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钧天道祖 > 第八十章 无及山中
    上次施展这太阳神镜的时候,并非是那冯先生本人,因此没有能够将这件法宝的强大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但是这次,在冯先生手中,这件太阳神镜的力量又何止比上次强大了十倍?甚至百倍!

    “不对,这件太阳神镜不是法器,是巫器!”

    王真灵忽然想到。

    其一那冯先生本来修的好像就是这方世界的巫术,而不是穿越者们传承的练气之术。

    其二这件法器看模样极其古老,其外形有些像是前世某堆挖掘出来的太阳神鸟。

    而据王真灵所知道,这方世界的练气士们,大多数都没有什么厉害法宝。

    就连真云子穿越过来,手中都没有大威力法宝,否则也不会死的如此惨烈!

    所以,这件太阳神镜有着七八成是这方世界的巫器,而非是修行者祭炼的法器。

    随着太阳神镜的光芒收敛,整个下及县之中,已经再无动静。

    派人前去那下及县的中心,爆发尸气的城隍神社前去查看。

    就见着一位雾谷修士,手中捧着葫芦,盘膝而坐,只是整个人已经七孔流血而毙命。

    却是作法自缚,法术被破,元神都没有逃出,被尸气纠缠,又被太阳神镜一照,直接魂飞魄散去了!

    可怜这雾谷修士最起码也都是出窍境以上的修为,然而现在却就是只能落到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如此无惊无险的一夜过去,第二天,又见到几支县兵纷纷赶到,在那下及县外汇合。

    却是那陈不识一旦彻底下定决心,发动起河中陈氏强大的影响力,就远远的超过任何人预料。

    不仅那些迟疑不进的县兵赶来,便是很快那郡兵同样敢来汇合,一起聚集了一万多大军,都在下及县汇合。

    见到满城尸体之后,各路大军都是被那些练气士的倒行逆施而愤怒起来。

    当下只是休整了一天,大军就直接强攻上那无及之山。

    封锁一座座山路,峡谷,然后一座山一座山的围剿过去。

    如此稳打稳扎,虽然缓慢,却是无懈可击。

    那些练气士们虽然反抗,然而在大军压境,又有高手随军的情况下,根本却就奈何不得军队半点,只能不断后退,不敢和大军正面交锋。

    陈不识率领的大军也不去追杀,反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那些练气士虽然能跑,但是一个个灵脉却跑不掉,被大军一个个捣毁,轰散灵脉。

    灵脉天生,人力虽然能够改变周围环境而破坏灵脉,却终究不能将其彻底消散。

    但是这般破坏一把,往往短则十多年,长则数十年间,那些灵脉都恢复不了,再不能利用。

    这就是斩草除根的手段!

    那些修行者聚集在无及之山,就是借用山中灵脉修行,如今灵脉已无,自然几十年间不可能再聚集于此山之中了。

    王真灵也不客气,他带着广阳乡兵,也捣毁了几处灵脉,乘机却是将这几处灵脉汇聚的灵气尽数给吸收了。

    原本王真灵还打算故技重施,就好像当初在那黑水灵脉时候的做法。

    但是这无及之山,不愧是上古灵山,随便任何一条分支灵脉,却都不在那黑水灵脉之下,甚至远远过之。

    以王真灵以前的手段来收集灵气,当然十分缓慢,效率不高,动静却又太大。

    不过熟能生巧么,反正破坏灵脉的动静就是不小。让王真灵能够假公济私,收取天地灵脉。

    此刻这处灵脉就是一处大灵脉,如果说那黑水灵脉是一的话,这处正要捣毁的灵脉就是十。

    只是常年有着练气士在这里采取灵气,进行修炼,所以这里灵气汇聚的宝穴之处,却没有能够形成道场。

    事实上,天然宝穴也就很少有着直接能够形成道场的。

    此时,王真灵下令那些广阳乡兵破坏灵脉,正好起到了赶山的作用。

    整条灵脉受惊,无数灵气汇聚于此处宝穴之中。

    一时间灵气啵啵而入,化为灵水汇聚而来。

    尽数被王真灵收入一个三尺高的大葫芦之中!

    当然这一切在凡夫俗子的肉眼凡胎之下,却是见不到的。

    这已经是王真灵在那无及之山中,收集的第三条灵脉的灵气了。

    估摸着,将这条灵脉的灵气采集,足以将那钧天洞府的灵池给灌满了!

    饶是如此,王真灵还显得不太满足,此刻把目光望向远处。

    远处隔着十多里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那是大军正在破坏褐腰峰的灵脉。

    事实上,王真灵带着广阳乡兵所破坏的灵脉,都是无及山中的细小灵脉。

    如同褐腰峰那种大型灵脉,却都是陈不识率领大军前往破坏的,可没有王真灵浑水摸鱼的余地。

    此时,王真灵甚至生出了一个念头来:“这些大型灵脉都是我那老板陈不识亲自去动手,莫非他盯上无及之山的目的也是这些灵脉?”

    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着这种可能啊!

    却在这个时候,远处山中忽然传来兵器交手的动静,还有惨叫之声。

    这定然是那些练气士正在袭击褐腰峰上的官府军队。

    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许多次了!

    总是有着一些沉不住气的修行者,见到朝廷大军破坏地脉而为之愤怒,忍不住出手袭击。

    只是这些修行者的下场都不会太好而已!

    王真灵想着这些,却是怕自己这边也会有人袭击,当下叫道:“儿郎们戒备!”

    那些乡兵也都听到远处的声音,也警觉起来,在王真灵命令之下,纷纷戒备。

    却是王真灵这点准备果然没有白费,几乎就在乡兵们刚刚戒备好的时候,就有着几个修行者手持刀剑,向着乡兵们扑了过来。

    根本不用王真灵下发命令,这几日经历各种袭击战斗的乡兵们,早已经反应过来,射出弓弩。

    嗡嗡声响之中,五架弩弓已经射出利箭,其中一箭却是从一个练气士的胸口穿过,带出了一蓬血雨来,不甘的摔倒在地,口中呵呵的叫着,很快抽搐毙命!

    另外两箭射空,那弩箭的力量极大,射出的轨迹几乎就是笔直,而不像是弓箭那般带着弯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