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绝世剑神 > 第0139章 火爆和尚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年和尚被玉儿打得吱哇乱叫,哪里还有刚才的威风。最后只得大呼小叫,把寺内的高手引出来。



    “何人在此闹事?真当我金禅寺无人了吗?”一声暴喝之后,终于有个高境界的和尚飞腾而来。



    田浪元神一扫,发现这家伙境界还真不低,居然是个圣心境中期的武者。看来最近这段敏感时期,稍有动静,便有高手前来警戒。



    金禅寺的僧人在外行走修行的并不多,出去的基本都是天赋绝佳,自己对武道有更高追求的那一类,比如素生和尚就是。



    更多的僧人则是留在金禅寺内,就算外出,也走得不远。在这里,他们都会受到人们的遵从和敬仰,这对于修炼有成的高僧而言,他们或许并不太在意这种刻意的奉承。但是有很大一部分僧人心态却是飘了,觉得自己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特别是面对普通人的时候,他们的优越感更强。这种心态的时间一长,脾气难免就有点上涨了。若谁敢对金禅寺有所不敬,难免是要吃些苦头的。



    玄正和尚正是属于这一类心态飘起来的僧人,以前境界低的时候还好。最近一两百年里达到圣心境之后,脾气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得比以前更大了。



    这些日子由于外来者在金禅寺的实力范围内搞事,让金禅寺一众僧人都觉得很没面子。可偏偏这些外来者实力极强,他们几次出手,非常没的打击到对手,反而自己吃了不小的亏。



    就连方丈大师都受了不轻的伤,后来还是一位潜修的老和尚出手,总算保住了部分地区的安宁。这个范围已经压缩到很小,也就金禅寺周边一两百里的距离,再远他们就管不到了。



    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些聪明的人很快就发现环境跟以前变得不一样了,似乎金禅寺也不象以前那么慈悲,那么喜欢救苦救难了。



    于是这些人便宜多少有些微辞,一些人甚至主动找上了金禅寺,希望他们能帮忙解救家人。对于这样的请求,若是以前,肯定是义不容辞的,然而现在他们自顾不暇,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闲事?



    金禅寺有了如此改变,被人诟病几句原来也属正常,可偏偏那些和尚们却听不得半点对自己不好的话语。



    有人甚至跳出来说:“以前我们照顾大家,那是金禅寺德高望重的品行所致,并不是必须的义务。现在本寺有麻烦了,你们就应该想办法自保,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金禅寺。”



    潜在的意思很明显,我自己都顾不上了,哪里还能帮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吧。



    今天田浪的说话不过是有感而发,却是偏偏触到了金禅寺的痛处。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田浪这刚好就是打了金禅寺的脸了。



    玄正和尚老早就听到了田浪的议论,心正自然不爽了。现在这家伙居然还把他手下的人给打了,想不生气都难。



    “小子,敢在金禅寺来闹事,你正是够胆量。念你小小年纪,修行不易,就罚你们在金禅寺内扫地百日,苦修静心。”玄正和尚居高临下的看着田浪。至于玉儿和刘语,自然就被他忽略过去了。



    “苦修静心?你这是说笑话吗?看看你们这些和尚,一个个脾气比我可是火爆多了,哪里有半点静心的样子?”田浪不由笑了。他觉得金禅寺这些和尚,完全是自欺欺人,哪里有半点高人的样子。



    “少废话,我们是武僧。是人都有三分脾气,何况是对你这种不守规矩的小子。自己封锁灵力,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玄正和尚近期正好负责外院的安全,他确实有权力这么处置闹事的人。



    “玉儿,这和尚说要让我们帮他扫地,你同不同意?”田浪半点不受玄正的威胁,反而跟玉儿小丫头开起玩笑了来。



    可惜小丫头并不清楚这是田浪的套路,还一本正经的回答,“光扫地多没意思,还要一次扫一百天。不干,不干……”



    “我觉得也没意思,不如陪你这老和尚玩玩儿,他可能比素生小和尚更好玩儿。”田浪这完全是使坏了。



    小丫头的本事古怪,要打人,那是一打一个准儿;但又不会真的伤人性命,最多是让人吃亏丢脸而已。



    玉儿一听田浪的居然支持自己玩儿,顿时兴奋了起来。



    “老和尚,你别飞那么高啊,小心我打你下来哟。”玉儿一脸童真的样子,说的话却是把玄正气得不轻。



    你一个普通小女孩,居然扬要把自己打下来,这未免太不把圣心境高手当回事儿了。



    “休得胡闹,让开些!”玄正和尚懒得理会玉儿,直接向田浪的扑了下去。



    可他下冲不到三丈,一块小石头已经打到了他的脸上。



    “好耶,我又打中了……”玉儿拍手欢呼,却是把玄正和尚脸都气绿了。



    “可恶,既然你不听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玄正和尚气极,抽出一条齐眉棍,直接从头顶劈了下来。这出手,与那中年和尚并不无二样,都是打死人的节奏。



    “玉儿,别跟他客气,揍他……”田浪怒了。



    这些和尚哪里有半点出家人的慈悲之心,完全是出手毫不留情。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跟他们客气了。就算金禅寺真有高手座阵,田浪也不怕。他对自己的底牌有着绝对的信心。



    玄正和尚的棍法相当了得,无奈的玉儿小丫头非常的灵活,移动速度更是堪称鬼魅,就连田浪想要抓她都不可能。区区一个圣心境中期的玄正,哪可能打得到她。



    小丫头如穿花蝴蝶一般,在玄正和尚凶猛的棍势中来回跳跃,时不时丢出一块石头,给对方打上一个包来。



    “这丫头学坏了,最近怎么老是喜欢打人脸上?”田浪一边说话,一边嘿嘿的笑了起来。看到玄正和尚狼狈不堪的样子,他觉得心里非常的痛快。



    “这还不是跟你学的,你没发现她很喜欢模仿你的言行吗?”刘语倒是观察得很清楚。



    按说她是女人,玉儿应该更喜欢跟她在一起才对。可这一路上,玉儿几乎不离田浪左右,对他有种盲目的信任和崇拜。还好这丫头明显没什么心机,不论是喜是忧,都摆在脸上的。



    简单说,她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只不过这个‘孩子’强大得有点过分。



    看着刚猛无比的玄正和尚也被打成了满头包的佛祖头型,刘语也不由笑了。



    这丫头确实有够调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