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攻略都去死 > 第十三章 主子差点就弯了 3
    小皇帝虽然小,笼络人的手段却得心应手,一边给予好处,另一边她又必然树敌无数,少不得要有所依靠。

    虽然极不情愿,但她实际上从被太后点名入宫的那天起,就已经掺合进棋盘里,成为棋子。

    既然身不由己,那就走着瞧!

    但还得谢恩,凤歌顶着一头点心渣渣再次谢恩,面带微笑道:“多谢皇上隆恩!”

    “嗯,你退下吧!”

    时光如流水,小皇帝好似一眨眼就长大了,十年的时间不止是小皇帝长大了,凤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太后和摄政王专权,而表面上凤歌又是太后派去照顾皇帝的,她一向心细又周全,有太后的支持,如今已经是皇宫中女官第一人,也只有皇帝身边的孙富生才会依旧称呼她一声赵姑娘,其他人都是“赵大总管”“赵总管”“大总管”这样的称呼。

    周公华已经不再是小皇帝,十六岁的皇帝长身玉立,风流倜傥,随了太后的基因貌美无双,不知道多少小宫女疯狂痴恋着皇帝。

    后宫里已经有了三位低位的采女,个个如花似玉,虽然只是最卑微的采女,却也惹得无数女人羡慕嫉妒恨。

    凤歌如今已经挽起了高高的发髻,带上了正冠青色头佩,只简单的配了三条白色珍珠流苏,再穿上端庄又华丽的大总管正服,在宫里除了太后和皇帝,见了任何人都不用行礼,反倒是每一个都要弯腰恭敬的叫一声“大总管”。

    孙富生则懒得理会宫里的各项杂事,只一心伺候在皇帝身边,兢兢业业,忠心耿耿。

    文成殿里的灯火早早的熄灭了,凤歌也已经睡下,却是突然就听到敲门生,青柳怯生生的说道:“大总管,孙总管有请,在仪心阁。”

    凤歌连忙穿起衣服,“出了什么事吗?”

    青柳是今日安排在伺候在皇上端茶倒水的小宫女,想必是被孙富生给打发过来的。

    “今夜皇上临幸了一个小宫女。”

    凤歌笑道:“皇上大了,临幸就临幸吧!若是能早日诞下龙子,太后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青柳靠近小声的说:“那小宫女好像不干净!”

    “不干净?”凤歌也不再继续问,孙富生一定会将事情解释清楚的。

    她猜想估计是哪个小宫女用了什么药了,她身为后宫大总管,少不得要担负些责任。

    仪心阁是一处临水的宫殿,地方不大,但在这里看景赏花是个好去处,东边还紧临着御花园,一般皇宫里若是有宴请活动,这仪心阁大多会作为招待离宴小憩的宾客。

    想想这种地方是意外的多发地,凤歌心里有点惴惴的。

    “大总管!”

    “大总管!”

    “大总管来了!”

    凤歌见了孙富生,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孙总管,皇上他???”

    孙富生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赵姑娘你可算来了,你看这该怎么办吧?那贱人已经被拖出去打死了,只是皇上他浑身热的吓人,现在正在发脾气呢!”

    热的吓人不是该高烧昏迷了嘛!还有精神发脾气,她心里小小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活着。

    凤歌跟着孙富生进了屋里,这只算是个客房,地方狭小,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扇屏风,可以更换衣服,墙角处放了些装饰品,整个屋子没有任何一处地方能配的上皇上去住。

    凤歌这样想着,心里的小人又自我打脸,什么配不配的,多年的皇宫生活,竟然也有些奴性了,心下恼怒,凤歌大步迈进屋里。

    “啪啪啪!”

    ..........

    别误会,这声音是皇帝摔东西的声音,“皇上,参见皇上。”

    “起来吧,跪什么跪!”

    “快来给我看看朕这是怎么回事?”

    凤歌上前,皇帝此时只穿里衣,上衣还没怎么穿,露出一大片胸膛和性感的锁骨,凤歌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会在皇帝面前吞咽唾沫,不然该会被他嘲笑许久。

    其实这种被暗算的事孙公公一个人就能处理,只要该警告的警告,该处理的处理,完全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皇帝极其爱面子,若是被暗算了,最讨厌传出消息去,这有损皇家威仪,更伤他的颜面。

    而凤歌恰好有一手最擅治疗偏门病症的医术,这种时候,叫太医都没有叫她有用。

    凤歌食指和中指一搭上去,就连连皱眉,这药真是歹毒,“皇上,这是吃了来自南疆的枯头草的花粉,这花粉最是助兴,但副作用对于皇上来说最是歹毒!”

    “此话何解?”

    皇帝现在确实是全身烫的吓人,但这烫只是表面,内里很正常。

    “皇上全身发烫,却神思正常,若是此时再与那女子有肌肤接触,此后皇上虽然不会痴恋她一人,却也上瘾一般离不了!”

    凤歌的话刚落,皇帝:“贱人,贱人,都是贱人,敢如此坑害朕,孙富生,去查,那个贱人身后是什么人,她的家人,亲朋,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给朕砍了!”

    孙富生淡定道:“皇上,此事不易声张,还请皇上三思!”

    凤歌:“皇上,龙体为重啊!”

    皇帝怒的脸色发涨,这贱人绝对是在挑战他的皇帝权威,“好,听你们的!快给朕解药!”

    凤歌淡淡一笑,“皇上,解药就在这仪心阁!”

    “此话何解?”

    “那花粉药效虽然奇怪,但最容易失效,因为它遇到狗尾巴草的草籽就没什么用了。”

    “孙富生,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呀!”

    凤歌淡定的坐下喝茶,无视地上一地的白色碎瓷片,还有许多撕碎的衣物。

    那个女人幸好被孙富生干净利落的处理了,若是只当寻常的宫女爬床处理,事后给个低位分就了了,那以后会闹出什么事来就不一定了。

    狗尾巴草也只有在浑身发烫的时候才有用,其他时候很难解开,这是作用在感觉上的药,是无形无质的。

    这药一般都是相恋的男女双方提升情趣用的。

    她也不问皇上到底是怎么中招的,这方面的事都是孙富生在管,这几年往皇上身上扑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中招的次数越来越少,皇上对女人也越来越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