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钧天道祖 > 第六十一章 敬天法祖
    “休要理会,把消息传给阳间。最近全族加紧戒备……”

    “是!”

    几乎也就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远在关聚乡之中,依旧在为利里的事情奔波的王真灵,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这个消息是先传到城里王氏族人梦中,再传入到交德里王氏族长,最后才传到王真灵耳中的。

    饶是转了这么大一个弯子,然而在中午之前,王真灵还已经收到了消息,恼怒之极:“好好好,居然这城隍施展这种手段,却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现在双方之间的对抗看来是越来越升级了,那城隍居然将丹陵王氏整个都给扯了进来。

    老实说,便是陈不识和这城隍对抗,都有些很是棘手。

    想要扳倒那城隍,也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其实就算是县令也轻易扳不倒那城隍。

    为了私放罪鬼的事情,县令也只能给城隍一个教训。

    至于想要废掉这个城隍,却也力有未逮。需要将事情报到郡府之中,请郡府发落。

    而此时,那城隍不知死活,居然将整个丹陵王氏都给牵连进去……

    难道这城隍就不知道,这种在地方上落地生根数百年的大族所拥有的力量么?

    原本阴世的事情归于阴世,阳间的事情归于阳间。

    丹陵王氏虽然在下土有着庞大力量,但是一般来说,却也不会轻易干涉阳间的事情,尤其是官府的事情。

    否则,王氏在丹陵扎根数百年,在丹陵为官吏的子弟不知凡几,只要和人有了冲突,就动用下土的力量……

    那不早就让人忌讳,给连根拔起了。

    所以,不只是丹陵王氏,所有地方大族都是一般,轻易不插手阳间的事情。

    原本不管王真灵和那城隍斗的再凶,丹陵王氏轻易也不会直接参与其中。

    但是,现在那城隍神,先去找下土的王氏麻烦,这却是先坏了规矩,就不要怪丹陵王氏的反击了!

    他却不知道,这位城隍一帆风顺惯了的,这次被那县令叱责一通,差点去了半条命。

    早已经对王真灵恨的要命,又哪里顾得上什么规矩?

    王真灵心中也是大喜,这一次那城隍是死定了!

    而去他是有靠山的人,自己是为靠山办事,遇到这种事情,若是那陈不识再不全力出手的话,那可就寒了人心了!

    所以王真灵想都没想,当下做出掩面大哭,向着县尉府邸而去,拜倒在陈不识面前大叫:“尉君与我做主,那城隍居然威胁我下土王氏的祖居。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听闻此消息,那县尉陈不识和冯先生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对望了一眼,莫非这位城隍已经疯了不成?

    “天要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啊!”陈不识心中叹息,却是大喜,这次那城隍死定了!

    什么事情都要讲规矩,任何时代的社会能够运转,都是有着一套规矩维持运行的

    这点,就连天子皇帝也都不能例外,不能肆意破坏规矩。

    很多规矩是明面上,大家都不遵守,但并不是没有规矩了。

    而是暗地下,还有一套不成文的规矩,却是来维持运转,各方心照不宣!

    就比如陈不识这个河中陈氏的子弟,下到地方郡县来镀金,就不能随随便便的动用河中陈氏的力量,想要打谁就打谁。

    否则的话,任何一个人只要不同意,反对了陈不识的意见,陈不识是不是都要将人打倒在地?

    不说河中陈氏能不能做到一点,真做到这点,也变成孤家寡人了!

    就算是皇帝也不敢这么做,做到这一步的皇帝也不是没有,只是下场都不会太好,落个独夫民贼的下场。

    而另一方面,所谓祸不及家人也是很多时候的潜规则。

    尤其是这般时候,家族众多,各有立场。政争一般不会牵连家族!

    更不会牵连到下土祖先!

    这是要犯众怒的!

    今天我们两个官场斗争,你就去灭我下土先祖。那么我下次是不是也要灭你家先祖?

    如此一来,互相之间,争斗升级,大家都永无宁日了!

    尤其是祖先下土是每一个家族的根基,最为重视之地。所谓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敢这么做的家伙,绝对是会受到所有人的敌视,甚至是围攻!

    可以想见,这次那城隍已经犯众怒了!

    陈不识早就已经想好了对付城隍的办法,还有些顾虑和迟疑。

    此时,那城隍这等手段都已经施展而出,那陈不识也再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对于首先破坏规矩的人来说,你跟着破坏规矩对付他,就不会有人说些什么了!

    想到此处,陈不识郑重说道:“真灵你放心,那城隍居然敢如此丧心病狂,此事孰不可忍。

    我定然不会坐视不理,这次定要让那城隍翻身不得!”

    王真灵大喜,叫道:“多谢尉君!”

    冯先生却是迎迎一笑,道:“尉君不急,那城隍现在只是威胁,事情还没有做出。

    等他把事情做出来,到时候犯了众怒,再对付于他,事情就容易了!”

    陈不识微微皱眉,道:“万一那城隍真的发狂,伤了那王氏下土祖居又该如何?”

    冯先生对王真灵歉意一笑,说道:“每个大族在下土开辟的祖居,都是经营数百年,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再说了,我们也可以给王氏派遣援兵……事成之后,这功劳也少不了王氏的……

    毕竟这丹陵城隍的位置也是要空出来的!”

    这暗示已经十分明显了,陈不识微微沉吟,已经默认,看向王真灵。

    换了一个人,此时恐怕就要破口大骂那冯先生了。

    下土祖居,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是最为根本。

    敬天法祖!

    以祖先和天帝并列。

    单单这点就能看出祖先对于这世界之人的重要性。

    便是另外一个世界,就算是西风东渐,科技大兴,然而大多数人都还保留着对于祖先的崇敬。扫墓,修族谱种种不一而足!

    更不要说,这方世界祖先灵魂真实存在,在下土保佑着一个个阳世之中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