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39章 被刮花的墓碑

    第39章被刮花的墓碑



    只是纯粹的,白小时不想带其他人去看妈妈。



    她不想让不熟的人,看到她最脆弱最柔软的地方。



    她熟练地从后边小道绕道,避开了停车场的位置,然后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师傅,去德海公墓,路上有花店的地方停一下,我买束花。”



    “好嘞!”



    三十分钟后,白小时已经站在了德海公墓的门口,手上抱着一束海芋花,妈妈最喜欢的花,就是海芋。



    她跟门口保安打了招呼,自己一个人往里面走。



    妈妈的墓碑,在中间比较开阔的地方,位置也是不错的。



    九月底来扫墓的人很少,白小时远远就看见,妈妈的墓碑前,摆了一束花,好像也是海芋。



    前两年,她也碰到过一回,有人在她之前,给妈妈来扫墓,早早放上了花,但不知道是谁。



    不是顾易凡,没分手的几年,全都是顾易凡跟她一起来的。而且顾易凡现在在牢里关着。



    也不会是爸爸。



    她往上走,走到妈妈墓碑前,忽然间愣住了。



    这束花,被人扯得七零八落,边上全是碎花瓣。



    怎么会呢?送花的人肯定是好心,不会故意把花束弄成这样吧?



    她蹲下去,捡起花束看了一眼,里面没有任何卡片,和前年一样,只是一捧简单的花而已。



    看花的新鲜程度,送花的人,肯定不是今天来的。



    她心里有些疑惑,把这一束,和自己买的一束,整整齐齐摆在了墓碑前面。



    “妈妈,我真想知道,是谁给你送的花,以后每到你忌日之前,我就天天在这里守着,直到看到送花的人,好吗?”她一边笑着说,一边伸手,拂去了边上破碎的花瓣。



    然后抬头看向墓碑上,照片里的妈妈。



    就在这一瞬间,她忽然笑不出来了。



    墓碑上的遗照,被人狠狠划了几道。



    而墓碑上的字,“白濠明之妻”五个字中,之妻这两个字,也被人狠狠划了几道。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白小时诧异地盯着被毁坏的地方,沉默了几分钟,猛然起身,朝保安室走去。



    “叔叔,这两天,有没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或者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中年女人,来过这里,给那边一排的人扫过墓?”



    白小时努力按捺着心火,尽量平静地问保安。



    “有的,有个小姑娘长得还挺好看的,跟着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来的,刚刚离开没多久,坐着一辆奔驰车走了。这两天扫墓的人很少,所以我都记得呢!”保安确定地回道。



    肯定是白子纯她们母女了!保安描述的样子,一定是她们无疑!



    白小时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那个,还有个开着好车的男人,前天的时候吧,好像也是去那一排送过花。”保安又说了句。



    “那你记得他长相吗?”白小时一愣,仔细问他。



    “他叫人喊我开了门,没离我很近,我倒是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但是个子有点高,看气质不像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其它的我不记得了。”



    “好,谢谢了。”



    白小时想了下,朝保安道了句谢,转身就往外走。



    谁送的花,暂且放一放。



    重要的是,白子纯在找死。