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钧天道祖 > 第二十六章 剿杀练气士
    大成王朝不禁民间持有武器,但是铁甲弩机这些,属于重型装备,却是绝对不允许拥有的。

    前朝就有着宰相家中,抄出了十副铠甲,被判了一个不轨大罪,满门抄斩。

    在这般时代,强弓重甲几乎就相当于后世的坦克机枪了!

    老实说,王真灵怀疑整个丹陵县的县库之中,都不可能凑齐这百十副铠甲和弩机。

    “这是要做什么,这么大的阵仗?”王真灵心中震骇,讶异,不过却沉住气一声不吭。

    这等表现显然让人满意,陈县尉就道:“酉时我等就动手,你先休息一下!”

    “酉时天还没黑!”

    王真灵讶然说道。

    他带着鬼兵符,是陈县尉专门要他带来的,王真灵原本以为要用上这些鬼兵,起码也得等到夜间方才动手,正在奇怪为何这么早穿上铠甲。

    要知道铠甲沉重,穿在身上也是颇为难受,消耗体力的。

    陈县尉眼中露出笑意,聪明人问话都问到关键处:“我手中有着州牧伞盖,能够遮阳。”

    王真灵顿时不说话了,如此看来这陈县尉却是处心积虑啊,连这等宝物也都带来了,看来这次是胜券在握了。

    当下就坐在一边,休息体力!

    也不过就半个多时辰,太阳开始西斜,缓缓下山。

    此时正是农人归家,准备炊火做饭之时。

    很少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动手。

    然而不得不说,细细想来,这个时间选得不错,颇合兵家旨趣,所谓击其惰归是也!

    这般时候,虽然不是夜深人静,安然入眠的时候。

    但是却也是忙碌了一天,回家休息,正是放松之际。

    只要动手速度足够快,却也能够打个心理落差。

    此时就是如此,一行百余人个个身穿精甲,突兀的杀出亭部,向那两三里之外的一座庄园扑去。

    这距离有些远,负重三四十斤,一口气跑这么远,恐怕个个跑到,就累的差不多了。

    不过却也没有办法,谁让距离那庄园也就此处最好藏人。

    而且,潜入这么多人进来,不惊动庄园里的人本就已经困难,若是再弄来百十匹马,那瞎子都瞒不过了。

    所以此时,所有人都身穿重甲,向着那处庄园扑去。

    却就在这个时候,比这些披甲勇士更快的是那位陈县尉,却是当真让人抬出一副伞盖来。

    这是朝廷赐给州牧的仪仗法物,代表朝廷威严。

    此刻只是见那位于先生科头长发,脚下踏罡,遥遥向着那伞盖一拜。

    顿时就见一道阴影,从伞盖飞起,缓缓扩大,宛如一团阴云一般。

    “鬼卒出!”

    那陈县尉手中一道青铜大印一晃,足有五百上下的鬼卒,全副武装,列成战阵,就出现在那阴影之中。

    被这阴影所护,再不惧那还没有彻底下山消散的阳气所侵。

    王真灵也不敢怠慢,将自己手中的半通印一晃,十个鬼卒也自飞出,落入到阴影其中。

    心中却已经知道,那陈县尉手下根本就不缺自己这一点鬼卒。

    让自己来,不过只是给王真灵一个上他这条大船的机会而已!

    却是刚刚想通这点,顷刻间,就见到那阴影如同奔马,后发先至,向着庄园而去。

    那庄园之中早已经见到有着大队人马扑来,正慌乱成一片。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里社,都是小寨子的模样,外面都有着一道围墙,将所有的民居保护在内。

    这处庄园的主人看起来就更是非富即贵了,那院墙修建的要比一般的里墙气派的多,足有三米高下,大门处还有着望楼。

    这等庄园,简直就是一个小城堡,一旦关闭大门,闭关自守,想要攻破可就困难多了。

    但是这个时候,却是黄昏时分,在外面干活的宾客徒附们正自返回庄园,里外有人,混乱一片。

    这就耽搁了立刻关闭大门的时间,而且随着那阴影一到,数百鬼卒杀入,那可就不要再想关门的事情了。

    这些都是官府官养的鬼卒,不仅都是厉鬼,而且有着官气化为铠甲兵器等物。

    却是要比一般的鬼神手下鬼卒更要精锐……

    鬼神手下兵卒如果想有这等武器铠甲,就要靠鬼神神力所化了。

    只是一般鬼神神力几何?

    哪里比得上官府气运绵绵不绝,无穷无尽?

    所以一旦五百鬼卒,五百一十鬼卒扑入,顿时间只剩下惨叫一片,拥挤在门口之处的庄园宾客徒附们不是迅速被鬼卒杀死,就是惊骇向着庄园内部逃去。

    要知道,这些鬼卒都是厉鬼,再有官气化为铠甲武器,却是一点不输给人间的兵卒。

    甚至对于普通人的威慑更甚!

    这五百一十鬼卒眼见着就要杀入庄园之中,忽然却见到一道光芒从庄园内部划出,向着伞盖所化阴云斩去。

    却是有着练气士出手,已经看出关键在于这伞盖,只要斩破伞盖,黄昏时候的最后一缕阳气洒下,就足以团灭这五百一十鬼卒。

    “哼,”隔着数里地望见这一幕的于先生冷笑一声:“不知死活,官家法物也敢如此……”

    凌空虚指,那阴云忽然一转,有着一道流火飞出,直接扑上射来光芒,气机交感之下,扑上那十多丈外施法的练气士身上。

    顷刻间那练气士就惨叫着,直接化为了灰烬。

    庄园之中的练气士绝对不只这一个,只是见到那鲁莽练气士的倒霉下场,却再也没有人敢打那伞盖的主意,纷纷对着那些鬼卒出手。

    一时间各种符箓乱飞,化为火球白光,向着鬼卒射去。

    然而这些鬼卒却是以军法而行,排列阵伍。

    此时见到那些符箓射来,却是并不慌乱,前排鬼卒手中白气幻化出一幅幅盾牌,抵挡在身前。

    一番符箓轰炸过后,却只有三五个鬼卒被打散。

    然而随着一番波动,却再次凝聚起来,虽是元气大伤,然而却也没有魂飞魄散,只是退入阵后,又后面的鬼卒补上。

    那些练气士见到这么一幕,又惊又骇,不过性命攸关,却也不得不准备下一轮符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