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看书就能掉装备 > 第二零六章 没有呼吸
    隧道内切割的呲呲声响个不停,火星飞溅。马克躲在大奔的后座,等待救援人员打开通道。

    隧道内比想象中宽很多,救援的人甚至能站直身子。他戴着红色头盔,专注的切割着。

    这次只下来了一个人,但他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不到,车门就出现一个大缺口。

    “砰。”

    大奔的窗户也被救援人员用特殊的锤子敲碎,汽车玻璃和普通玻璃最大的区别就是,在玻璃碎裂后,会成玻璃网一样的形状。

    用力一捅,玻璃碎成小颗粒,边缘光滑。马克终于可以离开他呆了三天的大奔。

    “出来吧!”救援人员喊道。

    “谢谢你!”马克感动的流下眼泪,他慢慢从洞里爬出去。

    “我先给你绑绳子,把你吊上去,我找找夏歌在什么位置。”救援人员拍拍他肩膀笑道。

    马克此时浑身臭烘烘的,三天来,吃喝拉撒睡都在吓着的车里,那味道让人反胃。

    可救援人员此时心里却很高兴,对他们来说,能够看到被救的人健健康康,那种成就感会忽略掉其他一切。

    用心帮马克绑好套索,这个装置有点像蹦极时候的裤衩。

    垂直拉升,需要保护好胯部。

    很快在救援人员的指导下,马克双手伸直朝着洞口。

    “拉住绳索,手不要乱动,上面的人会慢慢把你拉上去,如果乱动可能会被卡住,这是对讲机,用这个提醒上面的人,如果出现意外,一定要让他们停止拉升。”救援人员细心指导道。

    随后在马克再次感谢声中,他慢慢的被拉升上去。

    外界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在欢呼。

    经历了三天三夜,困在隧洞中的英雄终于被救出去了。

    现在大家关注的焦点成了救援人员是否能找到夏歌。

    隧道里此时只有少量积水,地面还是水泥公路,在大奔的位置,地震没有完全破坏地面,也许在远处有裂缝,这些积水都从裂缝里流走了。

    “夏歌在推车,那么应该在车后。”救援人员嘀咕道。

    他艰难的转身,附近的垂直空间很大,可是前后还是有隧道顶端的水泥,这些东西很难清理,他也不敢动。

    说不定这些水泥就是支撑点,动了会再次塌方也不一定。

    这次他带来的是热度成像仪。

    此时在阴冷漆黑的隧洞用这个仪器一定可以发现夏歌的位置。

    毕竟刚才,生命探测仪还能发现夏歌的心跳偶尔跳动。

    “你到底在哪里!”救援人员的头盔上有一个摄像头,山下的作战指挥室屏幕里播放的就是他拍摄的画面。

    专家根据画面,会告诉他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等他大概热度成像仪,对准四周扫描后,山下的人顿时通过成像仪看到一个红色的影子。

