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攻略都去死 > 第二二一章 我抽痛你的灵魂 18
    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阅读临走前,凤歌笑着对陆一说:“你家主子的幸福生活,还要多亏你这个忠心不二的手下了!”

    陆一心中起了波澜,面上却没怎么变化。“侯爷幸福,我们做手下的才幸福。”

    “呵呵!”

    刚走出这个隐蔽的小花厅,就听到正厅那里热闹非凡,好像有什么人来闹事。

    “看来你们侯爷有了麻烦了!我就告辞了。”

    “神医慢走,有空常来玩啊!”

    玩个pi呀,就怕自己被忽悠进来,成为男主争霸天下的助力。

    她觉得自己的逍遥日子过的挺爽的,不想给自己施加压力。

    离开以后,凤歌就在侯府外面的一家酒楼里点了一大桌子菜,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面积老大的侯府。

    等她一桌子菜扫荡一半的时候,就看到杜家的人抬着杜宾从那个方向走出来。

    杜宾并没有什么伤痕,但双眼紧闭,像是死了一样,双腿还有点不自觉的抽搐。

    凤歌一看就知道这是气的了,杜宾是她见过的气量最小的男子,还是最能作的男子。

    杜家的家丁们一个个丧着个脸,肯定是寻太医去了。

    当杜宾离她最近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杜宾身上有一股隐晦的波动,那波动好似在保护杜宾的心脉,凤歌忙放下筷子,伸出半个头来,打开了天眼,终于看清楚了。

    杜宾的身体在慢慢的发生改变,那改变很慢,很隐晦,就连抬着他的家丁们也没有发觉。

    他的胸膛像是蒸馒头一样,慢慢的鼓起来,在她的天眼下,他像是在被做变性手术,慢慢的消失一些东西,多出一些东西。

    凤歌惊讶的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并不是她没见过更奇特的东西,而是杜宾背后的东西也太变态了,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就给人做变性手术。

    也幸好杜宾本来就有些偏女性化,偏偏今日他还穿着女人出嫁时的一身大红嫁衣,什么变化都给掩盖了。

    大家着急忙慌的走着,突然来了一阵大风,吹起了自家公子的嫁衣,这风吹的彻底,连里面的亵裤都被吹的鼓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衣服可没有那么多花样,丝绸更是丝滑贴肤,吹起来的时候半点都不遮羞。

    这不马上就听到旁边路过的人的尖叫声,尤其是头上遮着面纱的大妈们!

    这才叫世风日下,有辱斯文,大白天的就这样穿街过巷,真是不要一点脸面了。

    很快看到的人越来越多,还有那见多识广的,“这不是杜家的公子杜宾嘛!听说是个非常芝兰玉树的公子啊!怎么?看情形像是个女孩子呀!”

    “真是有伤风化,晴天大白日的,就....”那人一身长袍,上面还有补丁,大约就是个穷酸秀才。

    一时间路上的行人议论纷纷,还有那好事的跟在他们身后,看热闹,一直跟了好几条街,急匆匆的杜家家丁们才发现不对。

    不对呀,他们也没感觉到有风啊,怎么自家公子的衣服一直都被吹起来了!太奇怪了。

    杜宾这情况,凤歌有理由猜测是个什么“老爷爷”“系统”“器灵”什么的。或者干脆就是什么脏污的神灵崇拜!

    吃饱喝足了,凤歌也跟上了人群,不远不近的观察,这一路上半个时辰的功夫,杜宾竟然已经完成了变性手术。

    然后她听到了一声虚弱的叹息,“为了你,我已经耗尽了力气,以后你只要得到陆景同的真心,我才能醒过来!先就让小零先辅助你吧!”

    耗尽了力气的老爷爷已经沉睡了,凤歌知道自己又遇到了攻略者。

    这么多年,她也有过反思,什么是攻略者,那些拥有攻略系统,专门做攻略之事的尚且不说,那些怀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背靠着不同一般的金手指,为了某个目的,靠近另一人,谋划别人的真心,也是攻略者。

    她不是痛恨攻略者,而是痛恨不管什么形式存在的,明明假心假意,却非要获取别人的真爱,至于那人真正爱上他(她)之后生活的怎么样,完全不管。

    杜宾这个“老爷爷”到底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她不知道,但她在怀疑杜宾的真心,虽然他的假心假意是对着别人的,不关她的事,但她曾经感同身受。

    是不是剧情中,杜宾也是别有用心的攻略了陆景同。

    也许她得到的剧情并不是这个世界里原有的剧情?

    凤歌脑洞大开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害怕了。

    好吧,不管她猜测的对不对,这个杜宾值得她确认,是不是攻略者。

    一路跟随,到杜府的时候,杜宾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女人。

    但家丁们好似完全没感觉到自家少爷的变化,一心二心的抬回家看太医。

    入了杜家,凤歌也没有停下脚步,梁上君子她又不是第一次当了。

    太医果然早就在家里等候了,一屋子的男女老少,穿着打扮都是不俗,显然都是独家的主人。

    正对着门悬挂着一幅篇幅较大的山水画,画风清奇,显然也是名家之作。

    大幅的名家之作,在这个时候价值不低。

    杜家也是有底蕴的书香世家,家中也出过两三位一品大员,至今延续了六代。

    一场慌乱之后,太医抓起来杜公子的手腕,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杜公子?不会是假冒的吧?

    杜宾从小就喜欢作死,惹出的事不少,病过多次,伤过多次,这位太医已经跟杜家公子有过几次的接触。

    奇怪的是这次却诊出了女子的脉象啊,不说其他,这是将要行经的脉络啊!奇哉怪也!

    凤歌好笑的看着太医犹犹豫豫,又怕东怕西的表情,好笑的很。

    但到底是跟杜家许多年的交情了,还是好心的说了一句。

    于是经过眼神,杜家上下人人眼神诡异,好好的杜公子怎么变成了杜小姐了。

    他们还不知道杜小姐在大街行的丢人行为,但到底是自家的孩子,得先帮忙隐瞒着。

    直到夜里,杜宾才醒过来,他一醒,就浑身上下摸了一遍,又掀起自己身上的被子,掀起身上穿的一副,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最后确认自己已经变成女儿身,嘴角露出的笑容简直是诡异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