪,他本就没战意了,这会让看到轩辕破火力全开,都要吓尿了。

    “老师,孙老师,放过我吧!”

    桂家荣哭喊,犹如杜鹃啼血:“我还是个孩子呀!”

    “对呀,他还是个孩子!”

    李子柒撇嘴:“所以轩辕,千万不要留力,使劲揍!”

    轩辕破没有留手,倒不是因为李子柒的话,而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太合适,所以想赶紧宰了桂家荣,回去帮忙。

    “诸位,还要追吗?”

    孙默语气平淡:“不如就此散了,各回各家如何?”

    “回妮玛呀?”

    狼兵团长骂了一句,有些后悔刚才没有强上,拼着受伤也要干翻李子柒一行了。

    “那就只好打咯!”

    孙默耸了耸肩膀,这个时候,气势不能怂。

    “打就打,谁怕谁呀?”

    一个狼兵刚说完,赢百舞的箭矢和李子柒的大火球就射了过来。

    “不准这么和我老师说话!”

    两个少女异口同声的呵斥。

    看到这一幕,狼兵们突然好嫉妒,自己也好想有一个漂亮的女孩这么维护自己呀。

    “孙老师,你放了李追风,我们保证不再追杀你们!”

    狼兵团长提议:“我可以发毒誓?”

    “毒誓值几个钱?”

    孙默撇嘴,他激活了神之洞察术,早看到数据了,这个团长,说过的谎话比放过的屁还多。

    “那就只有死磕了!”

    狼兵团长摆出了决一死战的架势,但是心中却有点发虚,对方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让他总感觉自己的一切秘密仿佛被看穿了。

    “死磕呀,我就算死,也至少能拉你们三分之二的人垫背吧?”

    孙默询问。

    狼兵们沉默,以孙默展现出的实力,真有这个可能。

    “我也可以拉一半!”

    梅子鱼插话,说出了一个很保守的数字。

    “我拉三个吧!”

    李若兰开口。

    唰!

    众人扭头,看了过来。

    “诶?你们这是什么眼神?不相信我吗?告诉你们,我能上倾城榜第十一,可不只是好看呀!”

    李若兰撇嘴,觉得自己被低估了。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能登上倾城榜的名师,都需要才貌双全,李若兰在没有成为记者前,也是很厉害的。

    “我就算是一个花瓶,也是能砸人的花瓶!”

    李若兰重申。

    “那我们几个,也能杀一个吧?这样一算,对方就没人了呀!”

    澹台语堂打趣,看着狼兵团长:“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

    狼兵们沉默,毕竟有可能的话,谁也不想死。

    “我的名字,还有我的战绩,你们应该听过了吧?我不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的!”

    孙默撇了撇嘴角:“李追风这种小人物,我抓回去也没用,所以我承诺,等到了西岭城城郊,就放掉他,你们可以跟着,如何?”

    孙默才没想过火拼呢,他可以不怕死,但是他不想看到子柒她们冒险,他刚才那么说,只是在把狼兵们逼上绝路后,再给一条活路。

    这就是人的本性,你直接给他一份又苦又累的工作,他绝对抱怨,但是当你先给了他一份会有损健康甚至会死的工作后,再让他做之前这份,他绝对不会喊苦累,反而觉得这工作简直太幸福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呀!

    果然,狼兵们沉默了。

    “你要发誓!”

    狼兵团长提议。

    “你们爱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会发誓,因为君子一言,发誓,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孙默非常强硬。

    狼兵团长偷偷地打量李子柒一行的表情,发现哪怕是那个最弱的木瓜娘,也都没有露出任何怯战的神色。

    这些人,是真的会因为孙默一句话去拼死作战的。

    “我淦梨娘李追风,你这都惹了一群什么人呀?你动手前,能不能先打听一下呀?”

    因为一个孙默,一座藏匿了百年的基地暴露了,还死了不少狼兵,最重要的是,于助手也跪了。

    这可是院长大人麾下,排名第五的助手呀,放到九大超等学府,都能混得不错的灵纹学准大师。

    狼兵团长欲哭无泪:“好吧,我同意!”

    “你们先走!”

    孙默接过了李追风,让李子柒几人先行。

    “你能不能别拍了?”

    狼兵团长朝着李若兰吼了一句,我不要面子的呀?虽说己方都带着人皮面具,但是对方这么肆无忌惮,着实让人不爽。

    “赶紧走!”

    孙默催促,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恐怖的灵压骤然降临,让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僵在了原地。

    那感觉,就像重力瞬间增大了十倍。

    孙默眉头一皱,看向了十点钟方向,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披着一件斗篷的神秘人。

    他的身上是一件黑色的长袍,底部绣着红金色的朝霞,胸口部位是一座神秘的星图。

    李子柒的眼力不错,她看到这位神秘人的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玉石戒指,戒指上,刻着一个篆体的‘晨’字,充满了古朴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