    “哇,找到了!夏在车底!还是红色的,有体温。太棒了!”会议室里有人兴奋的吼道。

    这个好消息也在外面围观的记者还有家属中传开了。所有人都知道,夏歌就在车下。

    这个位置很好救援,只需要救援人员挖开脚底的石头水泥,也许就能把人拉出来。

    比救援署预料的最好情况,还要好无数倍。

    他们先前以为,需要切割水泥才能去车后面,确认那边的空间有多大,然后寻找夏歌的位置。

    “我现在马上就将下面的泥土清空,大奔的底盘很高,夏选了一个好地方。”救援人员说道。

    山下的专家也开始分析,先前车底下有水,夏歌应该不在那里。

    但水退去后可能夏歌想要更容易得到救援,慢慢的爬到车下。

    至于马克为什么没有听见声音,也许夏歌爬的太慢,而夏歌受伤严重,没办法发出声音。

    事实到底是如何谁也不知道,大家只要确定夏歌给活着,以现代医疗手段,肯定不会出事。

    救援人员废了很大功夫,终于把车底边缘清空了他趴在地上用电筒查看夏歌的位置。

    “看到人了!就是他,手还是热的我拉到他了。”救援人员兴奋的吼道。

    一直关注视频的夏歌家人,全都欢呼起来。

    夏歌妈妈和李颜红激动的相拥,总算救到人了啊。

    为了避免夏歌浑身骨折,救援人员动作很小心。

    他摸到人,可不敢拉着人就往外扯。

    如果真的出事他反而有责任,现在关键是用什么方法拉夏歌出来。

    一切要看专家主给出的建议。

    “卢克,我们马上给你送千斤顶下来,看看能不能把车子抬起来一些。然后你自己进去查看夏歌身体是否骨折。”乔治说道。

    “好的,我等工具到位,马上进入查看。”救援小队说道。

    时间很快,千斤顶很快被用上。

    又有一个好消息是,车子真的被顶起来了。

    上方的水泥也没有卡住位置,这简直太幸运了。

    “摸摸他的手臂,然后腰椎,颈椎,腿部。如果感受到肿胀,千万别移动夏歌。”相关的专家在耳机里提醒。

    隧道内,救援人员自己钻进车底,他按专家说的手法一点点检查。

    靠近夏歌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被放在夏歌鼻孔处。

    他想感受一下,夏歌的呼吸。

    只是很快他就吓了一跳,连忙摸到他的胸口。

    很多人只看到他的动作,却看不见他的表情。

    所以他的异常也没有人发现,他本那算汇报刚发现的新情况。

    夏歌根本没有呼吸,但想到亿万观众正看着,便没有公布这件事。

    还是让领导们去头疼吧他只负责检查夏歌有没有骨折,或者其他外伤。

    昏迷失去呼吸成这个样子,肯定那里受创。

    只是摸了摸夏歌的寸头,却没有发现任何伤口。

    身体也没有其他受伤特征,救援人员虽然想不通这是为何,还是按照专家的指示,开始移动夏歌。

    因为夏歌昏迷,所以救援人员需要把夏歌和自己绑在一起,这样才不容易出事。

    不然要是夏歌都马上救出来,人在拉升的过程中,被撞死,那他可能就成了几亿人的敌人。

    好在一切顺利,救援人员把浑身软趴趴的夏歌用安全扣绑在自己身前。

    随着两人缓缓升高,救援正式结束!

    上升时直播就已经关闭,救援人员连忙汇报道:“夏歌没有呼吸!”

    会议室内一片欢腾的人,顿时像是被泼了一桶冷水。

    每个人都瞪大眼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外界的众多欢呼的记者。

    马克早就在记者席等候,他是坐直升机下山的。现在无数人正围着他。

    “不要急我要跟夏一起接受采访,他被救出来了!”马克说道。

    “夏已经昏迷了,你可以先接受采访啊。”有记者说道。

    “他已经被救上来了,可能马上就要送去医院,他都不会下山。”

    马克摆摆手,在工作人员陪同下,离开记者包围。

    “让让,采访等待新闻发布会,马克先生要去医院检查了。”工作人员喊道。

    另一边,乔治皱着眉,一言不发。

    他已经吩咐人去找夏歌的家人,同时夏歌也不会下山,而是通过直升机送往最近的医院。

    夏歌的真实情况,他还没公布。

    一个人没有呼吸,但还偶尔有心跳,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十几分钟后,夏歌被直升机送往纽约邓肯特医院。

    这里的医生早已在顶楼的直升机停机坪,他们抬着担架,随时准备接收病人治疗。

    当直升机停下后,医生们马上跑去迎接。

    其中就包括夏歌拯救的两名医生,小护士还在现场,暂时没有赶过来。

    医生是在夏歌刚被发现,就开车回了医院。

    因为邓肯特医院是距离隧洞最近的医院,就连上次的白人孕妇珊娜也在这个医院。

    夏歌被送去重症病房,马克很快也来到这个医院。

    最开始在隧道的几个人全都在医院,记者们也蜂拥而至。

    她们想获得一手消息,一些有门路的人,已经开始拜托关系,打听两个人的病情。

    夏歌进到医院后,没有让任何人打搅。

    医院先给夏歌换了衣服,还给他洗了澡。

    期间都是小护士给他做的,当看到夏歌那爆炸的身材,几个小护士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很快小护士也发现夏歌没有呼吸,一个小护士本来正摸夏歌的脸,还有性感的嘴唇。结果被吓的尖叫一声。

    医生马上跑进来,怒道:“叫什么叫!发生什么事了?”

    “比尔医生,他,他已经死了……这这是尸体……。”小护士手指颤抖的说。

    她想起刚才还在幻想睡夏歌,现在只觉得头晕目眩。

    比尔可不是小护士她,已经知道夏歌还有心跳,马上没好气道:“死了身体还会温热的吗?快点给他穿衣服,夏还有心跳。马上要送去放射科。”

    本来应该第一时间送去放射科的,只是放射科的仪器不可能让夏歌穿的脏兮兮湿漉漉的进去。

    而且当时夏歌的身上全是泥土,只有洗漱后,才好检查。

    几个医生已经商量过流程,确定洗澡不会让情况恶化,这才送到小护士这边的。

    夏歌身体没有明显损伤,也没有骨折之类的。

    医生们怀疑是大脑问题,所以还需要共振检查。

    在夏歌进入核磁共振检查室后,夏歌的亲人们也来到医院。

    正好和马克碰面,所有记者都挡在医院外,但乔治也跟着过来了。

    众人在核磁共振门口碰面,马克得知这几个人是夏歌的亲人后,马上热情的打起招呼。

    他的心里一直把夏歌当成救命恩人。

    当时隧道里的情况,如果夏歌让他去推车,他肯定会去,但他肯定没有夏歌这么厉害,说不定现在人都烂掉了。

    “不要客气,我想知道,我儿子怎么样了?”李颜青堆马克摆摆手,然后看向比尔。

    “不容乐观,我们发现夏没有呼吸,但还有心跳。这是世界上从来没有见过的症状。我们要召集更多专家,对夏歌进行详细的检查。”比尔说道。

    见其他人勃然变色,比尔连忙道:“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救夏歌的,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李颜青的脸色发白,此时什么话都不想说,比尔不是负责核磁共振的医生,她是妇产科的人,但此时也在全程跟着夏歌,想提供一些帮助。

    可能是特事特办,本来检查报告要几个小时才出来,现在拍完不到十分钟。就有医生跑过来,对家属道。

    “夏的情景很复杂,所有检查一切正常,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呼吸继续没有,心跳也很缓慢。像一些动物冬眠,可是动物冬眠也会有呼吸,太奇怪了!”有名白发老人扶了扶眼镜,皱眉道。

    “这是副院长,麦肯,他是神经医学还有脑部方面的专家,几位不用担心,说不定夏很快就能醒来。”比尔安慰大家道。

    李颜青听到麦肯的话后,表情有些不自然。她拉了拉妹妹的手,两人在其他人奇怪的目光下,走到角落处。

    “妹妹,小歌有个很神奇的师傅,学过一些特殊功法,可能和那个有关系。能不能安排一个你们熟悉的私人医院,我怕在这里情况不好控制。”李颜青低声道。

    她现在听了症状后,反而没有那么慌乱了,夏歌跟着张清风学艺的事,她很清楚。

    拜师仪式她也去了。那个老神仙一样的人说不定真的教了儿子一些特别的东西呢。

    李颜红闻言马上醒悟,连忙去找约翰。让他安排。

    约翰的人际关系在纽约可是很复杂的,金融行业的高级经理,各方面的人都有认识。

    他马上联络一家私人医院,让他们排出救护车。他要安排夏歌马上转院,不让邓肯特医院继续检查下去。

    夏天和约翰也跑去对副院长说情况,让他们停止近一步检查,他们安排的救护车马上就要到了。

    乔治皱眉道:“约翰先生,我过来人是准备看看检查结果,然后后续召开发布会要公布救援情况,你人带走了我怎么和公众交代?而且其他私人医院,我不好申报费用啊。”

    “乔治先生,感谢你们的救援,我会随时和你保持联系,把最新情况告诉你们,短期内你可以公布夏的脑袋受伤,现在处于昏迷状态。另外费用我们会自己解决。捐款额8亿美元了吧?您还在意这个?”约翰冷冷的道。

    麦肯院长不愿意让夏歌离开,这个可是个从来没发现的病症。

    可是约翰是白人,而且理由也正当,他实在不好阻拦。

    大家在商量之时,一个记者神通广大的找到了给夏歌洗澡的小护士。

    夏歌停止呼吸的消息,顿时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